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星期日,早上六、七點醒來,心想怎麼那麼吵?原來是雨聲,正下著好大好大的雨,此時的雨似乎不可愛了,因為它擾了清夢。ㄚ今並不討厭雨,其實還很喜歡下雨,不是因為它帶點詩意,也不是浪漫的個性使然,也許是因為ㄚ今是秋天的小孩,特別喜歡殘缺的美而已。
      上個月有一天搭捷運從忠孝西路到國父紀念館,在忠孝西路時還豔陽高照,但短短不到十分鐘的車程,一出國父紀念館捷運時,讓ㄚ今嚇了一跳,地上竟然是濕的,而且還下著大雨,在短短的忠孝西路這頭到忠孝東路那頭,簡直二種截然不同的天空,而ㄚ今更有多次如此的經驗。說是西北雨嗎?上個月是二月天,那來的西北雨,應該是台北盆地的地形造成的結果吧!
      說到西北雨,ㄚ今就想到小時候的西北雨,那段追雨的日子。「追雨」,追著雨跑,或被雨追著跑,都是一段難忘的經驗。
      夏天的午後,特別悶熱,但如果嗅到了一絲絲的微風,或看到遠處的山邊烏雲密佈,生長在鄉下的我們都知道快下雨了,那片烏雲很快就會飛到頭上了。通常我們並不急著回家,照常在戶外玩耍。直到聞到了下雨的味道、聽到了雨聲,雨滴滴落在頭頂時,才拔腿就跑。你猜,是雨來得快,還是我們跑得快?哈!各有所勝啦!有時淋得像落湯雞,便從後門神不知鬼不覺的溜進家裡,趕緊換掉濕漉漉的衣服,毀屍滅跡,否則又得召來一頓罵。更有時站在走廊上,看著大滴大滴落下的雨,大聲嘲笑著的跑得慢的雨,小孩子就是這麼不懂事,那是雨叔叔不忍心淋濕我們,那是雨叔叔跟我們玩的遊戲啦

      其實追著雨才是大快人心吔!小時候的鄉下小路,車輛很少,而我們的代步工具都是腳踏車,尤其國中時,常常是三五成群的騎著鐵馬到處遊山玩水,有的人車上帶有雨衣,有的頂多只有一頂帽子,有的是任何雨具都沒有。話說「山雨欲來風滿樓」,在雲林鄉下雖不靠山,當一陣涼風拂過臉龐時,騎著腳踏車的ㄚ今無來由竟有興奮感,一個念頭「要下雨了!」閃進腦裡。但此時並不急踩踏板馳騁回家或找個可以躲雨的地方,反而是慢慢的遊蕩鄉間小路,等待著急雨灑落在前面,然後再追著雨跑,它往東,龍頭一轉便往東追,它往西,龍頭再一迴轉,隨著它而去。有時始終與雨保持著20米以上的距離,有時烏雲忽地一停,便淋個正著,一股的沁涼直直從頭往腳下直直竄出,那時的感覺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就是「爽」。

      西北雨總是來得快,去得也快,太陽公公總會羞怯的從雲縫間出來,仔細一瞧,一抹淡淡的雲彩總會悄悄的妝扮著天際,就是彩虹囉!鄉下的彩虹是那麼甜美、自然,但台北的彩虹呢?好像已好久好久沒在台北看到彩虹了,好像是希有動物一樣,所以前年在吳哥窟看到彩虹時,真是既興奮又喜悅。在吳哥窟洞里薩湖看到的彩虹跟平常看到的不太一樣,它是一個完完整整的半圓形,從這邊的天際畫向那邊的天際,坐在船上的我們,都想從彩虹下鑽過去。(吳哥窟之旅詳述在本部落格的旅遊趣聞)

      幾年前台北市的那場大淹水,是天災,是人禍,辜且不談它,對很多人來說是痛苦的記憶。但在ㄚ今更小,應該是小學三年級以前,那時候下雨而淹水,對ㄚ今來說是習以為常的事,但對小孩子來說,又是玩耍的另一戰場。那時住的是瓦磚造的平房,小小的大門總有高高的門檻,是了防水特別加高的,但是再怎麼高也有一定的限度,不然如何跨過門檻進屋呢?
      那時的下水道、水溝總是不太暢通,每逢下大雨,水總會溢出來,前面的馬路終會被水淹沒,有時門檻的高度是不夠的,奶奶便會搬出了一個大桶子及一塊大木板,那塊木板剛好可以架在門檻上,桶子裡裝的是黏土,再拿黏土將木板與門欞及門檻間的縫隙填補起來。此時小孩子的我們拿出了廢紙摺紙船,再將紙船放在門外的水上,就像放水燈一樣,讓紙船隨水流而去,而水上載浮載沈的不只是紙船而已,最多的是蟑螂,偶爾還可看到老鼠,水真的很髒,但是我們並不覺得噁心,還覺得很好玩。
      有一次,一輛大卡車呼嘯而去,已快淹過門檻的水忽然一個巨浪推翻了木板,水湧了進來,東西都來不及搬到高處,還好那時真正受損的應該只有沙發吧!家裡沒電視,也沒冰箱,所以損失並不大。客廳裡有幾張像流水席坐的那種圓板凳,而水的高度剛好淹到圓板凳可以坐的圓板下,留下圓木板在水上,那時我們還會坐在這圓板凳上玩水哦!水退去後,大人們忙著清理家裡的污水,小孩也忙著玩水,家裡上上下下似乎都很忙,但卻不見大人們的愁容,也許都樂在其中吧!
      高中是在台北念的,那時也淋雨。也許你會說台北空氣不好,下的可都是酸雨,怎麼跑去淋雨呢?「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淋雨是為那種愁?也說不上來,那時的台北的雨與雲林鄉下的雨感覺上是有很大的不同,那有追雨或被雨追的日子,有的只是躲雨的情景罷了!高二時是住在某棟大樓的頂樓,夏天時很悶熱,只有電扇可以吹涼,但電扇吹出來的風都是熱的。記得一天下午,很煩躁的溫習著功課,忽然聽到雷聲,聞到雨特有的味道,ㄚ今放下了書本,往屋頂陽台移動,站在雨中,淋了約二十分鐘的雨,那時想的是國中時馳騁雨中的快感,想的是課業的壓力何時可以卸除。是思鄉,是壓力,讓ㄚ今不由自主淋了台北的酸雨,頭秃了嗎?當然沒有囉,現在仍然是一頭烏黑綿密的秀髮。
      ㄚ今喜歡雨,但高中的雨總有淡淡的少年愁,但高三的雨卻讓人生氣。高三下學期,是為聯考全力衝刺的時期,離開家園出外求學的ㄚ今除了念書之外,還得打理日常事物,尤其那時從春雨到梅雨一連下了一百多個日子的雨,這不只是心煩氣躁可以形容的,一切一切都是濕溚溚的,不僅衣服乾不了,許多東西都發霉了。ㄚ今那時是住在學校對面巷子裡日本式的房子,床是榻榻米,發了霉的床算是小case,長了小小的蕈菇才令人驚異。放學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處理床上的霉及蕈菇,再以燈炮烤床囉!而衣服呢?當然是拿吹頭髮的吹風機吹乾了。也許你曾有過那連續一百多個雨天的記憶,但仔細回想,那時的愁,都是快樂的回憶啊!
      對很多人來說,最難以忘懷的應是愛情雨吧!瓊瑤小說中的男女主角常常有淋雨的感人畫面,有時ㄚ今以為那劇情實在太狗血了,站在雨中淋著那麼大的雨,一淋又是好幾個小時,只為感動女(男)主角,不死也只剩半條命,也許瓊瑤的用意只是為賺取讀者或觀眾的眼淚罷了。當然談戀愛根本不必那麼悲情的,所謂的愛情雨也有溫馨、浪漫的一面囉!他的左手緊摟著她的肩膀,右手撐著一把傘,兩人就靠這把傘把雨隔絶在外面,雨中詩意的散步是讓人意猶未盡的,再來個電視偶像劇的情節,躲在傘下擁吻囉,哈!真是想太多了。ㄚ今當然也有這樣的回憶,但是後面擁吻的畫面就沒有囉。
      下雨天,台北街頭的漫步,擎天崗的芒草,二二八公園的錦鯉,石門水庫蒼翠的樹林及湛藍的水,還有台大圖書館的走廊,被雨打爛的三、四月的杜鵑花,更有東海大學相思樹林下的相思,來自於遠方的關心「台北下雨嗎?記得帶傘哦!」……………好多好多雨中的記憶,幾乎都已埋藏在心靈的最深處,但雨中不經意的碰觸仍令ㄚ今久久無法丟棄。其實談戀愛不必如瓊瑤小說的刻骨銘心,能被愛、能愛過,就是上天給我們最大的禮物了。
      現在的台北,烏雲密步,下著小雨,討厭嗎?厭煩嗎?也許今天看不到彩虹,辜且在自己的心中畫一道彩虹,台北的天空變彩色了,世界更漂亮了,自己也會更加美麗哦~~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