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普‧格拉斯---經典再現                                             4/11-4/12國家音樂廳
  「菲利普‧格拉斯」究竟是那號人物?可能有很多人一頭霧水,如果問你「楚門的世界」及「時時刻刻」這兩部電影,就有很多人點點頭,然後馬上就閃入了金凱瑞及妮可基嫚二位出色的演員。但是再問你這二部電影音樂好聽嗎?有人可能已經忘了,有人一定會大力的點頭說「很棒!很棒!」是的,真的很棒!而它們的創曲家就是「菲利普‧格拉斯」。

  當ㄚ今於二月初得知兩廳院20週年的歡慶系列節目裡竟安排了菲利普‧格拉斯這位大師來台表演時,不禁呼朋引伴了妹妹與小敏共同參與了這場盛會,而且還大手筆的二天的節目都買了,不過慶幸的是ㄚ今是兩廳院會員得以七折票價購得不錯的觀賞座位,真是經濟又實惠。
  要談菲利普‧格拉斯的音樂前,手邊如果有拉威爾的波麗露的人,可以先把它拿出來聽一聽囉。波麗露並沒有豪華絢麗複雜的音符,仔細聆聽下,發現它似乎只是在重覆著一樣的音符,反覆的演奏,但是並不覺得單調、囉嗦,它是以相同的音符,用層層又疊疊的方式,把波麗露由簡單的音樂表現,慢慢的往上爬、往上疊,終至攀登至最高峰,然後再慢慢回歸至平靜。
  菲利普‧格拉斯的音樂與波麗露又有什麼關係呢?菲利普一樣善長將幾個小節的音符,表現得令人驚異。但二者不同處在於菲利普結合了許多現代的音樂、用了更多現代的樂器,有點古典、有點爵士,又有嘻皮搖滾的味道,甚至還有民族風,人聲與樂器的組合更是完美。是的,這就是「大師」的音樂。
  有時會以為這個作曲家怎麼這麼懶惰,只創作幾個小節的音符,再重覆這些小節,就完成了一個曠世鉅作,ㄚ今辜且將之稱為「大易輸入法」,但是「難」就「難」在只有幾個小節,如何從簡單中創造出豐富、精彩呢?這可說是最「難」的「大易輸入法」。


   偷偷告訴各位,ㄚ今睡著了,而且兩天都睡著了,更巧的是都在同一個曲目裡眼皮不禁闔上了,是那個曲目呢?「十二部音樂」,第一天的第一部及第二部,第二天的第七部及第八部。ㄚ今應該是在第二部及第八部裡不知不覺就攤在位子上了。難道「十二部音樂」不精彩嗎?據說如果把第一部至第十二部演奏完得花三、四個小時,而在這次的演出中是連續演奏二部就有三、四十分鐘的時間。其實如果是古典音樂,一個大的典目,應有三、四個樂章,至少也有四、五十分鐘的時間。不過古典樂每個樂章間是穿插不同的速度,時而舒緩,時而激昂,但是菲利浦的這第一、二部及第七、八部,幾乎都圍繞在相同的樂曲中,就好像每天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其中雖有些許的變化,但都只是小小的漣漪,眼皮就愈來愈重了,ㄚ今並沒有沈睡,只是躲在菲利普的音樂裡讓腦袋放空罷了。
  這二天的節目中ㄚ今最喜歡的是「低限交響曲」(第二樂章)、「法老王」(葬禮)及「達賴的一生」(沙壇城)。也說不上為什麼特別喜歡這三個曲目,可能因為多了敲擊樂器,可能因為剛好觸動了ㄚ今的某條神經,雖然沒有感動得掉眼淚,但心靈卻砰砰砰,所有的神經都跳躍起來。這就是聽CD所感受不到的囉!
  菲利普雖帶了他專屬的樂團來台,但ㄚ今仍覺得有所遺憾,就是少了弦樂的聲音,也許這就是讓ㄚ今睡著的原因之一吧!沒有弦樂,所以就聽不到「時時刻刻」的電影配樂,或其他更精彩的音樂,就少了更多的重重又疊疊、變幻莫測的樂音。這部份得靠CD來補足了。
  哈!二天的安可曲竟然都是同一首曲子,是啊!只有一首安可曲。但二天表現竟有很大的不同。第一天人聲的部份,總覺得主唱者好像一直搶拍子,總有快半拍的感覺,但聲音很棒。而第二天呢?已不見搶拍子的現象,聲音卻有點啞了,高音部份也有點不足,ㄚ今心想她連唱兩天,尤其第二天的曲目幾乎是從第一曲目唱至最後曲目,其中可休息的部份並不多,安可曲時已至極限,也累了。難怪都只安排一首安可曲而已。
  其實要以文字來形容菲利普‧格拉斯的音樂並不容易,雖說極簡,但又複雜、磅礡,要創作出如此的音符真是不可思議。一個在樂壇發光發熱幾十年的大師,也許我們會以為藝術家總是離群索居,不食人間煙火,但是能創作出感動人的音樂,應該是他認真的生活,對人生有更多的領悟吧,應是入世而不是出世囉!
  同行的小敏告訴ㄚ今關於菲利普的二則小故事:菲利普早期未受音樂界認同時,生活窘困,曾經以水電工為生,有一天到了一位同行家修理水電時,無意間認出了他,問菲利普:「你不去做音樂,在這裡做什麼呢?」更有一次他開計程車維持家計,乘客看到了車上司機的名字,說:「你與一位音樂家同名吔!」菲利普只得苦笑不作答囉!
  只要認真的活著,我們雖不是音樂大師,但仍可譜出我們特有、精彩的生活樂章!
  今天,你認真了嗎?!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