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麻醉…
  你害怕麻醉嗎?你有麻醉的經驗嗎?全身麻醉?半身麻醉?局部麻醉?而局部麻醉可能又是大多數人經歷過的,尤其看牙醫的過程,是最常使用的,那嘴巴、臉頰一、二個小時無任何知覺的感受,也讓人難以忘懷。
  ㄚ今曾有過四次全身麻醉的經驗,所以想談的是全身麻醉。

  開刀前一天晚上麻醉醫生都會來探望病患,一方面安撫病患的情緒,一方面瞭解病患的狀況,詢問病患是否曾經藥物過敏,是否有其他的病史,以作為麻醉醫生麻醉時應注意事項的參考。
第一次手術的前一天晚上,記得好像很晚了,ㄚ今都已熄燈準備睡覺,麻醉醫生來了,他很親切,詢問了ㄚ今一些事項,並且告訴媽咪ㄚ今的主治醫生醫術高明、刀法乾淨俐落,一切安心,無需擔心囉!
  開刀當天記得是中午推進手術房的,麻醉醫生將ㄚ今從推床上抱了起來,然後輕輕的放在手術台上。
  麻醉醫生緊握ㄚ今的手說:「你怎麼如此輕,一把就抱起來了。不要緊張啦!你看,你全身冰冷,又微微發抖哦!」
  他問了ㄚ今的體重、血型,繼續說:「一切會很順利的,等一下開刀你完全沒感覺的。」其實他又講了一些話,但ㄚ今已不記得內容了。
  最後他說:「你現在最重要的、也是唯一的工作就是睡覺,現在你從一數到十就會睡著了。」
  ㄚ今覺得涼涼的藥水注射入手上的血管裡,心裡默默數數,好像只數到五就沒知覺了。唉!不只沒知覺,整個人是完全放空,平常睡覺時會有夢,對周遭的環境會有些許的感應,但是此時ㄚ今也不清楚自己在何處,完全處於「無我」的狀態。
  「ㄚ今…ㄚ今…ㄚ今醒來了……………」好像有人叫ㄚ今吔!聲音好小,似乎在很遙遠的地方。哇!聲音愈來愈大,是在耳邊呼喊咧!此時ㄚ今已有知覺,也意會到自己的處境,但是ㄚ今並不想答理他。
  但是呼喊ㄚ今的聲音急了,ㄚ今仍緊閉著眼回答說:「不要叫了,我的肚子好痛好痛!」
  ㄚ今此時已從虛無縹緲中被喚回到真真實實的環境裡。
  原本ㄚ今並不知道這位麻醉醫生的姓名,但因為他在開刀房裡跟ㄚ今說了很多話,對他的聲音、語調印象特別深刻。有一天聽到電視裡傳了很熟悉的聲音,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位麻醉醫生是位頂頂大名的人物-侯文詠。
  第二次開刀距離第一次有八年之久,那時已不太記得開刀是什麼感覺,反而擔心一件與開刀無關的事。
  決定再動一次手術的日子與開刀日相距二個星期,但開刀日前約十天左右ㄚ今落枕了,很嚴重很嚴重的落枕。躺著時就爬不起來,如果非得起來得緊咬著牙根,忍受從頭一直到腰際的痛楚,坐著要站起來也是不容易,更不用說轉頭、低頭囉,全身極度的不舒服。ㄚ今去看醫生了嗎?當然了,ㄚ今去看了中醫,每天去中醫院熱敷、用蒸汽噴病痛的地方,再加上針灸、貼藥膏囉!但是手術日期一天一天的接近,全身的痛楚竟然都沒有改善,讓ㄚ今很煩惱開刀時不僅肚皮上的疼痛得忍受,而落枕所造行動不便及不舒服簡直是火上加油,該如何是好?是不是該延期呢?
  不過,ㄚ今還是如期到醫院報到,並告訴住院醫生ㄚ今落枕,很痛很痛,希望能開藥給ㄚ今,以減輕痛楚。住院醫生竟表示,先熱敷熱敷,晚一點麻醉醫生來時再請他治療囉!ㄚ今有點生氣,也覺得奇怪,怎會是麻醉醫生呢?不過稍後住院醫生還是開了止痛藥給ㄚ今,因為ㄚ今一直吵他,而且也痛得睡不著覺。
  那天麻醉醫生較早來探視ㄚ今,落枕的疼痛仍在,也告訴了他ㄚ今的不舒服。
  麻醉醫生竟笑笑的說:「保證明天全身麻醉醒來後,你的落枕疼痛一定消失的。」
  ㄚ今滿臉狐疑的問他:「真的?不用吃藥?不用打針?不用做任何治療?」
  麻醉醫生很肯定的點頭說:「是的!」但他也沒做任何的解釋,就離開病房了。
  這次的麻醉醫生不像侯文詠那麼多話,不過也要ㄚ今數數,很快的ㄚ今就陷入虛無的境界。但醒來時已在恢復室,並不是在開刀房裡被喚醒的,是自己醒來的。那時只覺得很冷很冷、肚子有點痛,壓根兒沒想到落枕這件事。
  原本只側躺一邊,時間久了不舒服,就得翻身、換邊躺,ㄚ今深呼吸一口,竟一翻就過去了,肚子傷口的痛根本不算什麼,此時ㄚ今忽然想到:「前幾天不是不太能翻身的嗎?落枕好了?原來真的麻醉醒來後落枕的疼痛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麻醉醫生沒騙我吔!」
  為什麼呢?爸爸表示,全身麻醉是讓全身放鬆,所有繃緊的肌肉、神經及扭曲的筋骨都鬆開了,當麻醉藥效退去後,就全部自動歸位了,這比吃肌肉鬆弛劑的效果好上幾百倍。哈!原來住院醫生說找麻醉醫生就是這麼回事囉!
  全身麻醉,有時ㄚ今還會想難道人走了以後是這種感覺嗎?有時ㄚ今還會想那些在加護病房裡插管並知道自己只是在等待生命逝去的那一刻的病患,他們又有什麼想法?
  生命的無常,生命的不確定性,有時讓人害怕、心慌,但何須為「不知」的事煩憂呢?!最重要的是「當下」,最重要的是如何為你人生的這幅畫添上美麗色彩吧!

創作者介紹

ㄚ今點滴小館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