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得活多久,才甘心,才覺得過癮呢?而當死神已圍繞在身旁時,是從容以對,還是徬徨無助呢?當即將為人生畫上句點時,是後悔,是滿足?
  《夜戀》,好浪漫的電影片名,有愛情、有親情、有友情,滿滿的愛,但又道盡了愛的衝突與矛盾。當結束了與《夜戀》的約會時,不禁自問:該戰戰兢兢的「愛」,還是放任去「愛」呢?
  躺在床上的安(Vanessa Redgrave飾),口中喃喃自語,訴說著幾十年前的往事,但她的兩個女兒康絲坦思(Natasha Richardson飾)及尼娜(東妮克蕾特飾),完全聽不懂安說的故事,不認識的人名,陌生的地方,甚至以為安只是在說夢話。但即將走至人生終點的人,怎會編造那虛幻的情節呢?康絲坦思說:「放了媽媽吧!讓她平靜的走吧!」但尼娜總覺得安說的故事,是媽媽深藏在心裡的秘密,對她來說一定是最大的痛與最深的愛。
  兩個女兒開始整理安的衣物,找到了一件禮服,但是就找不到媽媽口中念念不忘的任何有關哈里斯、萊拉、巴迪等人的資料。這件禮服訴說著什麼樣的故事呢?

  康絲坦思說:「我很討厭這件衣服。」因為它代表著「離開」。原來安以前是位歌手,靠唱歌賺錢。當康絲坦思還很小時,只要一看到安穿上這件禮服,即代表安要離開她去唱歌賺錢,心裡惶恐的是媽媽要離她而去,害怕的是媽媽會一去不回,總是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
  唉!安在似醒非醒的狀態下,所說的故事,所談的人物,到底是真是假呢?二個女兒們半信半疑,但有一天來了一位訪客,一位陌生的客人,她說她是萊拉(梅莉史翠普飾),康絲坦思與尼娜互望了一眼,眼神裡透露:「她是媽媽口中的人物,原來她不是幻想中的人物。」哈!猜猜看萊拉如何得知安得了重病呢?這就讓各位進電影院找答案了。

  你曾經有過年少輕狂的日子嗎?你曾經義無反顧的去感受愛情的浪漫嗎?你又曾經後悔過熾熱的愛嗎?ㄚ今始終以為愛情沒有絶對的「對」與「錯」,有的只是時機的適不適合而已。
  40年前25歲的安(克萊兒丹妮絲飾)來到了一間位於海邊的別墅,為了參加死黨萊拉(Mamie Gummer飾)的結婚典禮,為了當萊拉婚禮上的伴娘。但是在婚禮尚未舉行前,萊拉的弟弟巴迪卻一反常態的反對萊拉的婚事,並希望安能勸萊拉打消結緍的念頭。弟弟怎會有如此奇怪的舉動呢?怎不予姊姊無限的祝福呢?難道他不愛姊姊嗎?難道他就是存心搗亂嗎?一切都是那麼不合常理,更是讓安摸不著頭緒。

  哈里斯(Patrick Wilson飾)這號人物出場了,他是位醫生,從小就是萊拉與巴迪的玩伴,是萊拉家管家的兒子,更是萊拉從少年開始就崇拜、愛慕的對象。巴迪知道姊姊愛的是哈里斯,但是因為門不當、戶不對的原因,她對他的愛戀,哈里斯始終冷漠以對,因為哈里斯知道萊拉的母親(葛倫克蘿絲飾)會說:「萊拉怎可嫁給管家的兒子,他只是下人的兒子。」哈里斯不懂萊拉的情嗎?當然不囉!只是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縱使曾有過廝守終身的念頭,也得打消那不被祝福的愛,況且對萊拉的情自始至終都是兄妹之情,男女之間的那把火燒到的只是萊拉的心。
  有人以為「愛」上了,那來的「門不當、戶不對」呢?只要有愛,多大的障礙與困難終會化為烏有。也許這樣的想法沒錯,但是,「門不當、戶不對」並不僅僅是身家地位的懸殊差異而已,最主要的是二個人的價值觀問題,「互補」是完美的結合嗎?那端看二人是否都能忍受彼此的不同而定。那麼「相似」呢?會不會因為二人太雷同了而擴大了缺點,而成了一顆不定時的炸彈呢?歷史上有個很有名的負心漢陳世美的故事,他為什麼抛棄了與他吃苦患難的妻子呢?難道當初的婚約就門不當戶不對了?是陳世美有了功名之後,整個價值觀有了很大的轉變,「門當戶對」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事,「陳世美」就成了歷史故事響叮噹的人物了。
  「我和哈里斯害死了巴迪……」幾已進入彌留狀態的安,竟激動的道出了這句話。一場歡欣的婚禮怎會出現「死」這個字眼呢?ㄚ今不懂一見鍾情,也不瞭一夜情,總以為那短暫的喜歡只是曇花一現,「愛」是須要培養與經營的。但是,安與哈里斯帆船上的相識,觸電般的已在彼此心裡烙下了「愛」的痕跡。是的,是一見鍾情。

  哈!安與哈里斯的愛又與巴迪的死何關呢?又是一件單相思的悲劇了。安與巴迪如果真能修成正果,就是一樁姊弟戀愛的見證了。俗話說:「娶某大姊,坐金筊椅。」其實姊弟戀與一般的愛情並無不同,只是大家刻板的以為男生總得比女生年紀大,婚姻才會幸福,想想那還真是無稽之談,也許「坐金筊椅」還是有其道理的。似乎偏離了主題,姊弟戀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巴迪對安的愛戀,一樣是崇拜之戀,他竟可以把幾年前安寫的一張紙條隨身攜帶,似乎只要看到了那紙條就看了安一樣。
  萊拉與巴迪姊弟倆怎都走上了相同的命運呢?但萊拉最終還是理智的,順利的踏上了紅地壇。只是巴迪一方面不捨姊姊深藏在內心的情,一方面又因為自己的愛得不到回應,竟在婚禮上大啖酒水、行為失態,看似失序的行為,卻像放棄自己的惡作劇,終而導致不可收拾的嚴重後果。

  安與哈里斯的愛,在一夕之間像火山似的爆發開來,他們灼熱的岩漿不僅燒灼了他倆,更燙偒了周邊愛他們的人。但他們的愛錯了嗎?當愛來臨時,如何能躲?如何能當縮頭烏龜呢?他們只是憑著自己的感情走而已,如果說「錯」,只能說是時機不對,當下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更明白的說,他們是兩個「白目」的人,明明知道萊拉對哈里斯的依戀,安與哈里斯怎可在婚禮上互通款曲?明知道巴迪的愛戀與無可控制,安與哈里斯怎可明目張膽的攜手消失於森林中呢?
  可曾想過會以什麼樣的方式走完人生呢?外公生前曾告訴他的朋友,希望能「砰」的一聲就走了,希望不要給子女帶來任何的麻煩,希望能在一瞬間就走了,外公如願了,在十幾年前那場白雲機場的空難,外公就「砰」的一聲走了,他應該來不及回顧過去七十年的事,既然本有此心願了,表示他對他的人生已滿足、已欣喜,過去已逝去,無須再去回首過往了。但是真有一天躺在病塌上等待死神的來臨時,歷歷在目又是什麼呢?是為做過的錯事懺悔呢?還是為那無緣的情而感傷呢?
  一生愛過了幾回,並不是那麼重要,最不甘心的可能是那「無緣的最愛」。人還真是奇怪的動物,得不到的永遠是最難忘,也是最愛的。安最深層的愛的罪惡感終於臨終前夕一層層的剝開來了,慶幸的是萊拉來臨,萊拉那充滿了愛的擁抱終始安得到了救贖。
  一路跌跌撞撞的人生,不是那刻骨銘心逝世的愛情,而是陪伴在身旁愛我們的人,縱使有遺憾,那也只是過往雲煙而已。
(**圖片來自於開眼電影網劇照片)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