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皂」是香香的,是乾乾淨淨的,是清清淨淨的,更是躲在浴室的一個小小角落、不可缺少的東西。而電影「肥皂」呢?
上星期五在長春看完了「芳心謀殺」,想要再續攤看「肥皂」,但一看電影的放映時刻表,晚場並沒有放映「肥皂」,有點失望,正當與妹妹討論「肥皂」應該是已經下片的時候,忽然聽到售票人員的聲音:「明天晚上九點十分及十一點十分放映肥皂哦!」當下並決定隔天再來囉!丹麥片在台灣並不常見,而「肥皂」又是獲得柏林影展評審團大獎的影片,ㄚ今實在很好奇,怎可錯過這部片子呢?!
影片一開始,女主角夏洛特利用了她同居男朋友出差的期間搬離了二個人共築的窩,搬到了一處公寓。剛搬進新的居所,東西一片混亂,幾乎都沒整理。「叮噹!」門鈴響了,來了一個男人,哦!原來是夏洛特的前男友,他當然不是不請自來,而是她請他來的。一旦決定要離開一個男人,急欲脫離那個男人的生活,為何還找了他來呢?難道還可當朋友嗎?
「搬家工人把床亂擺,請幫我搬移床舖!」
「難道你找我來只是為了搬床嗎?」
「是啊!我自己搬不動,請你來幫忙囉!」
瞪大著眼睛的前男友說:「我只是來搬床嗎?你沒有其他的話說嗎?沒其他的事可做?」
夏洛特很無奈的說:「好吧!我們先嘿咻,嘿咻完後把床移動好之後你就可離開了。」
………………………………..
氣憤又無奈的他,轉頭就離開了那棟公寓,床仍在不對的位置,床仍依然故我的佇立在原來的地方。
也許夏洛特找不到人幫忙,也許夏洛特以為他還是個隨傳隨到的朋友,更也許夏洛特只是想看看他好不好,但是大老遠的把剛分手的男友找來,說是只是搬東西,大部份的人可能會覺得太誇張了。你說女人太自私、男人太小氣,是嗎?她只是習慣了他,習慣了他為她打理的一切;而他也一樣,不習慣生活中沒有了她。劇中並沒有明說二人為何分手,其實想當然爾不外乎時下常見的原因,在劇中並不重要,也無需贅述,只是個引子罷了。

夏洛特整理了一下思緒,下了樓,按了門鈴。當門打開的那一剎那,夏洛特有點鄂然,結結巴巴的說:
「我是樓上新搬來的房客,你能幫我移動床舖嗎?」
「嗯……………..」他不知該如何回答。
夏洛特鄂然,而他不知該不該幫忙,為什麼?
呈現在夏洛特面前的人,就是那麼怪異,穿著女性的絲質睡衣,頭頂假髮,還看得到一點點的鬍渣,明明就是個男人,怎會如此的女人?夏洛特可能是第一次接觸到這樣的人,說她是鄂然嗎?ㄚ今倒覺得是好奇囉!
而他自稱是薇若妮卡,認為自己應該身為女人,也正在申請變性手術。如果自己是個女人,怎會有足夠的力氣搬東西呢?下意識裡排斥、認為不可思議。似乎想拒絕,驚覺不對,最後吞吞吐吐、結結巴巴的說:「我還得換衣服。」
夏洛特回樓上等薇若妮卡,姍姍來遲的薇若妮卡竟著了牛仔小短裙,怪吧!薇若妮卡是個女人,所以他總以為自己是無法搬動床舖的,站在床邊不知所措,不知從何幫起。更勁爆的是
「你有髮夾嗎?」
「用來夾你的假髮嗎?」
夏洛特的口氣有點不屑,而薇若妮卡則一臉尷尬。
唉!此時夏洛特開始發號施令,一個命令一個動作,畢竟薇若妮卡還是男人,他的力氣是足夠,床終於歸位了。
正當薇若妮卡氣喘噓噓的坐在沙發上休息時,夏洛特竟說:「你的力氣還是很大的。」哈!從髮夾開始,真是那壺不開提那壺,夏洛特一直提醒著薇若妮卡你是個男人,但ㄚ今以為夏洛特對於薇若妮卡的好感自此才真正湧入心頭,只是她並毫不自知罷了。
薇若妮卡這樣的人在社會是個邊緣人嗎?本來ㄚ今以為北歐是個很自由、開放的地區,對於如是性別錯亂的人,會有更多的包容心與認同感。但在這部片子裡看到的並不是如此。除了媽媽常常背著家人來探望以外,薇若妮卡並不見容於他的家人,他唯一的精神支柱是他養的小狗,以及對於變性手術的冀望。
鏡頭來到了薇若妮卡的浴室,穿著絲質睡衣,抬起了腳,將稀疏冒出的腿毛刮除,更令人震撼的是,撕了一段膠帶,撩起了裙擺,膠帶沿著屁股溝,經過胯下,再往上的陰囊、陰莖,用力的黏緊、壓平,唉!他是那麼厭惡那個男性的象徵。不管你是男生或女生,想像有一條長長的膠帶貼在下腹的皮膚上,但每每為了生理的需要得撕開它,那是一件多麼疼痛的事。在這個時候我們可能會認為既然那麼討厭下面的那塊肉,他的變性申請就核准了吧!就了卻他的希望了吧!而最後薇若妮卡手術了嗎?
薇若妮卡的生活是讓人心疼的,看看他住處的擺設,雖不亂,但昏暗,而這裡更他賺取生活費的地方。如何賺呢?可以想見的當然是出賣靈肉囉。
有個男人告訴他:「我多給你一些錢,我們來做肛X。」
薇若妮卡說:「不,我可以為你做任何服務,但就是不做肛X。」
做任何服務,那是什麼樣的服務呢?口X當然是不可缺少的,另有一個畫面讓人印象深刻。場景在浴室,地上跪著一個男人,拼命的刷著地板,而薇若妮卡手拿著皮帶,鞭打著那個男人,嘴巴念著「你乖不乖,聽不聽話……」那類的話。變態嗎?薇若妮卡有原則的日復一日過著這樣的生活,是他願意的嗎?只是為了賺取微薄的生活費,家人都不能接受他,社會更難了,唉!多麼灰暗的生活啊!


為了答謝薇若妮卡搬床,因為夏洛特是個美容師,所以準備了一些化妝品送給薇若妮卡。她告訴他這些化妝品對於修飾男性皮膚有很大的幫助,唉!怎麼又提起了「男」這個字。薇若妮卡冷冷的收下了禮物,但又把她拒於門外,應是心門外吧!爾後夏洛特注意到了樓下來來去去的男人,而沒有男朋友的夏洛特竟也玩起了一夜情的遊戲。
擺脫了過去,夏洛特開始了新的生活,而薇若妮卡呢?她的日子依然黑暗,卻更沮喪失落。
有天晚上,夏洛特聽到了薇若妮卡的狗狗的叫聲,泣訴、哀號、旺旺叫,吵得她無法入睡,只好下樓一探究竟囉!門沒關、一片漆黑,小狗驚恐不安,但呼喚不出薇若妮卡,只好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巡視。啊!薇若妮卡躺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旁邊放著一瓶空了的藥罐,吃藥自殺囉!在房間的角落找到了電話,習慣性的打給了她的前男友,(哦!對了,夏洛特的前男友是個醫生。)她的前男友以電話遙控方式教夏洛特急救薇若妮卡的方法,但是都無效,只好掛了電話,打電話叫了救護車,送去醫院了。
夏洛特與前男友四年的生活,已有了很多的「習慣」,習慣的找他搬床,習慣的打電話問他急救法,本片裡以此來表示男女的交往,時間一久是有很多的「習慣」存在的。夏洛特找薇若妮卡幫忙搬床、找救護車,照常理來說應是第一選擇才對,但她都捨近求遠,先找了前男友,不行,再找其他的辦法。她並不是不想擺脫以前的生活,而如今與前男友牽扯不清,是慣性使然嗎?就留待你來評斷了!
夏洛特肩負起照顧小狗的責任,ㄚ今真喜歡那隻小狗,很可愛哦!如果說牠會演戲,不如說牠倒像是我們身旁的狗兒。ㄚ今也愛狗,家裡也養了小狗,劇中的小狗叫黛西,黛西那晚的叫聲音,以及平常的一舉一動,例如與人睡在一起,喜歡溺趴在人的身上,在在都讓ㄚ今想起了貝貝,貝貝是我們養的瑪爾濟斯。喜歡狗、養過狗的人,看到黛西,必定會會心一笑的。
夏洛特救了薇若妮卡的命,夏洛特照顧了黛西,薇若妮卡出院了。薇若妮卡頂著有點秃的頭,穿著寬寬大大的T恤及長褲,上樓來找夏洛特,說是要帶回黛西,說是要回報夏洛特這段的日子的幫忙,唉!彆彆扭扭的薇若妮卡以及受寵若驚的夏洛特,心苗已燃,已在不知不覺中起了化學作用。直到…………..
那天很晚很晚了,夏洛特的前男友喝得醉醺醺的跑來找她,他無法理解為什麼找他搬床?為什麼打電話急救薇若妮卡?他想要夏洛特再回到以前的生活,要夏洛特回到他的身邊。喝醉的人是無法講理的,夏洛特任他蹂躪,是激情嗎?倒比較像是強暴,但夏洛特臉上並任何表情,心裡可能想著「快快結束,快快離去吧!算是我欠你的。」如果事情能這麼簡單,世事雖不完美,相去亦不遠矣!
事後,他們一言不合,夏洛特的前男友生氣了,生了很大的氣,毆打夏洛特,扔摔看到的東西,發出了很大的聲響,引來了薇若妮卡。這回換薇若妮卡救了夏洛特,並向前男友揮了一個重拳,哈!夏洛特竟然還能半開玩笑的說:「你揍人的力氣可真不小。」又暗示了薇若妮卡是個男人。薇若妮卡扶著身心受到劇烈創痛的夏洛特下樓來,換薇若妮卡照顧夏洛特。夏洛特穿著薇若妮卡的衣服,睡在舒適的沙發上,她接受著他無微不至的呵護,不僅治療身體上的創傷,更滋潤了她的心靈。
在這裡看到了「肥皂」的用處。夏洛特的腳泡在一桶肥皂水裡,薇若妮卡擦乾了夏洛特的腳,把她的腳放在他的腿上,細心的挑出了玻璃碎片。這個細心觸動了夏洛特的心,這一切一切的燃燒了他倆,終於天雷勾動地火,四目凝視,二唇輕點、輕咬,似情侶般的親吻、撫摸。哦!夏洛特撕下了薇若妮卡的膠帶,薇若妮卡驚恐了、退縮了,但情火已燃,夏洛特如何能允許薇若妮卡再退怯呢?她說:「沒關係……」,薇若妮卡這回真的縮回了自己原已存在的圍牆內。生氣了,夏洛特真的生氣了,只好打道回府囉!
忽然間不認識自己了,薇若妮卡當然害怕,他更質疑自己以往的認知。薇若妮卡需要時間的,更需要勇氣的。在這裡看到了薇若妮卡的敏感,但ㄚ今更佩服的是他對自己一路覺醒的過程,如果換成是ㄚ今的話,可能就無疾而終了。


夏洛特回去以後,薇若妮卡拿起了吸塵機,開始打掃房間。哈!黛西追著吸塵機旺旺的叫著,此時ㄚ今笑了,以前家裡養的約克夏皮皮對吸塵機也是這種反應,有些狗狗就是討厭吸塵機的噪音。打掃房間這個橋段有什麼意義呢?片長約二小時,當然不會無厘頭放了看似無關緊要的畫面。吸塵機在地板遊走著,碰到了一堆廣告紙,紙堆裡露出了一封信,一封對薇若妮卡很重要的信。
各位一定一頭霧水,既然那封信如此重要,薇若妮卡怎會亂丟,甚至是丟在一堆廣告紙中?現在得回過頭來說說薇若妮卡自殺住院的那段日子囉!那段日子夏洛特打理薇若妮卡的一切,當然常常進出薇若妮卡的房子。有一天,打開了門,踢到了一堆從門縫塞進來的廣告紙,而這封信就是夾在這堆紙中,夏洛特並不以為意,就把這些紙丟在房屋角落放置廣告紙的地方而已。
這是薇若妮卡冀望很久的信,是變性手術申請核准通知,盼了這些年,過了很久生不如死的生活,那一天終於要來臨了。他告訴了他媽媽,但他告訴了夏洛特了嗎?掙扎了許久,鼓起了勇氣上樓按了門鈴。夏洛特開了門,兩個人就站在門口談話,夏洛特並沒有要請薇若妮卡進房的樣子,唉!他傷她多深啊!薇若妮卡當然知道,只好在門口隨意的談話。
薇若妮卡告訴夏洛特拿到了核准書,夏洛特好像事不關己的敷衍著,當下很明顯的感覺到薇若妮卡急了,可能還很難過,薇若妮卡開始碎碎念,述說著他是多麼想和夏洛特在一起,述說著他是那麼喜歡她,但是夏洛特自始至終冷漠以對,只是恭賀他終於可以如願以償了。唉!原來薇若妮卡來找夏洛特的主要用意並不是通知她手術申請核准,可能是希望夏洛特能阻止他,可能是變相的道歉,更可能是希望二人能和好,許許多多的可能,也許都不可能,只能說薇若妮卡的告白失敗了,落荒而逃。但真的失敗了嗎?
何苦這樣相互折磨,彼此傷害呢?看看周遭的親朋好友,這樣的戲碼不是天天在上演嗎?!
夏洛特的冷漠是裝出來的,薇若妮卡丟了一顆炸彈在夏洛特的心崁裡,為了抹平心裡的傷痛,為了平復感情的悸動,收拾著東西準備再次搬家,而她更打了電話給他的前男友,約了晚上見面。夏洛特的前男友手捧一大束花出現在夏洛特的面前,「抱歉、抱歉、千萬個抱歉,不該打你,只是太愛你了,只是希望你能回到我的身邊………」他,正好來填補破洞的心靈,和好了,這麼容易就和好了。
隔天早上夏洛特在前男友的懷抱中醒來,喜悅嗎?是失落吧!她知道她不能再走回頭路,好不容易開始了新的生活,無法再回去了。趕走了前男友,下樓找薇若妮卡。一切盡在不言中,鼻子碰鼻子,臉頰廝磨著臉頰,已經雨過天晴了。
電影裡並沒有交待薇若妮卡是不是做了變性手術,只是覺得他們從此可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ㄚ今以為並不用去深究夏洛特與薇若妮卡之間存在的是不是男女之間的情愫,談愛,是不受性別的限制的,那怕薇若妮卡真的做了變性手術,夏洛特對薇若妮卡還是有特殊的感情,仍被薇若妮卡的細膩、敏感所吸引,二人還是都有滿滿的愛的。
劇中不只小狗黛西會演戲,女主角的演技更是該折服,沒有誇張的肢體語言,不只是眼睛在演戲,連她的皮膚、頭髮都可讓人讀出她所思、所想、所感,而電影的張力,就留待各位慢慢去體會囉!喜歡藝術電影的人,趕快找個時間去欣賞囉!
愛,就要大聲說出來。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