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匹馬如果沒贏得這場比賽,就會變成沙西米。」
  「為什麼?」
  「一匹比賽的馬一年如果賺不到一百萬,就不值得栽培、飼養牠了!」
  一匹馬辜且得為自己的生存價值奮鬥,何況是人呢?
  《向雪許願》是雪的故事,是馬的故事,更是人的故事;有白雪的冷漠,有動物的靈性,更有人的感動。看到片名覺得好冷好冷,什麼東西不好許願,一定得向雪許願嗎?如果覺得冷,記得多帶一件衣服進電影院,免得著涼了。哈!開玩笑的啦,本來電影院裡的空調都是超級冷,看電影時總得多帶一件衣服的囉!
  說到冷,還真冷,因為這是日本北海道冬天的故事,整部片子都充滿了白白的雪,每一個人都穿著厚重的衣服,再加上電影院的冷氣,不知不覺就讓人打個冷顫,不過不用擔心,隨著故事的流走,各位的「心」一定愈來愈溫暖的。
  《向雪許願》是改編自鳴海章的小說【輓馬】,輓馬是北海道的傳統賽馬,不是一般常看到的只是以速度為競賽依據的賽馬,而是除了比速度之外,比的更是耐力與馱力,參與競賽的馬必須馱負重重的鐵橇,而且還是高低起伏又不平整的跑道。而世界唯一的輓馬競賽就在北海道。且讓ㄚ今慢慢細數圍繞輓馬賽的感人電影《向雪許願》。


  阿學來到了北海道的輓馬競場,把身上所有的錢都投注在一匹最不被看好的馬上,他的孤注一擲式的逆勢操作並沒有成功,身無分文的他,徒步走到了一座馬場。原來這是阿學的老家,各位可能會以為他一定窮途潦倒、衣衫破舊、滿臉疲憊,又失魂落魄式的回到了家。哦!不,他可是衣衫畢挺,一副大企業家,像是衣錦榮歸似的。只是馬場老闆--他的哥哥,見到他的反應竟是出奇的冷漠,甚至還可感受到他那深深的怒氣,而會收留阿學住下來,只是因為輓馬競賽前,馬場裡所有的人員都不可以離開馬場,既然已經進來了,就不可以再出去了。
  我們常說「家是避風港」,當我們有任何的委屈、或遭受任何的挫折,甚至闖了大禍,家人總是保護我們的最後一道防線。因為他們包容的愛,竟能承受我們情緒性的無理取鬧,還得為我們療傷止痛,更可能因之而惹來許許多多的麻煩事。因此,已離家十幾年、也從未捎來任何訊息的阿學,忽然風塵僕僕的從東京回到老遠的北海道時,哥哥已心知肚明,就算不知弟弟到底出了什麼事,也一定不是件好事。
  「你為什麼回來?」
  「想看看你與媽媽,就發現我已在北海道帶廣了。」
  是失魂落魄,是魂不守舍,狼狽嗎?那倒沒有,還是保持著光鮮的外表,只是精神萎靡,任誰都可猜出他必定出事了。
  「媽媽呢?怎沒看到她?你們沒住在一起嗎?」
  「在十幾年前,你已判了媽媽死刑,你為了與富家女結婚,竟謊稱媽媽已過世……」
  以前常聽到類似的故事,住在鄉下的父母可能靠著種田、打魚或撿破爛,辛辛苦苦的把兒子拉拔長大,讀到博士、醫生,後來認識了家境很好的女孩子,也論及婚嫁,但他竟也告訴女方他的父母已亡。「讀書,讀到背部上去!」所有的仁義道德,為了面子、為了那一絲絲的虛榮心,都已消失殆盡。即使父母再不體面,畢竟生了我們、養了我們,更是百般呵護我們的啊!怎麼忍心如此傷害他們呢?縱使他們默許、也原諒了我們的不懂事,總有一天還是付出代價的。
  阿學付出了沈重代價,老婆跑了,公司破產了,還留了一大堆爛攤子在東京,逕自一個人逃回了北海道,躲在他那最後的避風港。

  媽媽見到了嗎?當十幾年前曾重重的傷害了媽媽之後,哥哥豈會輕易透露媽媽的去處。各位心裡可能嘀咕著:媽媽過世了嗎?難道哥哥連媽媽的墓地也因太多的氣而不告訴阿學嗎?
  哈!日本可是個高齡社會,在本片裡怎會作如是的安排呢?難道非得看到阿學悲傷、後悔、自責到泣不成聲、呼天搶地、要死要活的、「子欲養而親不在」爛情劇情,才叫感人嗎?其實一個原本那麼重要、熟悉又愛我們的人,幾年後竟發現他竟然不認得我們,但口中仍不斷念著我們的名字時,那才真正是痛不欲生的悲傷、後悔與自責,刹時所受到的衝擊直讓人想一死了之。
  媽媽得了老人痴呆症,哥哥因為工作的關係,無法隨時伴在她身旁照顧她,只得送到安養中心。剛開始阿學無法理解哥哥怎不把媽媽留在身邊照顧,但他可知當健忘症狀愈來愈嚴重時,只要一閃神,或短暫的離開了視線時,可能因之而危害了媽媽自己本身,更可能而對周遭的人或環境造成重大的危險。
  在現在高齡化、少子化的社會,老人安養的問題將是未來最重要的課題,假使國家老人的社福政策規畫的周全,對於子女所帶來的困擾相對的減輕了不少,但國家的財政負擔又是一筆天文數字,最後還是轉嫁到老百姓的身上。不過,如果輕忽了此一課題,所付出的家庭、社會成本更是難以估計的。
  姑丈在他中年時,即罹患了老人痴呆症,起初只是偶爾的健忘,後來病情加重只得辦理退休、離開工作職場,姑媽就成了全職的特別護士了。其實有姑媽照顧,一切都沒問題的,但是姑媽的身體竟有了狀況,本來也不以為意,直到已經無法忍受時,去醫院檢查的結果竟是卵巢癌末期,從發病至往生只有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時間,但是姑丈呢?有人表示「該走的不走,竟讓好好的人走了。」當然那是心疼姑媽的情緒性言詞,但認真想一想爾後姑丈怎麼辦呢?雇用看護?送到安養中心?這兩個方案都被表哥、表姊否定了,他們表示要自己照顧,對於表哥、表姊的孝心,我們都非常感動,但是又心疼他們往後日子的難與苦。旁人是無法理解長期照顧一個失智老人的辛苦的,況且還得兼顧工作呢,否則經濟問題誰來解決呢?

  寫了這麼多,都沒有寫到什麼是「向雪許願」。
  生日時,得在蛋糕的燭光下許願;而許多地方更有所謂的許願池;而最常許願的地方可能是對自己所信仰的神囉,也許是就地禱告,也許是焚香拜拜。
  馬場裡有一匹冠軍馬,忽然得了重病,照顧牠的馬場人員心急如焚,其中一個人堆了一個藍球般大的雪球,搬到屋頂上,由於屋頂有點斜坡,第一次那雪球又滾了下來,只得再試一次,這次成功了,屋頂上就擺放一個大雪球了。為的只是向老天祈求讓這匹馬能好轉且痊癒。但冠軍馬仍沒度過這個難關,那雪球呢?它破裂了,是天意?還是巧合呢?而劇中再一次的「向雪許願」也是為了一匹馬,就是為了那匹差一點變成沙西米的馬了,不是因為牠生病,而是為了再一次的參與輓馬賽,希望牠能獲勝,而能免於變成沙西米的命運。不管是向神禱告、丟銅板許願、生日願望,或是如同本片的向雪願,「心誠則靈」嗎?其實也不要計較那麼多,那是人們的一種心靈寄託,如果實現了,是我幸;假使不如所願那也是宿命罷了。
  那匹馬成了沙西米了嗎?阿學找回迷失的自我了嗎?而哥哥又原諒了阿學了嗎?不管結局如何,不論老家是何等的不堪,家人永遠都是包容我們、愛我們的,「家」並不僅是我們避風港而已,更是指引的一盞明燈。
  記得,回家告訴爸媽:「我愛您們!」
  記得,珍惜愛我們及我們所愛的人!!

(**圖片來自於開眼電影網劇照)

得獎&參展紀錄:
★東京影展最佳影片、導演、男主角(佐藤浩市)、觀眾票選等四項大奬。
★每日映畫賞最佳男主角(佐藤浩市)、導演、劇本、音效等四項大獎。
★日本電影旬報賞最佳導演。
★橫濱電影節最佳女配角(吹石一惠)。
創作者介紹

ㄚ今點滴小館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