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生病打針,幾乎都會號啕大哭。漸漸的長大了,當護士拿起了針筒,便閉上了眼睛或將頭轉向另一邊,以「眼不見為淨」的方式,咬緊了牙根任由護士蹂躪了。痛嗎?好像也沒想像中的痛,就是討厭打針罷了。

  最近公共電視開始播映「實習醫生」影集,看了影集裡的實習醫生的遭遇後,對於實習醫生,ㄚ今倒有個永生難忘的經驗。
  幾年前ㄚ今生病了,得住院開刀,醫院是位於中山南路的某大教學醫院,既然稱之為教學醫院,實習醫生一定不少囉!
  開刀前一天有許多術前工作得做,填寫手術同意書、住院醫生再次審視病兆、心電圖、X光攝影、除毛…………等,最後一項則是洗完澡後得處理的,放個注射針管在靜脈血管裡,以方便隔天打點滴、麻藥……等。而這項工程形同是靜脈注射,說白話一點就是打針、打血管囉!在這間醫院裡,這項工作不是護士處理,都是交給實習醫生做囉!
  ㄚ今並不怕打針,有時甚至會笑稱那像是「蚊子叮牛角」一般,一點感覺都沒有,但是這次的打針經驗,卻讓ㄚ今閉上了眼睛還會搖頭皺眉。
  晚上約八點左右,實習醫生來通知ㄚ今:「要打針囉哦!先去洗澡吧,過半個鐘頭再來打針。」ㄚ今洗了澡,並換上了寬鬆的衣服。
  來了一個男實習醫生,手上端了鐵盤子,上面放了注射的醫療器具。ㄚ今將手放在一個小小的枕墊上,實習醫生在ㄚ今的手臂上綁上了橡皮筋,並拍拍ㄚ今的手臂,拿起了注射針,對準了血管,啊!針刺下去了,並不痛嘛。哦!不,好痛,好痛,他在做什麼?注射針怎麼在肉裡面攪來攪去。抽出了注射針筒,換個地方,再刺進去。本以為這次他應該OK了,竟然又再裡面攪動,好痛哦,真的好痛好痛。但那位實習醫生還是不死心,又試了一次,同樣攪動的動作又來了,此時ㄚ今幾乎哭了出來,全身發抖。在一旁的媽咪看不下去了,她要那位實習醫生不要打了,換個人來吧!
過了一個小時,又換了另一個男實習醫生,同樣的,也失敗了,但這次媽咪已不准他在肉裡面攪動,媽咪真的生氣了,差點破口大駡。最後是驚動了護士長,結果她不費吹灰之力就成功了。
  ㄚ今一直覺得很納悶,又不是不曾靜脈注射,而且平常都有運動的習慣,ㄚ今手上的血管並不特別細,而且那天早上住院時也抽過血,都是很容易就找到血管了,從來沒發生過如此的狀況。他們可能是很資淺的實習醫生,搞不好ㄚ今還是他們生平第一個靜脈注射的病人,未免也太「弱腳」了吧,ㄚ今還真是他們徹徹底底實習的對象。
  那次的住院還發生了一件非常誇張離譜的事。手術後的第三天晚上,那時已經很晚了,似乎已過了十一點,有個男實習醫生手捧著鐵盤來到病床旁。
  叫醒熟睡中的ㄚ今:「現在要抽三管血。」
  抽完了一管之後,媽咪問他:「為什麼要抽血?」
  實習醫生說:「要做細菌培養!」
  媽咪又說:「又沒有發燒,為什麼要做細菌培養?」
  他問ㄚ今:「你不是陳XX嗎?」
  ㄚ今搖搖頭,哈!實習醫生抽錯人了。
  看到他尷尬的表情,媽咪只好安慰他:「還好只抽了一管。」
  幸虧媽咪警覺性高,而且又有些許的醫學常識,發現了實習醫生的錯誤,如果只是任由他抽血並拿去檢驗,結果那位真正發燒、受感染的病患,可能無法對症下藥,更可能因而發生無法想像的後果。
  當病人的我們,有時還真的是醫生實習的對象,假使醫護人員偶爾的犯錯並不造成傷害,那倒無所謂。當然醫生養成的過程是辛苦、冗長、更是不容易的,不過那是關乎生命的事,就請醫護人員多一點用心囉!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