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胞胎心靈的連繫與默契並不是一般人所能瞭解,每次看到這方面的故事或新聞,總是覺得不可思議,甚至半信半疑。

  而連體嬰卻是雙胞胎中的雙胞胎,兩個人黏在一起,一天24小時的食、衣、住、行百分之百在一起,那怕是最隱私的廁所大事也得赤裸裸的呈現在姊妹、兄弟面前。只要是有獨立思想的個體,都會想分割成二個不同的個體,伊朗頭部相連的姊妹就是最好的例子,她們共同生活了二十幾年,雖然分割手術得冒很大的風險,甚至犧牲生命在所不惜。而《連體陰》說的就是連體嬰的故事。

  萍兒一進家門,手按了牆上的電燈開關,電燈竟無動於衷,她置身於一片漆黑中,小心翼翼繼續往其他房間移動,電燈開關依然沒有作用,萍兒愈來愈驚恐,哇!那個角落似乎傳來了喘息聲,喘息聲也愈來愈大……。此時,電影院裡鴉雀無聲,心中不禁嘀咕螢幕可能會跳出讓觀眾尖叫、驚呼的畫面。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燈火瞬時通明,萍兒臉上的表情由驚恐轉而驚喜。
電影一開始,片中所營造的氣氛,雖不能說是給了觀眾震撼教育,但已吊足了觀眾的味口,陰森的氣氛已逐漸瀰漫在觀眾席間。

  萍兒是連體嬰分割的倖存者,而她的雙胞胎姊妹寶兒已不在人世。但一通來自泰國的電話,改變了她平靜的生活,與丈夫從韓國趕回泰國,看顧中風的媽媽。是因為媽媽生重病而深受衝擊才影響了她生活的平靜嗎?如果故事這麼簡單,可能就沒有片名中的「陰」了,整部片子的走向也許就不是屬於恐怖片的範疇了。
  回到了老家,回到了以前生活的環境,睹物思情,往事歷歷在眼前,雙胞胎的感應頓時又重回到萍兒的心中。她看到了寶兒遊走於老房子裡,瞧見了寶兒出現在鏡子中。ㄚ今忽然聽見來自於臨座的觀眾大叫:「腳!」各位想像一下畫面,從上方緩緩下降的二隻恐怖醜陋的腳,這個鏡頭好像在許多的恐怖片中都似曾相識,但當觀眾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專注在萍兒的惡夢時,觀眾的眼睛幾乎與萍兒合而為一,驚醒張開眼的那一剎那,看見的景象,不是大聲尖叫,就是大聲喚「腳」。
  其實ㄚ今並不想談《連體陰》多麼的駭人、恐怖。那讓人大聲尖叫,或心臟揪在一起的感覺,及「嚇一大跳」的氛圍,就讓各位進電影院去體驗,想談的是「心」,想談的是隱藏在心裡的「欲」。

  慶生會時,有位朋友用撲克牌幫萍兒算命,告訴萍兒,她以前失去的、很重要的事物,最近將再回到身邊,可是萍兒臉色怪怪的否認她曾經丟掉任何重要的東西。這個預言影響了萍兒的心境,為什麼呢?
  一連串的見鬼事件,讓萍兒不得不求助於心理醫生,也許各位覺得奇怪,在泰國這個國度裡,一般的老百姓求助的對象大部份都是神佛,而直接找來受正統醫療訓練的醫生,誠屬特例。不過,ㄚ今以為這就是本片所埋下的伏筆囉!
  媽媽往生前對萍兒丈夫的呢喃,劇情峰迴路轉、急轉直下,狂奔至墓園的丈夫,驚恐、難過、受傷,更是不可置信、晴天霹靂。原來一切都是一場騙局,萍兒的一切都是假象,哦!不是萍兒,是寶兒。

  同卵雙胞胎,不僅DNA一模一樣,一般人對於他們的外表更是難以辨認,何況是連體雙胞胎,縱使丈夫所愛的是真正的萍兒,但當初談戀愛時她們尚未分割,根本沒有單獨相處的機會,對於分割後的姊妹,如何分辨誰是萍兒?誰是寶兒?
寶兒嫉妒的愛以及強烈的佔有欲,帶來一連串的不幸;寶兒對於人生的怨,也造就了她神精質、怨懟的個性。話說:「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門。」你說,寶兒所看到的鬼魂是真是假?就留待你來評斷了。
  不過,ㄚ今以為真正你愛的人或愛你的人,成為鬼魂後,縱使依舊陪在你身邊,是因為愛你,是因為想保護你,是因為捨不得,怎會傷害你呢?
  唉!寶兒的怕、寶兒的怨、寶兒的所見所為,都是來自於「心中鬼」吧!


(**圖片來自於開眼電影網劇照)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