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磅的愛」與「30而麗」片名中都有數字,而「39」表示的是體重,而「30」呢?就讓各位猜猜看囉!當ㄚ今看完「39磅的愛」後又看了「30而麗」,更想談談「30而麗」。
    「30而麗」是一部東歐片,圍繞著三個女人的故事,可說是一部女性電影,片中的男人只是點綴性質,但是卻又是不能割捨的角色。且讓ㄚ今娓娓道來,即能瞭解箇中原委。
    三個女人都是從前南斯拉夫邦聯來到瑞士一個小鎮討生活的女性。露莎開了一間餐廳,而蜜拉是露莎雇用的員工。安娜卻是最年輕的,因緣際會下成了蜜拉的同事。ㄚ今想從蜜拉談起。

     有一天下班後,一進家門直接走到一個櫃子的前面,高舉一隻手,從櫃子高層的深處撈出一個鐵盒子,準備將手上的錢放入盒內儲藏起來,但當她一打開盒蓋時,先是楞了一下,再把錢丟入盒內,蓋上了盒蓋後,再物歸原處。
    進了客廳問了正在看電視的丈夫:「錢怎麼都不見了?」
    丈夫說搖搖頭:「不知道。」就是一付心虛的樣子。
    蜜拉:「那錢是我存來買大衣的。」
    丈夫才承認錢是他用掉了:「錢匯給工人了,因為買的房子需要整修屋頂。」
    …………………………
    原來他們在老家買了一棟房子,準備退休後回老家住,所有的儲蓄都花在這棟房子上,但是在瑞士生兒育女,且已在瑞士生活了二十幾年的蜜拉那麼渴望回老家嗎?有人以為「落葉得歸根」,一輩子就為這個目標而奮鬥。
    唉!又看到了個為家庭付出一切的例子。結婚後生活裡只有老公、孩子,孩子長大後,又得為了一圓丈夫的夢而付出一切。「一件大衣」只是一個小小的願望,很難實現嗎?對蜜拉來說,「一件大衣」的夢想又再一次破滅了。蜜拉失望,再失望,又再失望,但對一個單身的ㄚ今來說,「一件大衣」的夢是何等渺小,也不是很重要的夢,也許更稱不上是個夢,只要願意,花點錢,「一件大衣」便進入了ㄚ今的衣櫃了。
    幾年前有位朋友告訴ㄚ今一個故事。
    A媽媽召開家庭會議。A媽媽宣佈說:「我要跟爸爸離婚!」
    全家人都嚇了一跳,但最愕然的是A爸爸。A爸爸每天準時上下班,不抽煙,更不嫖不賭,也不曾有婚姻殺手外遇的事情發生,是個好老公、好爸爸,A家是個和樂融融的家庭。
    A媽媽接著說:「最小的女兒已經考上了很好的大學,孩子們都已長大了,也都可照顧自己了,對這個家庭付出二十幾年的我責任已了,現在我要過屬於我自己的生活,我要找回丟棄的夢想,我要過得自己一點,當然我還是愛你們的,但請給我空間,讓我多愛自己一點!」
    這是一個發生在台灣社會的真實故事,A媽媽離婚了嗎?全家人給予她最深最大的祝福,終於搬離了那個生活了二十幾年的家。ㄚ今以為一個為家庭付出全部心力與愛的女人,她最大的覺悟、及徹底的放下不過如此,「施、捨、得」三者之間,如何拿揑?就看她所追求的是何種夢想了。
    蜜拉「一件大衣」的夢碎了嗎?不!
    經過了許許多多的事,蜜拉有一天對老公說:「我不想回老家住了。這二十幾年來都生活在這裡,所熟悉的人事物都在此處,況且子女也都在這兒。我真的不想再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一切都得從頭開始,想看子女又是一趟那麼遠的路!」
    蜜拉從丈夫所築的夢中醒來了,她可以再編織「一件大衣」的夢,是真實的夢,是可實現的夢。
    蜜拉的老闆露莎是個令人敬畏三分的女人,她成功、嚴厲、不苟言笑,但是餐廳打烊後的她,只能獨自的啜飲著酒吞下自己的孤獨,躺在床上時兩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她並不是一個快樂的女人,只能說是一個「過生活」的孤單的女人。

    談露莎就不能不談安娜!安娜生活看似多彩多姿,每天遊走於舞廳、酒吧裡,浸淫在一夜情的世界中,可是一夜情只是為了換來晚上那温暖的床,她表面陽光,但香煙裊裊後面躲藏的是下垂的嘴角及迷茫的眼神,但迷茫中偶會露出懾人的眼光,唉!這女人是個謎呀!
    安娜初來餐廳打工時,為這餐廳帶來了陽光及歡樂的氣氛,不僅客人喜歡她,連員工也愛與她話家常,原本僵硬的工作環境及只為了吃飯而吃飯的餐廳,頓時換了一個樣,但是只要露莎一出現或一瞪眼,空氣中的笑氣剎那間便凍結起來,春天變成了冬天,寒風圍繞在每個人的身邊。
    安娜知道了那天是露莎的生日,表示這是一個特殊的日子,怎可如此平淡的過了呢?該有慶祝的活動吧。但是蜜拉卻表示大家可能都會被開除。安娜年輕率性,對於露莎的古板根本不與理會,串通餐廳員工暗自籌備慶生活動。正當大家在佈置慶生會場時,準備下班的露莎冷不防的走了進來,她大喝一聲:「你們幹什麼?」全部的人都呆住了。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忽然生日快樂歌從大家的口中此起彼落的唱了出來。端上了酒,獻上了禮物,露莎臉上的表情,從勃然大怒中,從而僵住了,哇!硬梆梆的臉部線條開始軟化了,嘴角動了一下,眼睛瞇了瞇,似笑非笑的臉龐已呈現在大家眼前。大家知道此時的老闆已接受了這個慶生會,大膽的奏起了音樂,一場熱鬧的慶生活動開始了。隱藏在厚重面具底下的露莎,慢慢的剝下了一層又一層的面具,由輕輕甩動雙手的舞蹈中,最後狂野的擺動身軀,全身的肌肉都活躍起來了,嚴肅的包包頭不見了,略長的頭髮輕瀉而下,任由頭的擺動而飛舞。
    慶生會的結束來自於露莎裸露全身從一男子身邊醒來。驚訝、害羞!收拾起前一晚的浪蕩的心緒及臉頰上教條似的妝。也許以為從此那位浪漫、熱情的露莎消失不見了,但是這個慶生會已將封閉的心門開啟了一條縫,門縫外的世界是彩色的,是讓人甜蜜的,是個會讓人上癮的毒藥,門縫也愈來愈大,終於敞開了封閉很久很久的心門。
    其實真正使蜜拉找到自我的及使露莎卸下面具的是活力十足的是安娜,安娜就是有這種本事,一方面是因為她年輕,更有「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本事,無形間,她帶給大家的歡愉,漸漸的烙在每個人的心中。但是,真實的安娜是這麼豁達嗎?
    領了薪水的安娜,帶著露莎看山、看雪景、呼吸清新的空氣,開懷的坐著覽車。更帶著露莎到賭場,賭錢、暢快的花錢囉!露莎的眼睛愈睜愈大,嘴巴也愈張愈開,氣呼呼的轉身就走,因為安娜很快的就把才領到的薪水輸光光了。
    安娜追了過來,從口袋中拿出了一些東西說:「這是你的籌碼!」
    露莎免不了訓誡一頓,愈講愈是激動,甚至難過。
    但是,安娜說:「你憑什麼評斷我、評斷我的生活?……我得了白血病!」
    留下了一臉困頓的露莎,安娜揚長而去,也不再去餐廳打工了,依舊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
    故事並未結束,連結安娜與露莎那條細細長長的線並未斷裂,他們倆人又碰頭了,露莎帶著安娜上醫院,住院治療安娜的白血病。如果安娜是個安於現狀、温順的女人,就不會遠離親人流浪到這個瑞士小鎮,也會平平順順的接受露莎的關懷,乖乖的待在醫院治病。但是,電影最後卻是安娜背起了她的行囊,在公路旁伸出了手,翹起了大姆指,準備搭便車,離開這個小鎮,繼續往下一個不可預知的未來前進。
    三個女人的故事,三個可能發生在你我身邊的女人的故事,如果你是故事中的人物,你會如何對待自己呢?
    愛自己多一點、解放自己、放棄自己?
    前幾天有一則新聞,表示台灣女性社經地位提升,甚至中上收入的女性已超越男性。ㄚ今並不是要暢導女性主義或女權運動,雖說男女已逐漸平權,但是在仍以男性為主的社會中,或天性的慈母角色使然下,身為女性的我們,如何多愛自己一點?如何愛自己又愛自己所愛人?這又是一個自覺且必須學習的重要課題。當然ㄚ今並不樂見為了保有自我,而拋離了愛我們且是我們所愛的人。不過,天底下的男人,尊重女人,尊重女人也有自我,更是你們必須學習的功課。
    從露莎身上看到一個成功的女性所付出的代價及努力,是多倍於男性,但是她為了保有成果,而保有的「ㄍㄧㄥ」,在時下的女強人身上也時而見之。是的,露莎終究從「ㄍㄧㄥ」窠臼中解放出來了,但是安娜仍然放棄自己,不能說她是醉生夢死,ㄚ今只能為她嘆口氣,也許「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只要不傷害其他人,也不見得是行不通的,只能說是那是她的選擇而已。
    身為現代女性的你,選擇了「愛自己」、「解放自己」,還是「放棄自己」呢?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過者
  • 蜜拉和露莎,兩個名字好像搞混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