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陪我走到世界盡頭」上片時,ㄚ今當然不會錯過這部口碑這麼好的電影,但是,那時只覺得故事很棒,演員更是一流,而導演更是把全片耕耘得悲喜交加、毫不做作。前一陣子公共電視播映了部片子,ㄚ今再看了一次,感覺更加不同了,一切只因今年去了一趟土耳其。
其實約一年前看的「陪我走到世界盡頭」,故事內容已有點模糊,而片中的場景更是沒什麼特別印象,只記得它是部很不錯的電影,如果看過這部電影的人就能了解ㄚ今說為什麼去了一趟土耳其感受更深了。
述說著一個小孩與一位老人的故事往往都是感人的,例如「新天堂樂園」裡那位小孩與電影放映師的故事更是點滴入心頭,也許「佐賀的超級阿嬤」的阿嬤與孫子的故事也賺人眼淚囉。那麼「陪我走到世界盡頭」呢?

片中小孩莫莫與老人伊伯罕都住在巴黎的藍街,是鄰居囉!而莫莫與爸爸住在藍街的公寓,是個單親家庭。伊伯罕則在藍街經營著雜貨店,很像台灣傳統的雜貨店,什麼東西都賣,店內光線昏暗,商品排列得並不整齊有點凌亂,是的,就是一人雜貨店。而藍街又是條什麼樣的街道呢?從莫莫住處的窗戶往外頭一看,似乎可看到三三兩兩、各種膚色的女人沿街靠牆而站,當然是打扮得花枝招展,可想而知她們的職業囉!
單親家庭的生活並不容易,十四歲的莫莫每天得打理爸爸的生活起居,更得面對爸爸生活的不順遂,莫莫與爸爸似乎有吵不完的架與諸多的不滿,二個人成天擺著臭臉,小孩的天真在莫莫身上看不到,爸爸的歡愉更被生活的壓力所取代,在如此的環境下,莫莫學得了嫖妓,更會偷竊伊伯罕雜貨店的東西。不過,青少年的情竇初開仍悄悄的跑進莫莫的心頭。這一切的一切伊伯罕都看在眼裡,他心疼在心裡,剛開始時只能冷旁觀,再慢慢的一層一層剝開莫莫緊緊裹住的心靈。
伊伯罕問:「你怎麼都不微笑?」
莫莫回答:「微笑是有錢人的專利。」
伊伯罕微笑著說:「哦!不。微笑會讓人快樂,微笑會幫助我們解決很多事情…………」
………………………..
伊伯罕用微笑融化了莫莫的心,莫莫開始學習微笑,學習用微笑交朋友,學習用微笑待人處世,伊伯罕就這麼著以一抹微笑剝除了莫莫防禦的心防,自此二人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莫莫問伊伯罕:「你們也有割禮嗎?」
伊伯罕:「是啊!伊斯蘭教徒與猶太教徒一樣只要年紀一到,都得舉行割禮儀式!」
是的,莫莫是猶太人,而伊伯罕是信奉伊斯蘭教的土耳其人。說到猶太人,想到的是以色列,而談到伊斯蘭教想到的可能是清真寺,也許是賓拉登。以色列與中東的伊斯蘭教國家幾乎是水火不容,歷史的因緣對錯ㄚ今不予置喙。土耳其之行裡參訪了伊伯罕所信奉的伊斯蘭蘇菲教派的清真寺博物館,看到了手抄本古蘭經,看到了伊斯蘭教徒的虔誠,看到了蘇菲教派對真善美的執著,而伊伯罕更以他伊斯蘭教徒的包容心去感化、開導莫莫桀驁不馴的心。ㄚ今不禁心想,老人與小孩的感情無關政治,只因為一份暖暖的關懷、滿滿的愛,是伊斯蘭、是猶太,都可讓兩人生死與共。
莫莫的爸爸承受不住失業的壓力及生活的失落,丟下了莫莫,跑到遠遠的地方自殺了。一個對世事似懂非懂的十四歲小孩如何去承受爸爸自殺的事實?如何面對自殺爸爸的面容?又如何去處理爸爸的後事呢?找媽媽嗎?媽媽是個夢,是個虛幻的名詞,如何解這燃眉之急?哭喪著臉跑去找伊伯罕,伊伯罕當然義不容辭打理了莫莫父親的後事囉!伊伯罕甚至領養了莫莫,伊伯罕與莫莫的關係正式打了個結,看到了老人的心滿意足,看到了小孩以前未曾見過的笑容,互相倚賴,彼此談心,他們不只是父子之情、祖孫之心,更是莫逆之交吧!
伊伯罕買了輛車,考了駕照,來了趟尋根之旅。從法國巴黎一路開到土耳其嗎?是的,沒錯,是一趟很遙遠的旅程,從歐洲大陸的最西邊,途經瑞士、義大利、南斯拉夫、阿爾巴尼亞、希臘……等國家,而來到了歐洲大陸東邊、歐亞交界的土耳其,飛機只有幾個小時的旅程,而開車呢?哈!大家自己去想像囉!ㄚ今以為伊伯罕之所以會選擇開車,最主要是因為可以邊走邊玩,帶著莫莫遊遍歐洲各國,看盡各地美景,體會各民族不同的風土民情,開拓閉塞的胸懷囉!
終於到了土耳其,好熟悉的場景哦!好多的景物ㄚ今似乎都看過,也好像就身入其境一樣。伊伯罕買了路邊小販的沙威瑪,看到他們吃它表情,沙威瑪的美味頓湧入喉頭,原來在土耳其的旅程中,ㄚ今吃沙威瑪時也是滿足的。而清真寺呢?
莫莫說:「好臭哦!」
伊伯罕說:「聞到這股味道,讓我有心安的感覺。」
原來清真寺的特有的味道,非伊斯蘭教徒覺得臭、難聞,而這味道卻讓伊斯蘭教徒有歸屬感、心安、平靜。每個宗教有每個宗教的價值,無所謂的高貴與低賤,而歷史上那麼多的宗教戰爭,甚至是今天中東地區的戰火,實是政治與權力的產物,與各宗教的教義無關。
ㄚ今會心一笑,因為看到了阿帕多西亞特殊的山林地形,六月時ㄚ今也曾坐著車奔馳在那山間,又想起了坐熱氣球的景象,ㄚ今差點恍神,趕緊拉回了思緒,繼續未完的劇情。繼續著旅程,翻過了一座山又一座山,台灣林木茂密的山在土耳其幾乎是看不見的,光秃秃的山,一座一座的從眼前流逝,悽涼的景象似乎暗示著旅程將盡。
伊伯罕放下了莫莫,告訴莫莫過了這座山頭就是他老家,他先回去看看再來載他,這是所謂的近鄉情怯嗎?
莫莫慢慢踱著步往伊伯罕的老家方向前進,忽然一輛摩托車急駛而來,並停在莫莫面前,心急的要莫莫坐上車,並載著他向前急駛而去。莫莫心裡一揪,看到了伊伯罕翻覆的車,伊伯罕呢?摩托車為什麼不停下來?終於停在一戶人家的門口,莫莫急奔進去,伊伯罕躺在地上,伊伯罕用微弱的聲音交待著事情,只見莫莫眼淚噗通噗通直直往下掉。
沒錯,莫莫用愛陪了伊伯罕走到世界盡頭。
一部好電影,每看一次都會有不同的感受,第一次看到了演伊伯罕的奧瑪雪瑞夫爐火純青的演技,讚嘆了導演的功力,編劇對於劇情的營造,甚至是攝影。而電影的心呢?一部電影沒心,等於沒靈魂,第一次欣賞時,之所以會感動,當然是來自於電影的心,而再一次觀看,ㄚ今的悸動,便是感受到了另一份的情與靈魂。


放下仇恨,敞開胸懷,擁抱愛吧!



創作者介紹

ㄚ今點滴小館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