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聽到一首曲子、或觀賞一幅畫時,能讓你不由自主的流淚、歡笑,而這自然流露的感情並不是來自於滑稽、悲傷的旋律或爆笑、感傷的圖案,而是這無形流動的音符及虛幻的線條、顏料深深的觸動了你的情懷,這是最深層最深層的感動。而最令人痛徹心悱、難以痊癒的「痛」,又是什麼呢?是失去了「最愛」,是失去了一生中的「最愛」。
  「竊聽風暴」及「全民公敵」裡的監控已令觀眾毛骨悚然,而「紅路」裡的全面監視,是侵犯了人民的隱私權或是為了維護治安呢?「關鍵報告」裡的先知能準確的預知犯罪事件的發生並提出警訊,警政當局根據先知的預測採取有效措施並能在最關鍵時刻阻止了犯罪事件。而「紅路」呢?

  ㄚ今並不想談如此的監控對人民生活的影響,也不想談侵犯隱私權與維護治安間如何找平衡點問題。先放下這嚴肅的政治問題,我們來關心女主角的內心世界吧!
  坐在幾十個監控螢幕前的是賈姬,她全神貫注的盯著來自於不同地點的監控畫面,右手按了按鍵盤,拉近了某一鏡頭,放大了畫面,再動一動搖桿,讓監視器轉個方向,並不時拿起了電話回報可疑的狀況,這是賈姬每天一成不變的工作。看到了人來人往的人民、蹓狗的人、喝醉酒的男男女女、吵架的情侶、深夜徘徊在路邊的人以及讓人心跳臉紅的嘿咻畫面……等,畫面中的人,有些是那麼的熟悉,因為那些人總是規律的過生活,固定時間在固定的地方出現,而這是她最不用費心的,而最需關注的是那許許多多的「不預期」囉!

  有一天,鏡頭轉到了紅路,原本只是看到了不尋常街頭角落的嘿咻畫面,習慣性的拉近了鏡頭,來個臉部特寫,賈姬的臉龐瞬間起了變化,皺起了好深好深的眉頭,扭曲的面容上,隱隱中可嗅出埋藏在賈姬內心深處仍在淌血的傷痕。因此,賈姬開始利用工作的方便緊緊追著那個人而不放。當然,當然賈姬工作的心情有了很大的變化,並把大部份的專注力用在那人的身上,如果是平順時期是不會影響工作品質的,可是當她的工作又與人民的人身安全有重大關係時,終會有出錯或閃神的時刻。所以,賈姬趁休息時間,原已戒煙的她,香煙裊裊的從她口中吞吐而出,是的,她所負責的區域出事了,唉!她內咎又自責。
  其實劇情走到這裡還不知賈姬與那個人有什麼仇恨,但她的恨意卻一直刺入觀眾的心坎兒裡,讓ㄚ今不禁對她的遭遇愈來愈好奇,但也只能耐著性子等待揭曉答案了。在這裡不禁想說,「紅路」對於賈姬的遭遇一層一層剝開的過程及氣氛的蘊釀是很成功,讓觀眾得屏住氣息、耐心、且慢慢又深深的走入賈姬的心靈世界裡。

  賈姬不只在工作時監控他,甚至利用下班時間或請假親自去跟蹤那個人,打探他的住處,與他在同一間餐廳進食,而賈姬的行徑看起來真是有點變態,像是跟蹤狂。啊!這是多大的恨啊?!
  「我們也有權利跟我兒子、孫女道別,你不可把他們藏起來……」一個滿頭白髮的男人對賈姬發出了如此抱怨又痛苦的言語,賈姫悲傷無奈的轉身離開了。
  賈姬到底把那老人的兒子、孫女藏在何處呢?又為什麼需要道別呢?
  回到家的賈姬,從桌台上抱起了一大一小的甕,捲曲著身體躺在床上,並把那二個甕懷抱在胸懷裡,拉起了棉被,與二個甕相擁而睡。聰明的你應該猜到了那是骨灰甕,大的是她老公,小的是她女兒。

  幾年前有部電影,是黎明主演的「三更」,是部恐怖片,也是一部讓人心酸的電影。片中黎明的老婆已過世多年,但深愛老婆的黎明深信老婆一定會復活,每天用藥水幫她擦澡,睡在她身邊,與她說話,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而「紅路」裡的賈姬與「三更」裡的黎明有何不同呢?不管是骨灰甕,不管是屍首,對他們來說都是最最親愛的人,不忍離去,不忍抛離,只好放在身邊一起生活了。也許有人會認為把過世的人的骨灰或屍首放在家裡是一件非常恐怖、也是極盡不可思議的事,尤其又有鬼魂之類的傳說,那豈不更令人毛骨悚然,但是何不試著想一想,如果那是你的至愛時,相信他們不會害你,何來恐怖之有呢!不過,這的確是不正常的舉動,得想辦法放了過往的人,也放了自己吧

   滿腦子充斥著復仇想法的賈姬,除了變態的跟蹤外,還會做出什麼驚世駭俗的事呢?殺了他嗎?哦,不!那是犯法的,而且自己最清楚了,一舉一動都逃不過那隨處存在的監視器,怎可讓自己身陷法網呢!
  其實賈姬用了讓自己最矛盾且最掙扎的方法執行復仇的計畫。找機會認識他的朋友,再利用機會去他家,最後達到接近他、認識他的目的。有些男人對投懷送抱的女人總是不會拒絶,更以為收到了一個上天掉下來的禮物,而「他」就是這類的男人,再加上賈姬欲拒還迎的態度,更增加了他的好奇心,更讓他有強烈的征服慾望。哇!接下來的那場床戲,ㄚ今真為演員的演技、運鏡方式及導演的處理手法拍拍手。是火辣?是讓人臉紅心跳?是享受雲雨的歡愉?就賣個關子,讓各位進電影院去領會囉!

  嘿咻後賈姬的舉動才讓人恍然大悟,很快的抓了散落滿地的衣物,匆忙奪門而出,閃進了洗手間。哇!原來她的匆忙是有用意的,張開了緊握的手,出現的是剛用過的保險套,再從包包裡找出了一塊小石頭,然後做了一些人為加工的動作,是什麼樣的加工呢?原來你情我願的男歡女愛,變成了暴力的強暴事件。走出公寓後,滿身狼狽樣的對著監視器打電話報警,設計陷害了「他」。
  復仇成功的賈姬,她釋懷了嗎?復仇後的她,解脫了嗎?而是觀眾的你,有大快人心的感覺嗎?
不對,好像不對,一切都不如預期。當然,一付失神的賈姬並不是劇情的終點站。如果電影就此結束,相信各位也一定悵然若失的。
  事情總會有轉折的,而且人之所以為人,最可貴的是會反省、會將心比心、更有原諒人的勇氣。
昨天看到一則新聞,藝人林曉培酒駕撞死了一位護士,而受害者的丈夫竟在解剖驗屍的地方,破口大駡林曉培是禽獸。
  賈姬的丈夫及女兒也是被喝醉酒的男主角開車失控撞死的,相信上述新聞那位丈夫的痛與恨應不下於賈姬吧!
  昨天晚上公共電視「實習醫生」裡有個案例,一個值班了十幾個小時的醫生,也因為精神不濟開車撞死了一位孕婦。
  林曉培與「實習醫生」裡的那位醫生,同樣的內咎及自責,而已受過法律制裁的「紅路」裡的男主角,難道不內咎、自責嗎?賈姬與護士的丈夫一樣的忿忿不平,難道也是失去最愛的女兒的孕婦的爸爸,他不恨、不痛嗎?
  「實習醫生」裡的那位傷心的爸爸,來到了臥在病床上的肇禍的醫生的前面,聽著醫生說著:「對不起!我非常抱歉….」,爸爸慢慢走到病床邊,緩緩伸出了右手,伸向了脖子,張開的手似乎要掐住脖子,停頓了約一、二秒,往旁一壓,壓在肩膀上,這是原諒的肢體接觸,醫生哭了,原本毫無表情的爸爸,雖悲傷但已釋懷了。而「紅路」裡的賈姬呢?
  賈姬告訴男主角:「當你被關在警局的時候,你的女兒曾經到你的住所找你。」她撤銷了告訴,她傳達了一個很重要的訊息,甚至她也將丈夫與女兒的骨灰埋葬了。現在的賈姬,僵硬悲痛的面容,已悄悄被微笑所取代,生活有了新的詮釋,黑白的生活,慢慢的增添了許多美麗的色彩。
  當你滿懷忿恨、悲傷時,你雖折磨別人,事實上心碎的是自己。
  原諒了別人,也就原諒了自己;放了別人,等於放了自己。
  凡事釋懷吧!世界依然美麗,生活依然美好~~


(**圖片來自於開眼電影網劇照)

創作者介紹

ㄚ今點滴小館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