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看完《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心裡總覺得卡卡的,是故事的完整性不夠,看罷之後的悵然久久無法平復。因此,那時一直期盼著9月30日這個日子趕快到來,因為《賽德克.巴萊(下)彩虹橋》在這天正式上映。

  上映第一天趕在大家還未下班、放學前進了電影院,雖說日新大廳少說也有五、六百的座位並未坐滿,但也有八成的觀眾。這些趕在第一時間觀看《賽德克.巴萊(下)彩虹橋》的觀眾,一定也是受了上集的感動,而覺得必須為這個故事找到句點而進入電影院的。

  說真的,看過下集之後,才覺得這部片子是完整的。記得看完上集時,有朋友問ㄚ今覺得如何?ㄚ今的回答竟是應該要拍成連續劇才夠細膩、完整。也許是因為那時覺得有些的不足,也許是因為沒看到下集還不懂導演想要舖陳什麼樣的感動。但是今天,想說的是:魏導,ㄚ今看到了,ㄚ今懂了。

  以前念了那麼多中國五千年的歷史,而且最痛恨背那些幾千幾百年來發生的很多跟自己無關的事,而對最近的台灣歷史幾乎一竅不通,縱使知道霧社事件,但與事件相關細節,從不曾從老師的口中瞭解事件的點點滴滴,也不知求學時代為什麼老師都避談所謂的台灣民族意識的議題,也許是早期的白色恐怖真的把大部分台灣人都唬呆了。但殊不知,思想並不是那麼容易被改造的,自由是不容被剥奪的,尤其又是思想的自由更不可能被框架住的。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