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又到了鳳凰花開時節……」這句話你熟悉嗎?

  說到鳳凰樹,在台北好像很少,而ㄚ今是南部鄉下長大的小孩,對於鳳凰樹可是有許許多多的回憶。不管是小學或國中總是種了很多的鳳凰樹,而對鳳凰樹唯一不好的回憶是那掃也掃不完細細碎碎的葉子。而當樹上開滿了橘紅色的花時,高年級的教室裡總不時傳來「驪歌初動,離情轆轆……」驪歌的歌聲,那時不太懂得何謂「離情」的ㄚ今,依稀也感染了些許離別的情懷。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又到了鳳凰花開時節……」這句話是小學時畢業致答辭的第一句話,很沒創意的是那時的小學每年的致答辭內容都大同小異,而且必定是以這句話開場。小學五年級時參加了六年級的畢業典禮,看到台上代表畢業生致答辭的學姊竟能把那八股且無聊的稿子念得如此感人肺腑,甚至泣不成聲,真是覺得不可思議,更是不屑。可是,那時小小年紀的ㄚ今,心裡想的是「萬一明年是我上台致答辭,我會如何表現呢?」哈!現在想起這件事,真覺得好笑。
  那抑揚頓挫的演講方式,在那句「連爺爺,您回來了!」的新聞中,著實喚起了那段背演講稿的記憶。不知是老師獨裁還是慧眼識英雄,從小學四年級開始,不斷的代表班上參加演講、朗讀比賽,而且總有不錯的表現,唯一遺憾的是從不曾得冠軍,總是差那麼一點兒。而畢業典禮上,不管是致歡送辭的在校生,或是致答辭的畢業生,都是演講比賽第一名的權利也是義務。哈!ㄚ今當然無緣上台致答辭了,也許那時有點失望,不過那時心裡竟也竊喜不用背那刻板的稿子,也不用矯情的流淚,如果真掉不出眼淚或許還得靠眼藥水幫忙咧!
  小學畢業典禮在ㄚ今的記憶庫裡所剩不多,只記得台上不斷的頒獎,而台下是鬧哄哄的。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死黨,她與ㄚ今並不在同一班上,是鄰居,但是我們感情很好,而她是一位大剌剌的女孩子,個性直率,舉止像個小男生,畢業前夕,她竟與ㄚ今打賭,賭我倆誰先掉眼淚。那時的她可是信心滿滿,有十成的把握會贏,但是ㄚ今也不甘示弱,志在必得。結果呢?
  不同班的我們座位當然不在同一區塊裡,但是ㄚ今卻可看見她的背影,而她稍一轉頭也是可以看到ㄚ今的。在畢業典禮的過程中,她不時轉頭,不是做鬼臉,就是咧嘴微笑,而ㄚ今當然微笑以對囉!但是,正當台上的畢業生致答辭時,她不再轉頭了,尤其致答辭的同學泣不成聲時,似乎看到她的肩膀抖動著,而此時圍繞在ㄚ今周圍的同學都被那哀傷的離情氣氛感染了,幾乎都淚流滿面,唯有ㄚ今ㄍㄧㄥ著,一滴眼淚也沒掉下來,難道冷血嗎?或只是好勝,為了贏得那場的賭注?現在回想起來,只記得那時的ㄚ今並不太習慣哭,要ㄚ今為賦新詞強說愁,的確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況且大部份的同學都上同一所國中啊,那來的「離情」呢?不是打從心裡的感傷,ㄚ今是哭不出來的囉!
  大學的畢業典禮,是ㄚ今求學過程最後一次的畢業典禮,小學畢業典禮的矯情在大學裡似乎嗅不到,記得只在禮堂裡坐了十分鐘就跑出來了,禮台上誰說了什麼話,典禮上又有什麼節目,都不重要,整個漂亮的校園裡滿滿的都是人,是穿著大學服的畢業生,是來參加畢業典禮的親朋好友,大家有興趣的不是大禮堂裡的儀式,而是穿著大學服陪著親朋好友逛校園,最重要的是拍照囉!!
  在那聞名的教堂前看到了爸媽,是的,爸媽搭了一早的車子,從雲林趕到台中參加ㄚ今的畢業典禮,而最令人驚喜的是他們還帶了家裡的狗狗皮皮,皮皮頭上綁了紅色的蝴蝶結,是一隻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約克夏小狗。ㄚ今並沒有帶他們進入大禮堂參加那無聊得不得了的畢業典禮,而是帶他們逛那大得不得了的校園。一路上最高興的就屬皮皮了,牠不讓我們抱在懷裡,而要自己在地上走,怕牠太興奮跑得不見蹤影,只得用狗鍊牽著皮皮了。
  皮皮抬著頭、挺著胸逕自在人群裡往前走,而我們竟不時聽到「好可愛哦!」的讚美聲,皮皮臉上的笑容愈來愈燦爛,似乎告訴著大家:「我是很可愛啊!而且我也很美麗吔!」哈!有位同學怯生生的走過來,希望跟皮皮合照,皮皮本來就很喜歡拍照,牠還會擺出帥帥的姿勢與美美表情哦!事情總是有一就有二,無三不成理,那天皮皮可是跟不少人拍照吔!主角似乎是皮皮,而不是畢業生哩!
  小學畢業是為走向國中生活,而高中畢業是為迎接精彩的大學生活,而某一工作的結束,也是另一種形式的畢業,而每一次的畢業總有新的生活迎接著你。不管畢業是不是讓你感傷,美麗的新生活總會敞開大門歡迎你的。
  各位,為我們美麗的未來加油囉!加油!加油!加油!

創作者介紹

ㄚ今點滴小館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