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哥窟之旅
決定去吳哥窟時,有人問我吳哥窟在那裡?柬埔寨啊!更有人說去那兒看石頭、爬階梯,把自己累得要死,有什麼好玩。而現在又有禽流感,柬埔寨又是疫區,還是不要去的好。我告訴他們,出去旅行總是有風險的,看慣了文明科技的東西,讓遠古的事物洗滌一下飽受污染的身心又有什麼不好。終於,於二OO五年十一月八日坐上了往吳哥窟的飛機。興奮嗎?倒没有,只想讓自己脫離台北的污穢,只想讓自己沈澱煩雜的心。
約三個小時的飛行時間,到達吳哥時正值當地中午,一下飛機迎面湧上來的是火熱的太陽及攝氏32度左右的熱氣。台北的夏天太陽比這還毒,況且台北的秋老虎更甚於此,心想吳哥窟此時的氣候應可以忍受吧!
洞里薩湖
至飯店check in,稍事休息後前往洞里薩湖參訪當地的水上人家。船一駛離碼頭時,令大家驚艷的是天邊的彩虹,從天空往下畫下四分之一圓的彩虹,嬌羞的佇立在廣大似海洋的湖面上,原來在飛機上看到的水澤,竟是這般的浩瀚。中午的酷熱隨著船舶的速度不見了,但此時看到的是令人心痛的貧窮。
導遊說水上人家在柬埔寨是没戶口的,食衣住行均在水上,此時竟看到有人直接從湖上舀了一瓢水就往嘴裡送,那不是清徹見底的湖水,而是偶有臭味的湖水,排泄物直接排入湖中,洗澡直接跳入湖裡,更在湖裡洗衣服,而吃的是湖裡未經過過瀘消毒的水。在台北過慣養尊處優日子的我們,實在很難以想像他們的腸胃如何能承受。導遊輕描淡寫的說他們習慣了,更告訴了我們水上人家貧窮的悲哀。
在台灣已幾乎絶跡的鋁製大洗澡盆,在洞里薩湖裡卻處處可見。許許多多的小朋友將這大盆當作交通工具,划著簡單的槳,在湖上靈巧的移動著。一個大盆坐著一位小朋友,嘻笑玩耍全在其上,天真無邪,看不到台北小孩早熟的表情。但有時卻會看到乞求的眼神,乞求有錢的遊客給一顆糖、一點錢……什麼都好,可是這裡有千千百百個小孩,給一個,接著可能會圍上一圈又一圈的小朋友,導致無法脫身的地步。只好裝冷漠,視而不見,不是没有同情心,遊客其實是慣壞了他們的。
幾年前去菲律賓時,曾訝異那裡的髒亂,而這次去吳哥雖不再對落後國家的髒亂感到嫌惡,只想他們的政府及人民該加油了,尤其當進入由法國人管理的吳哥窟遺址特區時,感觸特別深刻,特區及市區簡直就是天堂與地獄的寫照。
吳哥窟遺址前
終於,第二天一早直奔吳哥窟遺址區,花了美金40元買了三天參觀通行證,在這三天裡只要進入遺址區裡的任一景點都得出示此通行證,如果未取得參觀證即進入遺址區,據說要罰三百倍的罰款。
到了南門,映入眼簾的是城門上的大石雕,再把視野往下挪,往前拉近,啊!有座橋吔!兩側的圍欄均是神像雕刻作品,驚訝於雕工的樸拙,再仔細一瞧,有部份頭已不見了,有些似乎是後來再裝上去的,不是頸部與頭部間有著明顯的修補的痕跡,就是頭部與身體動作的不協調。但讓人砰然心跳的還是城門上的大石雕。前一天已在飯店所販售的明信片看過這個景象,如今卻是確確實實的塞滿了我的視野,那石塊是如何堆疊上去的?嚴然如四面佛,四面的大佛像,四個不同的表情。不禁拿起相機拼命的殺底片,特寫、遠照,再來個人與雕像的合照。此時導遊提醒了大家,這只是個城門,也是第一個景點而已,往後有更精彩的節目,等著大家好好的品味一番。一座城門竟能讓大家如此的興奮,也已開始將自己當成古墓奇兵裡的羅拉,而這城門正開啟了我們的吳哥窟探險之旅。
三天參訪吳哥窟遺址,到底看到了什麼?也許有人會覺得只是不斷的在遺址區裡繞來繞去,每天走得路似乎都很類似,看到的石頭、雕刻似乎也都佷雷同,還有就是不斷的在各景點爬上爬下,最累人是這些階梯坡度頗陡,有些地方坡度高達七、八十度,各階梯的距離並不符合人體工學,有的甚且有五、六十公分的高度,而且階梯常有毀損的情形,再加上天氣炎熱,攀爬起來更形艱辛。我可以理解那些人的感受,他們總希望度假就得舒舒服服、輕輕鬆鬆,以達到充分放鬆的境界。可是往另外一個層面來想,這又何嘗不是一種另類的解放呢!
原本希望能將各景點仔細的記錄下來,但現在卻後悔當時並未即時將那時的感受扼要的寫下來,事隔二個星期後再來回憶,實在困難,雖然有行程表,有照片輔助,有些地方仍無法串連起來。現在僅能將記憶所及寫下來,也許有誤,仍期待有緣人或有機會再細細品味吳哥窟遺址的美與偉大。
階梯
現在就來談談吳哥窟的攀爬吧!注意到了嗎?是「攀爬」,只是階梯何來攀爬?應該用腳來走階梯就可以了吧!有一種運動稱為攀岩,那是一種重視技巧的運動,強調四肢的諧調與平衡,攀岩的坡度更陡,九十度吔!不要緊張,在吳哥窟攀爬階梯並没有攀岩那麼高難度,只要心存敬畏,並處處小心,人人均可到達目的地的。
尚未到吳哥窟之前,一直耳聞小吳哥是多麼的峻峭,要爬到上面又多麼困難,再加上導遊告訴我們小吳哥是吳哥窟遺址中最精彩的景點,所以他將之安排在壓軸,更令大家畏懼三分了。在第三天的行程裡真是徹底的鍛鍊了大家的心臟及腳力,東梅蓬寺、達松將軍廟、寶劍塔、變身塔……...等遺址,真是令人難以忘懷。剛開始看到那些階梯時,想到的是得四肢並用,一步一步慢慢的攀爬上去,確實大家也都這樣上去了,但是下來又是另外一個問題,爬上去容易,但爬下來卻不容易啊!坡度那麼陡,如何下來呢?想了一個辦法,用坐的、屁股慢慢往挪下的方式。但此時卻看到導遊像麻雀一樣的跳上跳下,刺激大家的是我們必定能熟能生巧,情況會改善的。慢慢的,大家愈來愈有心得。隔天到了小吳哥時,覺得小吳哥實在没想像中的陡峭難爬。小吳哥雖陡,但階梯可以踩踏的面積較大,毀損情形比較不嚴重,上去時大家行動如猴子般的迅速,而下來呢?小吳哥四面均有階梯,其中的一個階梯為了保護遊客安裝了鐵欄杆,又在階梯間加砌了幾個小階梯,以便遊客下階梯時,手能握著欄杆並能更容易踩踏下階梯。由於前一天的景點均無這些安全措施,所以下階梯對我們來說更形容易,大家均毫無懼色輕易的下來了,此時滿足之情均躍然於色。
吳哥窟的遺址幾乎都不是建在平地上,人們要上去,都得四肢並用爬上去,為什麼呢?暢遊吳哥窟遺址時,處處可嗅到宗教信仰的氣息,有印度教,有婆羅門教,更有佛教,它是古代人們信仰的聖地。在攀爬的同時不禁懷疑當初建造這些寺廟或神塔的人,為了讓人們有虔誠的心、並心懷敬意的至各寶塔寺廟參拜,均需四肢並用、五體投地的攀爬上去,以避免觸怒了各神佛。同樣的,在參訪各遺址時,如我們對各神佛心存敬意,不嘻謔嘲笑,心會有所感,陡峭的路程並不會是難走的,反而是輕鬆自在。
太陽-日出
總以為看日出、夕陽,必須到海邊或山上才夠震撼,没想到在吳哥窟竟也能欣賞到日出與日落的光芒。在熱帶沼澤區觀賞太陽的起落與在台灣的阿里山和關山看有什麼不同處呢?翻看自己的旅遊相本,竟有夏威夷的夕陽、菲律賓的日出,還有普吉島的日落,甚至有阿里山、東北角海邊………等太陽的痕跡,人們似乎特別鍾情於神秘的事物,尤其又是在吳哥窟這神秘的國度裡,把夢幻的太陽與古代的遺跡擺在一起,是什麼樣的景色呢?「后羿射日」、「夸父逐日」的神話故事忽然出現在眼前。因為后羿射下九個太陽,只剩下一個太陽,所以它特別珍貴,特別美麗,而我們這群遊客像不像是追著太陽的夸父呢?
一早四點多起床,約莫五點一刻鐘坐上嘟嘟車,前往小吳窟接受日出的洗禮。嘟嘟車很類似以前台灣的三輪車,只是三輪車是腳踏車後掛著乘客的坐椅,而嘟嘟車則是將腳踏車換成了摩托車。十一月吳哥的清早竟有點清涼,而市區的吵雜與髒亂此時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許許多多奔赴小吳哥看日出的遊客,及寥寥可數販賣早點的攤販。路旁攤販所賣的食物,有一種飲料特別醒目,格外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因為顏色是螢光綠,螢光綠的不知名飲料看起來實在有點噁心,但導遊解釋說那是柬埔寨的傳統豆奶,是用一種綠色的豆子製造而成,類似台灣的豆漿,但大馬路旁所販賣的食物,就連當地的導遊也不敢隨便食用。
終於,到了小吳哥,天色仍暗,但小吳哥那五個似玉米穗的尖塔仍隱隱約約的矗立在不遠處。拿出手電筒,往小吳哥前進,原來已經有許許多多的遊客在此等候太陽的露臉。為什麼要安排小吳哥的日出行程呢?小吳哥正好位於吳哥窟遺址的東方,而當太陽公公從高聳的五個尖塔間跳出來的景象是一具代表性的美景,所以導遊均會安排此一行程。
看過各式各樣太陽露臉的方式,有跳出來的、有搖出來的、有蹦出來的……,而吳哥窟的日出又是如何呢?那天天際邊有點雲,遠方不再漆黑一片,初露曙光時,看到了如碳火般的紅光,中間又夾雜了有點黑的雲朵。忽然一道泛紅的日光從雲縫裡、從塔間伸出來,二道、三道…,日光不再泛紅,而是瑞氣萬千。看到的日出不是圓圓的太陽,而是充滿了祥瑞光芒的日光,一道一道的伸出來,再配合小吳哥的尖塔,拍出來的照片又是當明信片最好的題材。
太陽-熱氣球
由於小吳哥位於東方,早上太陽直接照射,炎熱難擋,所以小吳哥並不適合在早上參訪。所以觀賞過了日出之後,遊客均紛紛往回走,大部份的遊客會回飯店吃早餐,但此時我們看到了遠遠的天空上有熱氣球在飄盪著,大家都好興奮,因為害怕往後會因為天氣的因素没有機會搭乘熱氣球,因而要求導遊此時安排我們去乘坐熱氣球,因為時間尚早,所以導遊也順了大家的意,嘟嘟車又浩浩蕩蕩的載了我們至乘坐熱氣球的地方。
哇!好大好圓的氣球哦!真的要去坐熱氣球了!但是此時我們竟有點訝異,怎麼跟我們所想的都不一樣。熱氣球的樣子應該是一個大氣球下,綁著一個小籃子,籃子旁綁了幾條繩子固定在地上,乘客再坐進籃子裡,然後解開地上的繩索慢慢升空,在空中飄盪,應該是很刺激的。但是為了應付眾多的遊客搭乘熱氣球,此地的熱氣球竟有了另一種搭乘的方式。大氣球下綁的是一個環狀大鐵籠,有一條大鋼繩連接到大氣球的中心點,而遊客直接進入那鐵籠,每次約可乘坐二、三十人,然後像坐電梯一樣,工作人員操作機器慢慢鬆放大鋼繩,而氣球則緩緩的向天空升起,升至二、三百公尺高後,則固定在那個天際讓乘客觀賞遠處的風景,只是將大氣球拉上拉下而已,並没有讓熱氣球在天空移動飄盪。
當熱氣球緩緩的往上升時,大家並不因為與所想像的熱氣球不同而有失落感,相反的,每個人仍是雀躍不已。地面上的景物慢慢的變小,也愈來愈失去真實感,更像念書時所做的模型,而我們更像巨人,把玩著地面上小小的玩意兒,大家的童心都油然升起,在熱氣球上蹦蹦跳跳,看看這、看看那,拍拍這、拍拍那,而遠方的湖泊竟然如此大,吳哥窟遺址大部份均掩埋於森林中,並不易瞧得,但大家仍玩得好不快樂。約莫二十分鐘,氣球緩緩下降,樹木、房子也愈變愈大,熱氣球之旅終告一段落。為了昭告世人我們搭乘了熱氣球,大家在熱氣球前擺好架勢,來張大合照,為這熱氣球冒險記劃上一不算完美的句點。
太陽-日落
談到吳哥窟的夕陽之旅,可說是一趟最艱辛的旅程了。觀夕陽的景點是在巴肯山,對到處是高山的台灣旅客來說,與其說巴肯山是座山,不如說是個小山丘,根本稱不上是座山,但要登上巴肯山觀賞日落,竟比爬小吳窟的陡峭階梯還艱辛。五、六百公尺的路程,坡度約三、四十度,但延路並没有明顯的階梯可走,一路得尋找著可踩踏的石塊、可攀附的樹根,一不小心還會踩在滑不蹓丟的泥土上,真是步步如履薄冰。走這段路艱辛之處並不在路況的坎坷,如果慢慢的走並不是問題,而是在於時間的匆促,上山時趕著日落的時間,怕錯過了夕陽的美景,所以遊客均矇著頭奮力的往上爬,而下山呢?則是因為天色已黑,生怕一不小心就滾下去。但是最讓人佩服的是竟有遊客踩著三寸的細跟高跟鞋走這趟路。不過行動不方便或走不動者也不用擔心會錯過落日的美景,花個15元美金,可以請大象載你走一程。
巴肯山的夕陽有何特殊的地方?為什麼人潮像朝聖般的上山觀景?那天並没有看一個紅通通的圓盤似的太陽向地平線沈落,地平線上有雲,天際有雲,看到的是天空顏色由淡藍轉黃,慢慢的有各種色彩,黃、藍、紫、紅、橙……,一片一片的有點黑的雲在落日的光芒間奔竄,雖没有圓圓紅紅的太陽觀賞,仍另有一番的趣味存在。很快的天暗下來了,潮來潮往,人潮開始往山下移動。現在回想那天觀賞日落的景象,印象最深的乃是在走那趟路的過程,以及終於登上巴肯山及爬下山底那一刹那,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它並不特別美,但就是有種神秘的氣質讓人神往。
吳哥窟遺址區
談過了吳哥窟的水上人家、難爬的階梯、熱氣球以及日出、日落,應該進入主題了吧!大部份的旅客會選擇到吳哥窟,均是衝著她是世界七大遺址或是電影古墓奇兵拍攝地點而來。所購買的吳哥窟參訪券是三天期限,因此這三天都是在遺址特區裡繞來繞去,尤其是小吳哥,位於主要幹道邊,進出之間都會看到,而導遊又將之安排在最後一天下午的壓軸,更是讓大家期待異常。為什麼到現在才談吳哥窟遺址呢?前面已提過,吳哥窟大大小小的遺址有數十個,甚至數百個,而參訪當時並未將之簡要記錄下來,事隔多日,實難搞得清楚那個寶塔有何特色?而這座寺廟供奉的又是何方神聖?只能就記憶所及,聊聊其中的美、偉大及探險的樂趣而已。
吳哥窟遺址-大吳哥
對於大吳哥印象最深的是似四面佛菩薩的人頭雕刻,其中光是巴戎廟就有大大小小54座寶塔,而每一座塔的四面都刻有三公尺高的加亞巴爾曼七世國王的微笑面容。兩百多個微笑浮現在蔥綠的森林中,多變的光線或正或側,時強時弱,樹草中的蟲鳥此起彼落的交織輪唱,好似一個設計新穎的聲光舞台秀,軒昂的眉宇、中穩的鼻樑、熱情的厚唇、慈悲的氣質,國王的微笑反而勝過建築本身的宏偉,後代子孫尊稱為「高棉的微笑」。大吳哥窟群遺址牆壁上的雕刻也讓人歎為觀止,尤其是【古代法院】之雕刻,內有古時判官及麻瘋王的雕刻,時而粗糙,時而精細,不論是人物、動物、花草……等的刻畫,對於當時的生活著墨栩栩如生、精彩絶倫。
其實大吳哥遺址群中最特別的建築應該是鬥象台與12生肖塔,她沒有巴戎廟、巴本宮、古代法院的雄偉,但卻有一股清新的氣質。12生肖塔矗立在一片大草坪中,看似孤寂,沒有華麗的雕刻,令人好奇的是她背後的故事所代表的意義。依稀記得導遊告訴我們當時的人們必須根據自己的生肖,在屬於自己生肖的塔裡待上個幾星期,如果沒生任何病,才是無罪的人,至於為什麼要把自己關在12生肖塔裡,健忘的我,尋遍頭上的記憶體,就是找不著,就等待有緣人解開這個答案吧!鬥象台與12生肖塔遙遙相對,是一座平台,四周可見可愛的大象雕像,據說是古時皇帝挑選座騎的地方。這二處遺址可說是吳哥窟遺址中,最沒有宗敎氣息的地方,輕鬆但不輕挑,莊嚴但不肅穆,顯得格外的清新開擴。
吳哥窟遺址-女皇宮
女皇宮是在吳哥窟遺址中距離最遠的景點之一。吃過早餐,坐上九人座廂型車前往三十五公里遠的女皇宮,司機先生一路狂飆,最讓人驚訝的是叭叭叭的狂按喇叭,我們自嘲說是坐上了叭叭車,導遊見大家均頗有微詞,連忙解釋柬埔寨的人民大多數並沒有交通規則概念,馬路好像是自家的,如果不沿路按喇叭,路上的行人、腳踏車、摩托車……可能會忽然衝出馬路,而發生車禍。短短的三十五公里,竟行駛了一個多小時,不過這段路程讓我們對柬埔寨人民的生活有更深一層的瞭解。水上人家看到的是柬埔寨的貧窮,而現在沿路看到的卻是柬埔寨的純樸。在吳哥窟看不到胖胖圓圓的生物,不只人民個個都是又瘦又黑,甚至是所畜養的家禽家畜也都是乾乾癟癟的,牛羊不僅骨瘦如柴,身上的肋骨更是清晰可見,但是卻是甚少看到愁容滿面的人們,他們似乎是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物質的追求似乎並不那麼重要,有得吃、有得穿,已經心滿意足,那燦爛的笑容卻是我所羨慕的。但是,當世界各地的觀光客湧入吳哥窟的同時,資本主義的銅臭也逐漸污染了吳哥窟原本純樸的心靈。去女皇宮的路途可以感受當地人的知足惜福,但是吳哥市區及各遺址景點的在地居民,甚至是小孩,笑容的背後似乎藏著莫名的貪與欲。追求更好的物質生活並不是一種罪過,但是付出的代價,尤其是人類與生俱來的真與純,是已充分享受文明科技生活的我們更該珍惜的。
其實,不管是去女皇宮沿途的風情,或是女皇宮遺址景點,在五天的旅程中算是最特別的。眾多的遺址中,女皇宮有何特殊之處?她建於十世紀,加亞華羅曼五世王朝,供奉的是尊奉婆羅門教三大主神之一的「濕婆神」。由於建造此座古剎的石頭為美麗的粉紅色,此廟壁畫的雕工是所有吳哥古蹟中最精緻細美的,其中最令人讚賞的是創作者竟能將堅硬的石塊,如雕刻木頭般琢磨出層次分明線條柔纖的精細作品,不論門楣、石壁或窗櫺,都刻鏤的一絲不茍,巧奪天工,妙不可言。粉紅色的石頭已經令人驚豔不已,而其雕工的精細更是讓人讚嘆有加,是吳哥所有寺廟中石雕作品最上乘,也是柬埔寨藝術的顛峰之作,故又有「吳哥藝術之鑽」的美譽。
吳哥窟遺址-小吳哥
小吳哥對我們來說是一個神秘的地方,到底為何而神秘呢?第二天吃過晚餐後,時間尚早,導遊於是安排我們至他學習中文的地方參觀,那是一個佛教密宗的道場,並不適合觀光客的參訪。在這裡看到了吳哥窟的空照圖,倒是令我與妹妹有點詑異,因為我們對於密宗略有涉獵,吳哥窟建築的排列方式,與密宗的壇城很類似,尤其小吳哥保存的更是完整。道場解說人員要我們實地真誠的去領受,會有驚人的感受。他說得好玄奧,所以我們就很好奇,也更期待了。
還未實際體驗小吳哥的奧妙之前,為了看日出已較近距離的觀賞過了小吳窟,而不再是路過遠眺而已,此次行程的壓軸就是第四天下午的小吳哥了。那天到達小吳哥時約莫四點一刻鐘光景,熾熱的太陽已稍稍退去,倒是碰到許許多遊畢小吳哥的人潮,此時進去的比出來的人少,心想這個時候小吳哥裡的遊客應不會如螞蟻雄兵那麼多,越往前走越是慶幸,出來的遊客越多,到達小吳哥時人擠人的景象已消失了。當導遊介紹著此地的壁畫時,人撞人,人疊人的情況亦不復見,只有稀稀嚷嚷的人專注的觀賞著。但是時間確實有點晚,光線已不再明亮,甚至是昏暗,但仍不減大家的遊興。對於小吳哥的壁畫,一方面因為看得匆忙,一方面因為這幾天觀賞了太多類似的畫,記憶已模糊,並不在此多所贅述,就留待有緣人去探索吧!不過倒是有件有趣的事,讓大家不禁抿嘴微笑,仙女的雕像,總有個地方特別光亮,猜一猜是什麼地方?哈!是胸部凸出處。導遊說遊客每每來觀賞這些雕刻時,總是不由自主的會去撫摸仙女的胸部,經過很多遊客的觸摸後,就變得光亮無比。而管理當局為了那些壁雕不再被破壞,現在已圍了一道參觀線,限制遊客的觀賞距離。
往上仰望,在遠處就可看到的小吳哥五個如玉米穗的尖塔,此時已塞滿我們的視野,但是要親身接觸前,得先經歷陡峭階梯的考驗。前面已針對小吳哥的階梯多所描述,在此不再多言。戰戰兢兢的爬上了小吳哥,呈現在眼前竟是別有洞天。說她有多華麗、說她有多壯觀,其實答案都是否定的,倒是驚訝於她的樸實與簡單。塔頂是一田字型構造,四個角落及中間各有一玉米穗狀的尖塔,各塔間則以迴廊連結,那田字間的四塊地呢?就是四塊水泥空地而已,可能只是方便古人朝拜、聚集人群的地方而已,不過此處倒是很適合仰望觀賞五座尖塔,尤其天際又高掛一輪明月時,更是別有一番風味。看到月亮,代表天色已黑,因此,管理人員催促著遊客儘速離開小吳哥,畢竟在視線不良的情況爬下小吳哥塔仍是相當危險的。
小吳哥吸引一般修行人的地方在於其佛教壇城的神奇感應。去程或回程的途中,行經小吳哥前水池附近,均會發現三三兩兩的修行者,在此打坐,如果不是前些天密宗道場人員的介紹,大部份的遊客可能都會以狐疑的眼光打量著他們。陰暗的回程中,由於時間並不趕,大家便專心的去感應那股神力,尤其水池附近,我們雖不打坐,但腳步仍停下來,伸展雙手,閉上雙眼,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雙手變麻變熱,慢慢離開了那個地方,麻熱的感覺也逐漸消失。小吳哥確有強烈的磁場存在,是個神聖的地方,不管是不是佛教徒,只要心存敬意,必有所領悟與感受的。
吳哥窟遺址-塔普倫寺
世人之所以會對吳哥窟感興趣,應該起因於她是古墓奇兵的拍攝地,以及列入世界七大遺址吧!引起廣泛的注意則應來自於電影的行銷,可見一部電影的賣座力,所引起的回響實不可輕忽。塔普倫寺即因是電影古墓奇兵在此取景而聲名大噪。也不知是此處本已蘊藏著神秘的力量,還是塔普倫寺本有的執著,我們在暢遊的同時,天空竟下飄下了神妙的雨滴。她不如電影中描寫對於傳說力量的爭奪,卻隱藏著更巨大的力量轉換,尤其在飄著雨的午後拜訪這裡,混著樹木、青苔與泥土味,真的讓人有種草木正在生長,神廟正持續崩塌的神秘寧靜。
當塔普倫寺寺廟群被發現後,即因處處被碩大的樹根莖幹過份盤結,而放棄了整修,因而能保留了原始的風貌。陽光穿過樹頭,悄悄地從殘破的屋頂伸入塔普倫寺廟內,然後像嬉遊的靈魂般輕飛游移,一會兒駐足在無頭神像上,一會兒憩息在牆上浮雕神祇中。更令人深感震撼的是,結實雄大的塔普倫寺,竟被當地人稱為蛇樹所盤踞,它們粗壯發亮的根莖,繞過梁柱、探入石縫、盤繞在屋簷上、裹住窗門,深穩緊密地縛住神廟,以讓枝幹有力地向天攀升。塔普倫寺有一處稱為「回音塔」的內室,站在塔裡面的某一定點,用力拍胸脯時會產生宏亮的聲聲回音,真是神奇又有趣。
吳哥窟之旅後記
跟旅行團出國旅行,最令人詬病的是行程總是趕、趕、趕,「上車睡覺,下車尿尿。」的口號總是不絶於耳。但這次的吳哥窟之旅,「趕、睡、尿」幾乎不在行程中出現,玩得休閒又盡興。早上約九點出門,中午十二點吃中飯,再回飯店睡午覺,約三點再出門,晚上則七、八點用餐。大家一定很納悶,「回飯店睡午覺」,那有這樣的安排?柬埔寨地處熱帶,中午太陽當頭,簡直熱到了極點,如果此仍在景點參訪,可能會中暑,再加上當地人中午必定午休,入境問俗,我們也回飯店休息了。
至於吃得品質如何?準備口水了嗎?道地泰國餐,只要一想到鮮美的烤大頭,口水就掉滿地。法國式晚餐,氣氛真是浪漫得不得了。柬埔寨風味料理,精緻的柬埔寨口味,不僅餐廳氣氛佳,口味更棒。其實最讓我們難以忘懷的卻是下午茶,看到下午茶的甜點均瞠目結舌。二天的下午均安排了下午茶,一天本是行程中就有的安排,另外一天則是其中一團員自費請大家享用的,當然讓我們瞠目結舌的是自費的下午茶。並不是餐餐都好吃,但每天晚餐必定大飽口福,個個吃得肚子都凸出來,這應是多繳點團費應有的代價吧!
也許有人會問柬埔寨有什麼夜生活?吃過晚餐有什麼活動?其實我們最樂於其中的是按摩。第一天的按摩是行程內的安排,而後幾天便得自費了。飯店內也有按摩服務,但我們發現外面也有有水準的按摩場所,費用更比飯店裡低,只是大部份遊客均不熟,可能得請導遊介紹安排了。白天走了很多路,爬了很多階梯,而於隔天並不感到腿酸、腳累,應該都拜每晚按摩之賜吧!
出國旅遊,必定得買買小小紀念品。柬埔寨的東西基本上並不貴,還可討價還價,只要買得量多,可討價的空間可是無限。在飯店的紀念品販售店,買了一種書籤,真是物美價廉,那是鍍金鍍銀製作的,並雕有吳哥窟各景點的代表建築,製作精緻,才一美元就可買到一個。另外到市集中專門販賣紀念場所買紀念品,一定得討價還價,有些東西真是「俗擱大碗」。
這趙行程又是美食、下午茶,又是午休,又是按摩,說是文化之旅,說是休閒之旅,均不為過。不過確是一趟難忘的旅遊。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