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

土耳其之旅(14)-希臘神話的以弗所古城(一)                                                                  

 

 

 


 腳一直踩著大理石,各位可能會想那一定很滑,參觀的遊客一定戰戰兢兢的走路囉!我們怕滑倒,難道二、三千年前羅馬時期的人有特異功能,不會滑倒嗎?其實也不用擔心啦!地上不時有止滑的設備哦!不是壓銅條,更不是什麼高檔的質材,只是在大理石上挖出凹陷止滑線,這樣就可達到防止滑倒的效果了。


 


 


 


這條街道充斥著各式各樣的石雕,但經過這幾千年大地的洗禮之後,有許多是殘缺不全的,這裡也有斷頭雕像,但那端坐的雕像,並不覺得缺少了頭顱是個缺憾,挺立的腰桿,傲然表情的頭顱已無形的矗立在頸子上。而站立的無頭雕像呢?是飄然?是昂然?甚或温柔婉約?就留待各位付予它生命了。


 


 


 


 


 


 


 


靠近了圖拉真噴泉,看看那個牌樓,倒像座神殿的門面,也許是因為亞馬遜女戰士造人需要很多很多的泉水,所以以弗所就處處有泉水、噴泉了。
Hercules聽過吧!大力士吔!是希臘神話中天神宙斯的兒子,擁有神力的大力士。ㄚ今張開了雙手,觸摸了二根雕有Hercules的石柱,經過了所謂的大力士之門,也許經過了Hercules的庇蔭,ㄚ今就擁有了神力哦!接下來又看到了勝利女神Nike,哈哈哈!没辦法囉!來到這裡,ㄚ今就像是希臘神話裡的人物,總有些許的浪漫思想在腦袋裡發酵。


 


 


 


 


 


 




既然是希臘神話,當然就不能不提默丘利(Mercury),羅馬神話中指的就是荷米士(Hermes),是天神宙斯的兒子,動作優雅敏捷,更是眾神傳遞訊息的使者。在勝利女神附近的小徑轉角處轉發現了Hermers的蹤跡,在這裡他的使命並不是信差,而是扮演著醫神的角色。一個方形的大理石,一面雕刻的是雙蛇的權杖,而面對Nike的一面,Hermers出現了,足蹬有翅膀的皮草鞋,左手拿著有羽翅的單蛇魔杖,右手則撫摸小綿羊,而頭頂遭到破壞,已看不淸是何模樣,不過根據希臘神話他頭上戴著的也是有翅膀的低冠帽。Hermers身上穿戴的都有翅膀,可見他的行動是多麼快速,也難怪他是訊息的傳遞使者了。至於為何會轉變醫神?ㄚ今猜想是因為那個蛇杖,在古時各國的軍隊或醫療兵都有類似雙蛇杖的標誌,而Hermers又手持蛇杖,所以在此就讓他擔起了維護以弗所民眾的健康的重責大任了。


 


 


  這麼繁華的以弗所,只有一個大劇場嗎?既然ㄚ今這麼問了,答案當然是否定了,在以弗所的另一頭還有一座較小型的半圓形劇場,只可以容納數千人,ㄚ今以為這裡較適合舉辦的是音樂戲劇性質的表演,而競技格鬥的場面似乎不適合在此處理出現。此劇場有個很棒的天然的音響設備,不論是在表演場,甚或是在觀眾席上,在劇場的任一角落,只要發出聲音,不需音箱、喇叭、麥克風,便自然有環繞音效的效果出現,聲音也一併傳遍了整個劇場,如果你有機會到這個劇場,一定得在此地唱唱歌或高聲吼叫,體驗一下這天然的環場音響囉!好好讚嘆古代建築技術,實是令人折服。


弗所古城已接近尾聲,也走出了希臘的神話世界,但此時在一片漫草中看到了三個連續的拱形廢墟,而另一邊又看到了地上有一堆看似水管的東西,而那拱形廢墟就是以弗所大形的公共浴場,古代羅馬人利用了先進的水利及引水技術,建造了這個三温暖的浴場,浴場雖已傾頹,仍可分辨出熱水區、冷水區及休息室,傳說這發展成了日後讓人如痴如醉的土耳其浴。


在以弗所古城裡,自己好似是「羅馬榮耀」裡的小市民,有一小段時間也以為自己是「埃及艶后」裡的小宮女,當無法承受太陽公公熱情擁抱時,更迷失在希臘神話的女神中,月神亞提米斯與耶穌信徒的爭端,甚至基督徒與伊斯蘭信徒的不相容,在參訪古城以弗所時已不復存在,有的只是艮古的歷史情懷及浪漫思緒。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熊哥
  • 文化交流

    也許你可以來看看我寫的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