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班貝爾格弦樂四重奏---告別演奏實錄        2007/05/27國家音樂廳
  五月二十七日那天因為不想餓著肚子聆聽阿班貝爾格的演奏會,所以提早到音樂廳的春水堂吃晚餐。春水堂人很多,工作人員安排了外面沒有冷氣的位置,還好有微風吹進來,並不感到炎熱。
  妹妹來了,嘴巴念著:「怎麼這麼多人?」「因為外面有活動的緣故吧!」因為時間還很充裕,一邊慢慢吃著食物、喝著飲料、聊著電影、音樂,一邊等著小敏的到來。

  音樂會時間快到時,我們三個人往音樂大廳移動,「人好多好多哦!今天一定滿座!」沒錯,除了一樓到四樓座無虛席之外,當我們走進音樂大廳時還真嚇了一跳。驚訝的不只是大提琴家張正傑站在舞台上的音樂導聆,而是舞台上的人,本以為他們聽完導聆就會回到舞台下的座位。不過,妹妹表示在歐美常有在舞台上安排觀眾的情形。隨著導聆的結束,舞台上的觀眾並未消失,甚至還有快步走向舞台上的觀眾。是的,主辦單位特別安排了一百個觀眾在舞台上觀賞這次的表演,這可是國內的一項創舉哦!不過不是免費的,據說每張票是八百元咧!
  不過如果你問ㄚ今願不願意坐在舞台上當觀眾?ㄚ今是不願意啦!雖說是觀眾,只要是在舞台上就是表演的一部份,坐得有坐相,正襟危坐,更不可奇裝異服,更不可打瞌睡,如果稍有不雅的舉止,可是清清楚楚的呈現在台下的觀眾前,還真是丟人吔!不過,據說坐在舞台上可更貼近表演者,他們的動作、情緒,甚至呼吸聲,都能一覽無遺,對於音樂的體會則更深切、感動。
  阿班貝爾格弦樂四重奏成立於1971年,是世界鼎極的室內弦樂四重奏,幾年前來台表演時,有幸欣賞了那次驚為天人的表演。但在四月份得知這次來的團員中並不是原來的組合時,對這次的演出水準打了一個問號。原本的中提琴手於2005年過世了,但為了延續樂團的表演,仍延攬了一位中提琴手填補了空缺。為什麼ㄚ今質疑這次的演出水準呢?一個成功的四重奏,得四個樂手功力相當,且得經過長時間的配合而有絶佳的默契的配合,才會成為舉世推崇的樂團。原有的那四位成員就具備了如是的條件,但換了一個成員後,是否還維持既有的風格與水準呢?就讓我們張開耳朵仔細聆聽了。
  上半場的曲目是海頓弦樂四重奏(作品20/4)及寧姆極緩版(獻給阿班貝爾格),而下半場是一個大曲目貝多芬弦樂四重奏(作品130/133),三個曲目都有一定的難度。通常一場音樂演奏,總會穿插一、二較輕鬆的曲子,有時可舒緩一下觀眾專注的氣氛,更可讓演出者緊繃的情緒獲得喘一口氣的機會。有些節目的第一個曲目是較輕鬆且較易聆聽,一方面可讓演奏家熱身並熟悉現場的氣氛,以為後面的曲目做最好的準備,另一方面讓觀眾循序漸進的進入音樂的領域,倒是不錯的安排。不過,既然阿班貝爾格要給觀眾不同於以往的體驗,算是觀眾賺到了,我們就全神灌注的欣賞囉!
  大廳燈光暗了下來,阿班貝爾格團員魚貫的走進了舞台,在白白灰灰的髮色中有一位團員顯得的特別突出,就是那位後來才加入的中提琴手,擁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是位女中提琴手,在一片的大師中,稍顯青澀年輕,當然,光憑外冒是不能來評論她的表現的。
  海頓弦樂四重奏奏來中規中距,但ㄚ今不禁想起幾年前的表現,總覺得少了點東西,剛開始時也說不上來,後來發現了是中提琴聲的不足,不過這個曲目中提琴並不是那吃重,所以還是在可接受的範圍。倒是為第一小提琴揑了一把冷汗,心想:他今天狀況不太好哦!技巧雖仍讓人折服,但卻不時有小小的失誤。忍不住又為他找個託辭,就是還未適應那時的舞台及現場的氣氛。但縱使有些許的瑕疵,但阿班貝爾格仍將海頓弦樂四重奏的真、實、活潑、浪漫詮釋的可圈可點,觀眾如癡如醉、掌聲如雷啊!
  當看到是第二個曲目寧姆的極緩版時,ㄚ今楞了一下:「這個曲子我聽過嗎?寧姆又是誰?難道是我太孤陋寡聞了?」好不容易聽完了這個曲目,更加的確定是真的不曾接觸過這首曲子。翻閱了一下介紹書,寧姆是一位現代音樂大作曲家,而這首曲子是特別獻給阿班貝爾格的,而據說這還是首演吔!這首曲目很難很難,不僅得有高超的演奏技巧和天衣無縫的默契,就連聽眾都不容易聽、不容易懂。印象最深刻的是竟能以提琴的弦與弓拉出如風聲般的嘶嘶聲,真是令人震懾,不過最可惜的是中提琴了,看著她奮力的拉琴,但就是無法融入另三把提琴聲中,可是環繞她身邊的盡是世界大師級的人物,壓力何等大,實不忍苛求她囉!
  哈!中場休息時,同行的小敏說:「對於第二個曲目,我實在不行,差一點就睡著了,搞不好也有一些觀眾昏昏欲睡。」可見寧姆的極緩版的難且一點也不平易近人,也許要多多接觸現代音樂,才可在全場古典樂中領悟這新樂風囉!
  下半場的貝多芬弦樂四重奏是一首六個樂章的曲子,整首曲目的演奏時間得花四、五十分鐘,曲子很長,一氣呵成,實屬不易。此時,ㄚ今更確定了第一小提琴手身體真的有點狀況,小提琴音色雖亮麗,但力道有點問題,尤其尾音常有斷音(聲音變小)的情形出現,不過當第四樂章音樂一響起時,妹妹轉頭與ㄚ今相視一笑,是的,是好熟悉的樂音,是台北愛樂電台的台呼囉!聽來似乎比電台流出的音樂更親切、好聽。除了第一小提琴有點狀況之外,第二小提琴與大提琴表現得真是令人贊賞,真不愧是大師啊!
  ㄚ今覺得整場的表演最無可挑剔的是安可曲。阿班貝爾格破天荒的演奏台灣的民俗音樂「六月茉莉」及「丟丟銅」,並不是因為演奏的是台灣曲子,就說棒、道好,而是他們真的把這台灣的感情、味道詮釋得非常道地且感人,連台灣的樂團可能都達不到他們的水準,實是讓人佩服。
音樂會結束後,大會竟廣播說:「第一提琴手身體不舒服,請觀眾見諒!」哦!原來他得了重感冒,難怪偶有力不從心的情形,況且這三首曲目真的不容易,能有如此的表現,已經難能可貴了。
  會後與妹妹及小敏討論:為什麼會安排寧姆這首如此不討喜的曲目?
  「阿班貝爾格即將於2008年退休,今年的巡迴表演應該就是告別演出了,而寧姆特別獻給他們的曲子如果現不利用有限的時機演奏,也許以後都沒機會了。而且拉了一輩子的古典音樂,總想拉拉現代曲目,嘗試新的音樂形式,為樂團留下不同的音樂感受。」以上就是我們的想法囉!
  夜已深了,從CD架上挑出了貝多芬弦樂四重奏,音響流洩出的音符,不禁又看到阿班貝爾格在舞台上奮力的表演。就讓我們熄了燈,閉上雙眼,讓貝多芬、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伴我們入眠。願我們有個美夢,明天能在喜悅中醒來。

創作者介紹

ㄚ今點滴小館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