淪落人.jpg

  最近看了二部身障朋友的電影──《淪落人》及《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不同的病,但同樣的是都得靠輪椅過活。

  先來談談《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後面簡稱《香蕉?》):

  記得小時候住在我家對面的一家人,也不知怎麼著有一個小朋友總是在地上爬著,另有一、二個小朋友走路好像也不太正常,總之,後來聽說他們都罹患了肌肉萎縮症,原來脊髓性肌肉萎縮症是屬於體染色體隱性遺傳疾病。片中鹿野靖明(大泉洋 飾)小時候常常無緣無故跌倒,後來被診斷出罹患了肌肉萎縮症,而且活不過二十歲。

  片中的鹿野靖明已長大成年,將近三十歲,此時的他全身上下僅有頭部及手可以活動,如此這般是如何活過二十歲的?而日常生活又是如何照顧的?

  再來說說《淪落人》:

  說的是因一場工地意外導致下半身癱瘓梁昌榮(黃秋生飾)的故事,本片與《香蕉?》不同的是,主人翁的殘疾是驟然而至,人生是忽然間風雲變色,妻兒離他而去,兒子也遠去他鄉就學,除了一位摯友能抽空相伴外,又有何人可以24小時照護的呢?

  這是二部氛圍很不一樣的電影,但為什麼把它們放在一起討論呢?

  相信看過《香蕉?》的剛開始一定很討厭鹿野靖明的「番」但卻又感佩他的「敢」,再看到那些志工們的愛,總會懷疑志工們的付出到底所為為何?值得嗎?再細細品嘗下去,原來所有的一切都質基於「愛」之上。先是生氣,再是懷疑,最後是感動落淚。

  而《淪落人》的走向都不令人意外,梁昌榮從外傭身上看到了生活的希望,那不是高高掛在天上的夢想,而是略一伸手變能讓虛幻的夢變成彩虹,說是「愛」嘛,倒不如說是絶對的「尊重」與「信任」所帶來的情誼。

  對於四肢健全的我們而言,絶對無法想像下半身癱瘓所帶來的不變,遑論是僅有頭部及手可以簡單活動,如果真遇此等憾事,就得自怨自艾的走完人生嗎?常聽人說:「當老天關了一扇門,便會再開另一扇窗」,《香蕉?》片中的鹿野靖明認為不要害怕「向旁人求助」,不要覺得「求助」是可恥的行為,並且大大方方的招募了許許多多的志工24小時照顧他。沒錯,覺得不可思議,況且因為他的樂觀且不吝於求愛,竟成了大家活著的榜樣。

  《淪落人》的黃秋生演得好,而演阿蓮(姬素孔尚治飾)的外傭演得有點生澀但卻入人心。梁昌榮不同於鹿野靖明的明亮與勇敢,初始還有點陰沈與退縮,而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換了多個外傭之後的阿蓮竟可與之有如此相知相惜的情誼,應該也是始料未及的事。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只要有了希望,未來一樣是光明的。

  不再爆雷,二部片裡的點點滴滴,有歡喜,有憤恨,還有更多的淚水,這就是人生,只是選擇如何看待人生中的悲歡離合,也許可以從中得到些許的啟示。

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ㄚ今 的頭像
ㄚ今

ㄚ今點滴小館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