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我爸爸!」
  他面無表情,他們滿臉歉意,而觀眾卻哈哈大笑,《超完美告別》即在一片好不悲悽、很不嚴肅及不可思議的場景中,揭開了這一場「超完美」告別式的序幕。
  我們最常看到的告別式,充斥的不是念佛聲,就是國樂聲,而參加告別式的人,不是眼眶含淚,就是滿臉哀容,而《超完美告別》卻徹底打破了如此的刻板印象,更顛覆了我們的思維。人生有長有短,蓋棺論定的那一刻,何必在乎那只是為了撫慰尚在人世親友心靈的儀式呢!
  父親突然過世,小兒子丹尼爾(馬修麥費迪恩飾)邀請了親朋好友,參加這場在家裡舉行的告別式。可能是受了太多西方影劇節目的影響,總以為告別式都是在教堂裡舉行,而《超完美告別》竟在家中舉行,隱約中已不尋常,難怪電影一開始即發生了葬儀社送錯棺木的事情,如此重要的事情竟然會出錯,簡直匪夷所思。不過,還好丹尼爾發現了,雖然不是一笑置之,只是無奈,皺個眉頭即一筆帶過,如果這發生在你身上,你會有何反應呢?這可是大不敬的事啊!也許也只能無奈,可能還會暗自慶幸:「還好,發現得早!」暴跳如雷畢竟於事無補。

  有個富豪過世後,棺槨擺放在家裡好幾年,並不是找不到適當的時辰下葬,只是因為龐大的遺產,只是因為風水問題,他的子孫們各持己見、各懷鬼胎,竟讓那位富豪遲遲無法入土為安。而《超完美告別》裡的親朋好友呢?他們各懷鬼胎的方式雖與富豪的子孫們不同,但仍讓人歎為觀止,而從他們的身上卻可見識到人性的貪婪、脆弱的一面,而且在他們身上看到的人所特有的「愛」和反省能力,也讓觀眾不由自主的感動一番。
  唉!錢、錢、錢,又是錢,真是市儈。「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錢」在《超完美告別》卻是一個不可忽視的話題,更是為爾後種種的衝突埋下了一顆未爆彈。

  珍對丹尼爾說:「你打電話給房屋仲介商了嗎?」
  丹尼爾對羅伯特說:「珍要買房子,喪葬費你可以出一半嗎?」
  神秘怪客說:「你們爸爸有留任何東西給我嗎?」
  而點燃未爆彈引信的就是這位神秘怪客了。
  因為長得奇貌不揚的神秘怪客的出現,打亂了丹尼爾對錢的安排,羅伯特鬆了一口氣,但珍卻氣呼呼的,而神秘怪客的驚人之舉,卻讓他們為之氣結、不知所措,只是一連串的「意外」,似乎掩蓋住了那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紙是包不住火的,秘密怎隱藏得了呢?只是在棺蓋掀開的同時,那「事」爆發開來了。親朋好友們震驚的不是「靈異事件」,而是從棺木裡滾出來的人、事,其實最不堪的應是丹尼爾的媽媽了。哈!為何不堪?發揮一點想像力囉!猜到謎底了嗎?

  現在想談談丹尼爾的哥哥羅柏特,他是位很有名氣的作家,所有的親朋好友都以他為榮,因此可想而知丹尼爾也是以有一個如此出色的哥哥為驕傲了。ㄚ今不想談這兩兄弟為喪葬費抱怨、吵架的過程,談點其他的囉!各位以為追悼文該誰寫呢?既然羅柏是位赫赫有名的作家,理所當然的由他來寫是最最恰當的。但是羅柏特長期旅居國外,僅在舉行告別式前夕趕回家中,那來得及寫追悼文,而且丹尼爾早已擬好了文稿。其實追悼文由誰來寫都可以,只要是出自內心感情的言語,都能感人肺腑的。
  牧師見到羅柏特時說:「……想必追悼文是出自你的文筆……」
  又一個親友說:「羅柏特,追悼文是你寫的吧……」
  羅柏特尷尬的回答:「哦!不,是丹尼爾寫的….」
  追悼文由誰來主筆並不是一件重要的事,但是在這個家的各個角落竟到處有人散播著:「追悼文竟然不是出自羅柏特的手筆,而是由丹尼爾來寫。」這件事在親朋好友間竟可引起不小的騷動,實在不可思議。難道大作家的文筆就必定會讓人「臨表涕泣」嗎?這「理所當然」的刻板印象真是害人匪淺。丹尼爾雖然崇拜羅柏特,但羅柏特那不自覺得露出來的傲氣,總讓丹尼爾自卑,頭頂上總是罩著羅柏特的影子。

  這讓ㄚ今想起了一位高中同學。她在班上成績名列前茅,也考上了不錯的大學,但是上了大一後竟然得了憂鬱症。為什麼呢?不是為情,也不愁金錢,只因為她始終覺得自己不夠優秀,其實我們已覺得她很棒很棒了,怎會如此的不知足呢?原來她的哥哥、姊姊們讀的都是台大醫學系,而她念的是文科,總覺得自己是兄弟姊妹中最笨、最差的,總是鬱鬱寡歡,情緒無法舒解,家人又沒有適時伸出援手,而那無形、沈重的壓力終於壓垮了她的心志。

  而丹尼爾沒有發瘋,也沒有得到憂鬱症,更沒有失志,他也有寫作的興趣,也默默寫了厚厚的一本書,而且他多了情、多了愛,追悼文當然是精彩感人了。
  在《超完美告別》裡有一個角色特別搶戲,就是賽門(艾倫圖克飾)。他是何等人物呢?是丹尼爾的表妹瑪莎的未婚夫。瑪莎與賽門順道去瑪莎弟弟的家,準備三個人一起去參加告別式,但此時賽門因為即將見到岳父心情忐忑不安,直冒冷汗,瑪莎從桌上拿起了標式是鎮靜劑的罐子,並倒了幾顆給賽門吃,哪知那「鎮靜劑」只是個恍子,其實是類似安非他命、K他命的興奮劑,原本是期望「鎮靜」的,這下可慘了,竟是反常的「興奮」,像個過動兒一樣。
  十足的紳士,變成跳來跳去的小丑。那漲紅的臉、鼓鼓的臉頰、逗趣的眼珠子及手舞足蹈的肢體動作,在在使人發暈、發笑。尤其當他發現自己嗑了藥、出了醜,而把自己關在廁所後,竟做出了脫光衣服、遊走陽台、踏上屋頂的蹓鳥舉動,這個橋段可說是本片的最高潮囉!哈!是一絲不掛,是蹓鳥吔!可是《超完美告別》可不是限制級的片子,怎可有露三點的鏡頭呢?這就是攝影及導演高明的地方了。每當覺得應該有露鳥的鏡頭時,好巧不巧的就是有樹葉、花花草草或矮牆遮住重點部位,直讓觀眾看得心癢癢的。真是哈!哈!哈!
  有人說《超完美告別》導演法蘭克歐茲大膽開了一次黑色玩笑。但是在一片哀傷、總是奏著哀樂的告別式中,何不換個思維,人生的盡頭不見得都是悲哀的,如果有知,可能會慶幸自己擺脫了世間的苦難,假使無知,就這麼消失也是一種選擇啊!也許「超完美」的告別式,就當如片中一樣,一切一笑置之,無須計較,無須奢求,更無須哭哭啼啼。

(**圖片來自於開眼電影網劇照)

Posted by ㄚ今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