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約翰以平靜的口吻說:「我身繫二萬多條冤魂……」,當威廉威伯福斯用他渾厚的嗓音緩緩唱出了:「奇異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是什麼樣的胸懷能夠讓約翰超脫世俗、徹底懺悔?而又是如何的心情能夠讓威廉威伯福斯感同身受、挑戰威權?

  如果因為片名是「奇異恩典」而說它是宗教電影,那未免太刻板了;假使又因為談的是廢奴的問題,而認它是政治電影,卻又太嚴肅了。而宗教加政治呢?豈不又單調加三級,平凡又無味嗎?哦!不。真是想像力太豐富了,讓我們多一點關懷與人性來看待這影響世人的歷史事件及片中人物的感情。
  威廉威伯福斯躺在庭院的草坪上,臉上滿是喜悅的看著湛藍的天空。
  男管家從樹叢後探頭問他:「前門來了幾個乞丐,要趕走他們嗎?」
  威伯福斯說:「不,給他們一些食物吃吧!」
  頓了一下,接著又說:「我是不是瘋了,我滿心喜悅的想去服侍上帝…」正要轉身離開的男管家回過頭來,走到威伯福斯身旁坐了下來,二人就這樣肩併著肩坐在一片青翠的草坪上,談論著宗教與神之類的事。

  威伯福斯的親朋好友都知道他的志向,但卻有一位好友威廉庇特極力勸他不要全心投入神職的行列,留在國會可做更多有益於人民的事。有一天,威廉庇特帶來了伊奎諾、卡森……等朋友,威伯福斯問:「他們從事什麼行業?為什麼來這裡呢?」威廉庇特要他自己去找答案。
  這一行朋友無暇享用晚餐,撥開了飯桌上的餐具,拿出了許多ㄎㄧㄥ ㄎㄨㄤ響的東西擺在餐桌上,是挺嚇人的手銙、腳鐐及套在脖子上的刑具。
  難道這一系列的道具及席間的談話就能改變了威伯福斯與上帝的承諾?這是一頓多麼震撼他的心靈的晚餐,原本的志願似乎動搖了。而他的精神導師約翰牛頓牧師的一番話:「我一身罪孽並背負了二萬多條的冤魂……」從此走上了與貴族、地主、政客背道而馳---「廢除黑奴制度」的不歸路。

  威伯福斯二十一歲就當上了英國下議院的議員,真是年輕有為啊!但是國會充斥的不是滿腦子理想、年輕帥氣的議員,多的是老成持重、全身充滿了銅臭味、集現有利益於大成的議員,威伯福斯在眾多議員中顯得特別的渺小,他所說的話、他的所有提案,大多不會引起關注,尤其當他開始推動廢奴法案時,臭駡、反對、噪動…等不堪入耳的噓聲竟把國會殿堂塞得滿滿的,而他嘹亮、正義的聲音直被不屑的眼神與漫駡的聲音所淹沒。
  慶幸的是他的好友威廉庇特當上了首相,雖位高權重,但要打破行之幾百年的黑奴制度仍得透過國會。威廉庇特有人脈、有資源,威伯福斯則有滿腔的熱情與理想,再加上民間友人的幫助,一段艱辛、漫長的奮鬥歷程悄悄的進駐了他們的生活,甚至賠上了生命與健康。

  片中有個橋段令人印象深刻,其實這也是威伯福斯為了讓老百姓瞭解黑奴交易的殘忍過程的一個手段。一艘船上坐滿了紳士淑女,其中不乏貴族、地主及家裡有黑人為奴的人,又是吃著美食、點心,又是聽著現場演奏的音樂,一邊聊著天,一邊聽著船上主人介紹海邊美景。忽然間,船主么喝一聲,請大家安靜,要樂團停止演奏,並要大家轉頭注視一艘破舊的船,那是一艘已經廢棄的載運黑奴的船,威伯福斯站在船上控訴著黑奴船上的種種殘忍、不人道的恐怖罪行。那麼船上的那些客人有何反應呢?是覺得威伯福斯無的放矢?是覺得如此的安排掃了大家的興致?還是一掬同情之淚?還是深感內咎?亦或是贊成威伯福斯的廢奴主張呢?如果你坐在電影院,看到一群戴著假髮的人,那誇張、假假的表情,你又作何感想呢?

  法案的推動屢屢受措,威伯福斯與其他熱心的人士到處奔波收集證據,甚至獲得了三十九萬人民的連署,只為了說服大多數議員,但卻在臨門一腳之際,爆發了戰爭。注意力被轉移了,愛國心大於一切,之前的努力幾乎都付之一炬,廢奴法案無疾而終。這個打擊何等大啊!參與廢奴的人士,死的死,逃的逃,病的病,連威伯福斯也患了重病而下鄉、遠離政治圈休養身體。
  話說:「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有個默默支持他的女人。」是的,威伯福斯碰到了他的真命天子,遇上了懂他、認同他理念的女人,二人閃電式的結婚,並隨著戰爭的結束,再度燃起了他的熱情與正義感。所有有共同理想的人再度集結起來,開始為廢奴法案的催生而努力。

  人說:「政治是最高明的騙術。」政治的爾虞我詐則是思空見慣的事。這次他們學乖了,使用了迂迴的方法通過了廢除黑奴交易的條款,進而達到了廢除黑奴制度的目的。哈!這整個過程,片中劇情幽默、精彩,更發人深省,真是值得好好品味一番。
  片中伊奎諾說:「在非洲,我跟你一樣,是個國王。」只因他被殖民帝國的人抓上了黑奴船,他就得成為奴隸嗎?
  人人生而平等,並不因為是白種人就高人一等,何來支使黑人為奴的權力。美國南北戰爭肇因於黑奴,而林肯總統更是因為解放黑奴而聞名。殊不知威伯福斯經歷了二十多年奮鬥,在十九世紀初英國國會通過了廢奴法案,竟比美國的解放黑奴早了三十多年。威伯福斯的廢奴法案,為世界燃起了「人生而平等」的一把火,但是環視現在各種族間沒有歧視的問題存在嗎?

  德國納粹的大日耳曼主義引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非洲盧安達國內二個不同種族間的互相歧視而導致了大屠殺,甚至在不同顏色的人種間,亦常有白種人的優越感的情形發生。
  今天看到了一則新聞:鑑識專家李昌鈺為一個湮滅證據的案子作證,而洛杉磯時報日前竟暗指李昌鈺的英文有中國人的口音,可能不利於法庭上作證的可信度。唉!在一個那麼民主的國家,竟還會有如是歧視的言論,除了汗顏之外,只能嘆息了。
  「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事實上是首聖詩,是大家經常傳誦的一首聖歌,是威伯福斯的精神導師約翰牛頓所創作的詩,內容如下:
      奇異恩典 何等甘甜 我罪已得赦免
      前我失喪 今被尋回 瞎眼今得看見
      如此恩典 使我敬畏 使我心得安慰
      初信之時 既蒙恩惠 真是何等寶貴

      許多危險 試煉網羅 我已安然經過
      靠主恩典 安全不怕 更引導我歸家
      將來禧年 聖徒歡聚 恩光愛誼千年
      喜樂頌讚 在父座前 深望那日快現

  不管你是不是教友,且讓我們閉上眼睛,聆聽「奇異恩典」的真心,且讓我們敞開胸懷,無私的去關懷需要幫助的人。


(**圖片來自於開眼電影網劇照)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