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試片的電影如何呢?」
  「比前二天的好看!」
  「那前二天你看的又是那幾部片子呢?」
  「嗯…啊………」
  怎麼就想不出前二天看的電影片名呢?甚至連劇情都有點遺忘了。學生時期雖不是個過目不忘的人,但自豪的是只要撥過的電話號碼就不會忘記,而現在卻只記得家裡和自己的電話號碼,其他的只得靠手機的記憶功能了。唉!最近似乎特別健忘,難道是年紀較大,腦袋裡的記憶體儲存太多的東西,而選擇性的刪除了一些資料,還是得了老人痴呆症呢?ㄚ今不是危言聳聽,「老人痴呆症」可不是老年人的專利。
  「櫻花、電車、貓,請將這三個詞記下來,等一下我會問你。」
  ………………………
  「請你說出剛剛請你記住的三個東西。」
  「嗯………」
  「是一種植物!」
  「櫻花!」
  「那第二個呢?」
  「………………」
  「是交通工具!」
  ………………………
  《明日的記憶》裡佐伯〈渡邊謙〉的生活自此起了很大的變化,開始了本片感人、遺忘的故事。
  光看「阿茲海默症」五個字,可能有人會問那是什麼樣的病呢?如果說是「老人痴呆症」,就會點點頭,再面露同情的眼光,總以為自己不會那麼倒楣得了這個病。可是天有不測風雲,世事難料啊!當醫生要佐伯記住那三個詞時,也許看完電影時,我們也忘了,不要太過緊張囉!不見得就得了阿茲海默症,得經過嚴密的心理及生理的檢查,才可宣判我們的記憶體中了不可回復的毒囉!偶爾的健忘,可能只是那不是一件重要的事,而選擇性的遺忘罷了。

  「如果我已經不是我,你會在意嗎?」
  「我當然在意,愛了你這麼多年,你怎可忘了我………………,但是我依然愛你,還是會永遠陪在你身邊的………………」
  當佐伯得知自己得了阿茲海默症時,很難以接受正當壯年的他怎會得到所謂的「老人」疾病,衝動得差一點就從醫院頂樓陽台往下跳。「愛」是無價的,「夫妻本是同林鳥」的感情,這短短的對白卻讓人心酸啊!
  ㄚ今的姑丈也是五十歲左右就得了「老人痴呆症」,姑媽對他也是不離不棄,但是為了照顧姑丈而忽略了身體的不適,延誤了病情,年紀輕輕的四十來歲先姑丈而走了,當時姑媽最放不下的不是她的孩子,而是病情逐漸加重的姑丈。因此,看到佐伯與太太枝實子〈樋口可南子〉的這段話,實在讓人感慨又難過。
  忘記了重要的會議,叫不出同事的名字,甚至在熟悉的路上迷路,更在會議中發表不切實際的意見,雖是一個部門主管的佐伯,已嚴重影響了工作,只得調至較不重要單位工作。當健忘的情況已不堪勝任任何工作時,佐伯只得辭職,而原本是家庭主婦的枝實子,為了經濟問題,得抛頭露面出去工作了。本來是男主外女主內,卻變成了女主外男主內囉!但是不要忘了男主人佐伯是有病的,是健忘的,是會迷路的,而現在答應要陪在身旁的老婆得出去上班,那該如何是好呢?
  事實上,佐伯的病尚屬初期,只要適時提醒,還可以自己打理日常生活。那實枝子上班時,該如何提醒佐伯諸如打掃、散步、吃飯……等之類的事呢?記得小時候是怎麼背英文單字的嗎?家裡的傢俱、電器……等,都貼了寫了英文單字的紙條,要打開冰箱前先看到的是「refrigerator」,眼睛盯著電視螢幕看時,一不小心就會瞄到電視左下角的「television」……。所以,枝實子也是用類似的方法。
  家裡貼滿了紙條,當然紙條上寫的不是那個東西的名稱,而是「when、what、how」,即「在何時?做什麼事?又如何做?」例如:微波爐,下午五點時,把冰箱裡的菜放進裡面,微波二分鐘。另外還有例行性工作的紙條,寫著幾點吃飯、何時出去散步、又散步到幾點回家……。外人看似非常愚蠢的字句,卻是佐伯不讓自己的生活失序的依據,每字每句更是老婆滿滿的愛。
  有一天,佐伯按了電鍋的開關煮了飯,也用微波爐熱了菜,他盛了飯坐在餐桌前。那天實枝子因為應酬晚歸,回到家老公已上床睡覺了,但是她看到的是一鍋已見底的飯窩,而配菜卻好好的躺在微波爐裡,不由自主的咕噥著:「怎麼會這樣?」好無奈的嘆息哦!真是心疼又難過。
  其實ㄚ今較質疑的是,怎麼放心讓佐伯自己一個人出去散步呢?姑丈發病初期也會獨自一個人出去走一走,但是在家附近迷路了幾次以後,姑媽就不再讓他自己出門了。況且佐伯有下錯高速公路交流道及在熟悉的道路迷路的紀錄,再一次走失是不無可能的事,也許拜現在科技之賜,讓佐伯隨身攜帶手機是不錯的方法,但是萬一手機沒電,又恰巧迷路了,家人豈不急如熱鍋上的螞蟻。可能是ㄚ今太杞人憂天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囉,還是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克服這類問題的。

  害怕所熟悉的人忘了你嗎?還是害怕會忘了你在意的人?劇中有二個橋段除了讓觀眾大笑外,更是笑中帶淚吔!
  當佐伯還是職場上的風雲人物,而他已知自己的病,例行性的會議還是得主持,可是他卻常在會議裡恍神,那天的會議一樣的無聊,一樣的火爆,佐伯的心早已飛了,手上拿的是部門人員的名片,每張名片上都用漫畫的手法畫了名片上的人的畫像,要強調的是那卡通誇張式的畫出每個人的特徵。佐伯看看名片,再抬頭看看名片上的人,他微笑,極力的想把這些與他一起打拚的伙伴塞進腦袋裡,生怕那一天忽然從腦袋中消失得無影無蹤。如果是在以前這區區的十來個人算什麼,佐伯識人的功力可能是過目不忘吔。而此時,他是在「回顧」,是在「記得」啊!
  當佐伯昂然大步的走出已待了二、三十年的公司時,後面傳來了:「部長!部長!」他所帶領過的伙伴,手捧鮮花,告訴佐伯:「你不可忘了我們哦!」然後每一個人都獻上一張簽了名字的個人照,此時的佐伯幾乎已叫不出他們的名字,那一張張的照片是他們無限的祝福,更希望能藉著影像與名字的結合,能再把他們的一切重新寫回部長的記憶裡。

  現在來談談安養問題。
  當醫學科技愈來愈進步時,人的壽命也愈來愈長,再加上少子化的問題,老人化的社會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不僅僅是阿茲海默症患者要照顧,有更多無依無靠的老人,也需要大家來關心。
  佐伯無意中發現了藏在書櫃角落一份安養中心的資料,他竟獨自一個人坐車,來到了那間安養中心,再跟著服務人員到處參觀。
  最後他說:「改天我會帶老婆來看看!」
  「那你要儘快登記哦!我們一定會把你太太照顧得很好。」
  「不,是我要來住。」
  前面說過ㄚ今的姑丈也是老人痴呆症的患者,當全職照顧他的姑媽過世後,姑丈該何去何從呢?親戚朋友曾建議表哥、表姊,將他送到安養院,但是表哥表姊是反對的,執意親自照顧,不假手他人,更沒雇用任何的看護。但要工作、又要照顧爸爸,難道他們有分身,否則怎麼身兼數職呢?如果說沒有影響他們的工作發展,那都是騙人的,只是該如何取捨,表哥表姊自有一套調適的方法,但是那十幾年,他們的難與苦實是外人所無法瞭解的,更是筆墨所無法形容。
  「家有老人,如有一寶」嗎?前幾天又看到了一個老人控告兒子棄養的新聞,她能上法庭,表示她腦袋清楚,生活還過得去囉!但是更多的是躲在社會角落、或是躺在病床上無人理會的人。如果有幸,政府有周全的安養福利政策,不管是植物人、老人痴呆症患者,或是孤單的老人,都可得到適當的安養,但是國庫的支出可能又是一筆天文數字,最後還是得轉嫁到百姓的身上。假使不幸,就得自求多福了。

  人生最大的痛莫過於看著最愛的人一點一滴慢慢的將我們遺忘,「生老病死」雖是人生必經的過程,比起「遺忘」根本不算什麼。
  佐伯離開了安養院之後,並沒有回家,而是來到了好久好久以前充滿了甜蜜的回憶的地方,就是認識枝實子的那間已成廢棄的陶器工廠。找到了一個陶器杯子,刻上了枝實子三個子,遇到了那位色色的、髮白齒搖、瘋瘋顛顛、逃出安養院的老師。佐伯重拾那段青春的記憶嗎?還是去為即將失落的回憶做個告別式?
  最瞭解佐伯的人,除了枝實子之外,還是枝實子。在那裡過了一夜的佐伯,沿著山間小徑往回家的路前進時,枝實子來了。枝實子看到佐伯手上拿著刻著「枝實子」的杯子,她對他微笑,什麼話都沒說。
  佐伯說:「小姐,我要走出這山區,你要不要一起走?」枝實子點點頭。
  佐伯又說:「我叫佐伯,你的名字是什麼?」
  枝實子眼中含著淚水說:「枝實子!」
  ………………………
  熟悉的眼神不見了,佐伯已將枝實子遺忘在那深山的陶器工廠裡了!

  你能因為「愛」會遺忘,就不去「愛」,害怕「愛」嗎?哦!不。
  「愛」畢竟是幸福的泉源,「愛」畢竟是美好的原動力。

(**圖片來自於開眼電影網劇照)

得獎紀錄:
★日本奧斯最佳影片、男女主角、配樂、劇本五項大獎提名,渡邊謙獲最佳男主角大獎。
★日本票房突破25億,250萬觀眾感人推薦。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