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弦樂團—貝多芬之夜                  2006/11/21表演

九月份收到國立中正文化中心的十一月節目月刋時,翻看了一下音樂廳的節目訊息,發現了十一月份真是交響樂薈萃的大月,在一個月裡來了三團世界知名的樂團,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德勒斯登國家交響樂團及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弦樂團相繼來台。原本購買「德國狂潮」系列節目時,已知德勒斯登要來,但是看到了指揮是韓裔的蔣明勳,便捨棄了這場節目。但是聖彼得堡及阿姆斯特丹呢?注意了票價,ㄚ今猶豫了,聖彼得堡及阿姆斯特丹便從ㄚ今的腦海中刪除了。

一直到了十月底、十一月初台北愛樂電台開始強力放送這三團的表演資訊,ㄚ今又重新拾回了刪除的記憶。德勒斯登依然沒興趣,而聖彼得堡的演雖屬公益性質,但也只剩最高票價,實在令人心痛啊!阿姆斯特丹的票價依然讓ㄚ今望而怯步,直到11/12去聽今井信子時,確認了指揮大師楊頌斯將親自率領樂團來台表演時,當下決定了參與這場盛宴。選了第一場貝多芬之夜,只剩3600元以上的價位,只得花了7200元買了二張這場節目的票囉!
從以前開始ㄚ今便買了許多阿姆斯特皇家大會堂管弦樂團的錄音帶及CD,雖然十幾年前阿姆斯特丹亦曾來台表演過,但那次ㄚ今無緣聆聽,所以11/21那天一整天是既興奮又期待。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帶了二杯星巴克的咖啡,與帶了二塊炸雞的妹妹在音樂廳的售票大廳會合。炸雞實在太香了,怕引起其他人的側目,只得移駕到外面食用了。
吃完了所謂的晚餐,持票進入了音樂廳。ㄚ今很少在音樂廳欣賞交響樂,而那晚參與這場音樂會的人令ㄚ今有點詫異,彷彿來到了另一個國度。音樂廳廳堂外面的走廊上或坐或站了一些人,男的大部份穿著深色西裝,而女生有的身著小禮服,還有穿褀袍的,大部份都是穿著正式的套裝,只有少數像ㄚ今一樣亦沒化妝,穿著也較舒適隨便,甚至還看到有一人著運動服及球鞋。那些穿著正式服裝的男男女女,彼此之間好像都認識,不時可看到他們互相寒暄或談天說笑,這時ㄚ今彷著置身於只能在電影裡看到的場景,也就是一場歐洲宮廷上流社會的音樂會,但是ㄚ今的衣著打扮卻極度與周遭的人格格不入,只好把自己想像成灰姑娘囉!
進入了大廳堂,管風琴依然昂然的站立在台上,三把格外醒目的低音提琴靜靜的躺在舞台邊,椅子、琴譜架…等也已靜默的矗立著,管弦樂團的架勢已形成,只等待主人的各就各位了。妺妺說:「今天很累,而貝多芬第八號很熟,可能會睡著哦!」ㄚ今點頭,表示心有同感。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燈暗了,團員陸續坐定位,指揮楊頌斯快步走向舞台中間,一陣短暫掌聲隨著指揮的示意而停止,啊!這夢寐以求的時刻終於來臨了。
楊頌斯大手一揮,樂團動了起來,原本的鴉雀無聲已被阿姆斯特丹的聲音取代了。ㄚ今的耳朵本是半閉合著的,而此時流入耳中的音樂卻讓耳朵動了動、豎了起來,不禁挺直了腰桿,目不轉睛的看著指揮、樂團,所有的疲累頓時都消聲匿跡了,睡著嗎?開玩笑,那是不可能的事。偷偷瞄了坐在隔壁的妹妹,以為她會閉目養神,哈!她比我還專注,手還跟著音樂偷偷的比劃著,彷若她就是楊頌斯。
貝多芬第八號交響曲,阿姆斯特丹奏得真好。各個樂音的結合,控制得真是恰到好處。如果只是很精準的根據樂譜奏完了一個曲目,那對於大多數的樂團並不是件難事,難的在於如何表現出這個曲子的靈魂與情緒。其實演奏這個曲目最困難的在於這是個大家都耳熟能詳的曲子,稍一凸槌,觀眾就會發現,另外還得突破以往,不然可能就會把曲子奏得太「芭樂」了。阿姆斯特丹手下的貝多芬第八號,ㄚ今從音符裡感受到了貝多芬的情緒,跟著樂音的起伏,我喜、我憂、我樂、我怒,那不再是流竄在身邊美妙的音樂而已,而是深深的嵌入了ㄚ今的心靈。
當這個曲目結束時,全場爆起了如雷的掌聲,才上半場,這慣耳的掌聲及熱情的觀眾,竟讓楊頌斯謝了四次幕。這掌聲不是衝著指揮大師楊頌斯的名氣,而是打從心底佩服楊頌斯,在楊頌斯領軍之下的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弦樂團真是讓人刮目相看。以前總以為第一個曲目是樂團的熱身曲目,看來楊頌斯打破了這個慣例。
下半場是馬勒D大調第一號交響曲「巨人」,哇!這是個大部頭的交響曲目,位置重新安排過了,上半場第一小提與第二小提琴分別佔據了樂團前面左右兩方,而下半場第二小提琴位置已換至左側與第一小提琴在一起,而右側則是中提琴與低音提琴。加入的樂器更多了,整個舞台竟塞得滿滿的,可能有上百人哦!原本寬敞的舞台,這時看起來竟那麼擁擠狹小。
聽「巨人」時,心裡想著家裡的音響如何跟現場聆聽比較呢?怎樣等級的音響才能有如是的效果呢?這也就是ㄚ今熱衷於現場表演最大的原因吧!
ㄚ今試著閉上了雙眼感受馬勒的雀躍,ㄚ今看到了各種動物愉快的奔馳於一片森林裡,這裡蹦出了兔子,那裡跑出了羚羊,小鳥遨翔於天空上,還有猴子、松鼠……等,那巨人呢?依稀聽到了砰砰的腳步聲,隨著巨人的出現,ㄚ今似乎成了樂曲裡的巨人,快樂的奔跑、氣憤世人的傷害,傷心難過自己的孤獨,由寬恕,而融合,而喜悅、歡唱,ㄚ今感動了,ㄚ今偷偷的拭淚,有影像、劇情的電影讓人感動掉淚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光憑音符就能讓人動容,這就是音樂的靈魂吧!
如果是單憑一個人的歷練、演奏技巧及對音樂的領悟,而有讓人感動的音樂表現,這樣的演奏家並不在少數,但是一個龐大的管弦樂團,每個人的生活經歷不同、技巧水準不一,對於音符的感受力更是不一樣,但是今天的楊頌斯卻有辦法阿姆斯特丹奏出了感人的馬勒,真是不簡單。ㄚ今以為並不見得阿姆斯特丹每個樂手的演奏技巧都一流,而是楊頌斯截長補短的恰到好處,更能引發出潛藏在各樂手內心深處的感情,最難最難的是情緒的同時爆發,且不會濫情。
有人特別鍾情弦樂,形容阿姆斯特丹的弦樂如天鵝絨般的流入人心,ㄚ今並不想描述那弦樂是多麼的絲絲入扣,其實如果沒有其他樂器的配合並不能造就這世界前三大樂團之一的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弦樂團。
節目結束了,掌聲持續了十五分鐘,楊頌斯帶走了小提琴首席,大家期待中的安可曲落空了。妹妹與ㄚ今跟隨著觀眾來到了戶外現場直播的場地,期待再一次欣賞楊頌斯的風采。那晚下著細雨,天氣有點涼,聆聽戶外的轉播是很辛苦的,ㄚ今以前也曾是戶外熱情觀眾群之一,對於觀賞現場藝文活動上了癮的ㄚ今,在能力允許的範圍之下,參與了這場盛宴,雖所費不貲,仍是值得的。


音樂,活我,愛我,更滿滿的感動了我!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