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聽見天堂》後,再去看《小星星。眨眼睛》,心中感受到的是不可言喻的親切感。為什麼呢?這兩部電影是姊妹作,前者是劇情片,而後者記錄片,而那份親切感是來自於《小星星。眨眼睛》中所記錄的二位視障的小朋友生活的點點滴滴,而他們卻在《聽見天堂》飾演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
  在《聽見天堂》片尾裡說明了義大利隔離式的盲生教育,最後終於獲得改善,而得與一般生有相同的受教權利。而在《小星星。眨眼睛》裡,看到了父母、老師為了讓視障生自立自強,而如何將之一視同仁的難與苦。

  小孩子什麼都不懂嗎?他們敏感嗎?
  有對父母說:「我很怕帶他出門,以前外面的人看到他,就會竊竊私語:『那小孩子瞎了吔!』然後快步遠離我們,好像『瞎』是一種傳染病。」
  「瞎」是一種傳染病嗎?當然不是,只是一般人無法忍受殘缺呈現在眼前,最重要的是不知如何與他們相處,只得快速離開那不熟悉的現實。
  片中有位並未全盲的小朋友,他隱隱約約可見到模糊的影子。有一天,他阿姨帶來了一樣新奇的東西。對於視力有障礙的人來說,「雙手」可是他們的眼睛,透過手的撫觸,可以瞭解物品的特性,也會在心中默默的為此物品打分數,美醜的定義自在他們的心中。但是對於陌生的東西,難道會充滿了好奇心,義無反顧的去撫摸嗎?明眼人,有人害怕狗、蛇,有人怕黑,有人怕水,更有人只要沒接觸過的事物都敬而遠之,而看不見的人呢?
  那位小朋友馬提歐拒絶碰觸那件新奇的「東西」,即使阿姨再三保證那件物品並不會咬他。先碰了碰那「東西」的附件,他驚聲慘叫一聲,哦!那只不過是一個像鑰匙圈的東西。阿姨抓住了他的手結結實實的接觸到那「東西」,「噗……」有個臭臭的氣體噴出來,哇!原來是會放屁的「整人玩具」。
  更有一天,爸爸帶馬提歐到雪地裡玩耍,帶他走到高處,再坐著雪橇車往下滑,如此爸爸與他輪流玩著滑雪的遊戲。但要回家時,馬提歐人在高處,爸爸要他自己走下來。你覺得上坡可怕還是下坡可怕呢?馬提歐哭啼要爸爸來帶他下去。
  但爸爸卻說:「我已經帶你上去了,你得自己下來啊!」
  馬提歐慌了:「上來與下去是不一樣的!」
  二個人堅持了一會兒,馬提歐怯生生的踏出震顫的第一步。恐懼,恐懼,又恐懼,只得蹲下來,慢慢的手腳並用的爬了幾步。唉!心疼的爸爸終究上來帶他下去了。健健康康的人對於陌生的環境尚且覺得無助、害怕,何況是看不到呢?不同的是我們明明白白危險的地方,也會想辦法繞過它,而盲人呢?他們得時時克服心中的恐嚇,得時時面對一些無來由的危險,在學習自立自強時,而親人的愛心可是他最大的倚賴囉!
  另一位小朋友費德里有一天下課回家告訴父母:「同學課本的62頁有個遊戲,而我的沒有。」爸爸翻開了62頁,竟是一片空白,媽媽拿出了一般同學的課本翻開了62頁,是一個大富翁的遊戲。當下,他的父母便決定做一個一模一樣的遊戲。哈!你可能會理所當然以為是爸媽幫忙製作了,但卻不是。費德里拿出了紙張、尺、筆……等工具,依據爸爸的提示,製作了與同學62頁相同的遊戲。但中間,他不小心碰翻了桌上的果汁,想當然耳爸爸一定會儘快的拿了抹布親自清理桌上的果汁,但是,當費德里的爸爸並不容易,他必須忍住幫助兒子的心與欲望,最大的極限只能趕快拿起了製作的紙張,還得訓練費德里清理桌上的污漬。
  說到做家事,ㄚ今又有滿腹的牢騷。看到八歲視障的費德里還得幫忙做家事,就想到一般家庭裡的寶貝小孩。是的,是「寶貝」小孩,不用說是小小孩,甚至是十幾、二十幾歲家裡的霸王,為何那麼自私與自我呢?如今的少子化社會,家裡的小朋友不僅祖父母溺愛,爸爸媽媽也將他們當成太上皇般侍候,不要說是做家事,連最基本對人的尊重都不知那是什麼。順遂成長,不餘匱乏的物資,又有人打理一切的生活需求,就是缺乏「同理心」、「碰到失敗挫折」的心情調適訓練,所以,翻開報紙、打開電子報,常常可看到因看不順眼而打架、殺人事件,更有因小小的事業、感情挫折而傷人、傷己的報導。
  完成了大富翁遊戲的製作,全家人圍繞在桌前玩大富翁,但好巧不巧的,費德里總是輸,他不玩了,他哭了,哈!費德里不服輸、不喜歡失敗的感覺與一般明眼的小朋友並無不同。爸爸如何處理他的情緒呢?
  看完《小星星。眨眼睛》時,與同行的朋友表示,馬提歐與費德里如果出生於家境清寒的家庭裡,他們的境遇可能會大大的不同,也許成為淪落街頭的乞丐,也許是育幼院裡的一員,更也許父母就讓他自生自滅了。政府當局對於弱勢民族的照顧,真的該加油囉!
  《小星星。眨眼睛》片子並不長,倒覺得像是《聽見天堂blog.sina.com.tw/suchin0921/article.php》的前傳,更像是宣傳片。不過,的確讓健康的我們得以一窺那些小朋友黑暗世界中的光芒囉!

 

(**圖片來自於開眼電影網劇照)

 

創作者介紹

ㄚ今點滴小館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