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走了之後,經過了三、四個月後取代Happy的是約克夏犬皮皮,而皮皮跟我們約有十六年的緣份,牠早已是我們的家人。皮皮往生前約三個月痼疾白內障惡化而全瞎了,而後健康狀況每下愈況,甚至到後來每天得帶牠去打營養針,因為那時皮皮已吃得很少。直到那一天來臨。

那一天,應該是星期三吧!
媽咪打電話告訴ㄚ今:「皮皮情況很不好哦………」
ㄚ今說:「這個禮拜放假我就回家…………………」
隔天晚上,過了十點半。
爸爸來電:「皮皮走了,皮皮往生了………」
ㄚ今楞柱了,ㄚ今回過神了:「明天一早就回家…」
那一天,星期五一早。
ㄚ今打電話請假:「家裡有事,得趕回南部一趟。」
同事:「怎麼了?你聲音怪怪的?哭了嗎?」
ㄚ今緊壓著嗓子說:「我家的狗狗皮皮走了。」
同事:「哦!回家奔喪啊!」
…………………………………………………….
ㄚ今眼淚直噗噗的掉下來,趕緊掛了電話。
奔喪?
「奔喪」這兩個字忽然閃入腦裡,是的,皮皮是家人,當然是「奔喪」囉!
回到家,爸爸已將皮皮放在箱子裡,並蓋上了小小的往生被,旁邊還以電扇吹著皮皮呢!再仔細一聽,錄音機裡傳了佛經的誦經聲,佈置的好像是小型的靈堂。


此時妹妹打來了電話,她剛從美國出差回來,告訴了她這個消息,妹妹就從機場直奔回家了。
下午跟爸、媽討論著皮皮的安葬事宜,爸爸建議找專門處理寵物身後事的殯葬業火化安葬,但媽媽則堅持要跟Happy葬在同一個地方。因此,我們開著車到以前安葬Happy的地方,尋找適合下葬的地方。
但何時下葬呢?爸爸說他已看過農民曆,隔天星期六是適合安葬的日子,所以決定星期六一早下葬囉!
星期五晚上妹妹與哥哥都回家了,全家人都到齊了,準備送皮皮一程。
星期五那晚,媽咪娓娓道來皮皮往生那晚的過程。
那一天,皮皮精神似乎特別好,晚餐吃了,吃的量是這一個月來最多的一頓,媽咪還問牠要不要洗澡?皮皮搖了搖牠那很短很短的尾巴,雖然是瞎了,還是慢慢的走到浴室。其實皮皮眼睛看不見的這段日子,家裡另外一隻狗兒貝貝像是皮皮無形的眼睛,貝貝總會在皮皮旁邊,看著牠摸黑走著路,注意牠的腳步,生怕皮皮東撞西撞,生怕牠一不小心跌落樓梯,只要皮皮偏離了方向,便會用身體碰了碰皮皮。貝貝總是這麼貼心。


皮皮是最愛乾淨,也最愛漂亮的。媽咪把皮皮洗得香噴噴的,並以吹風機吹乾皮皮的毛毛。
此時媽咪心裡想著:「皮皮今天好像好一點了,精神不錯哦!」
吹乾了毛毛,再幫皮皮綁辮子,紮紅色的蝴蝶結。當紮完了蝴蝶結後,正在梳理毛時,貝貝發出了哀號聲。皮皮的頭低下去了,全身軟趴趴的。
「皮皮!皮皮!」媽媽呼喚著。
「老公趕快、趕快…….」
爸爸幫皮皮按摩著心臟………………,但終究是回天乏數,皮皮沒再醒來。
貝貝持續哀號,看看媽咪,又看看皮皮,一副心急的樣子。貝貝眼眶紅了,愈來愈紅了,貝貝眼眶濕了。啊!貝貝哭了~~~~~~~~
媽咪很自責,她以為皮皮已經生病了,一定是幫牠洗澡時,洗出問題的,不應該幫皮皮洗澡才對的。但我們都告訴媽咪--------------
那天皮皮是回光返照,牠知道自己的時間已到,所以那天吃得飽飽的。而且皮皮本來就愛乾淨,又愛漂亮,無論如何都要把自己打扮得美美麗麗才肯上路。媽咪是幫皮皮了卻了牠的心願。
客廳小型的靈堂,持續發出了誦經聲,貝貝也不時過來看看皮皮,聞聞皮皮。
星期六一早,封好了箱子。全家人帶著皮皮到前一天選好的地點,哥哥挖了一個坑,將皮皮的棺木放入那個坑,爸爸念著經,全家人都亦跟著念,最後一聲
「皮皮快跑哦!皮皮快跑哦!現在要覆蓋上土了哦!皮皮快跑…..」
皮皮十六年的一生至此已結束了~~~~~
Happy與皮皮曾是我們的心肝寶貝,而現在的貝貝與點點依然是我們的心肝寶貝。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