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幸福01.jpg

  關乎愛、關乎情、關乎一輩子的守護。如果忘卻了,就重新來過、再次愛吧;假使記得了,那麼就好好擁抱愛的美好。

  《被遺忘的幸福》是美國女導演伊莉莎白查姆柯(Elizabeth Chomko)首度自編自導的劇情長片,故事來自她的真實經歷。找來了兩屆奧斯卡影后希拉蕊史旺(Hilary Swank)、兩度提名奧斯卡的演技派男星麥克夏儂(Michael Shannon)、好萊塢傳奇男星勞勃佛斯特(Robert Forster)以及艾美獎得主布萊絲丹娜(Blythe Danner)參與演出。

  這是一個家庭的故事,是可能發生在你我身上的故事,雖然藉著母親露絲阿茲海默症的惡化、那時而讓人啼笑皆非又時而讓人擔心受怕的情節所牽引,但反思如果是你是我會有何反應呢?

  小碧接起了電話,電話那頭傳來了哥哥尼克焦躁的聲音:「她不見了!」一切情感糾結卻因這句話將原本遠離父母的家人串連在一起。記得幾年前家父生病,家裡只有母親照顧父親,雖然那時每天打電話,但最怕的仍是母親的來電。小碧的歸途似箭、徬然無助的心情,應該和那時的我一樣吧!但照顧露絲的丈夫伯特或是家母,他們又是什麼心情呢?不曾和母親聊過這些事,但看了伯特,卻告訴自己:「父母的愛才是最無私的,他們才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阿茲海默症是一個會讓人逐漸喪失記憶的疾病,而在大雪紛飛的夜晚,只穿著睡衣的露絲竟搭上了火車,回到了老家,誠如她丈夫說的:「以為自己是少女,回家找媽媽。」慶幸的是安然回到了家,感慨的是竟因這病將散居各地的家人聚在一起,也許看到一家人和樂融融的樣子是該給個掌聲,但暗潮洶湧,每個人的心結、問題紛紛雜沓而至。

  「愛是一種奉獻,不論甘苦,不論疾病健康,至死不渝,謹守承諾。」尼克堅持要把母親送到號稱為「回憶社區」的安養院,但父親卻作了如是宣言,為人子女的小碧與尼克,甚或你我都啞口無言吧!縱使有再多的「這樣比較好」的理由,也只能接受父親那保守了一生的愛戀。

  父母一生的情愛卻糾葛出了小碧與尼克對愛情的憧憬,如何說呢?

  片中對尼克的感情世界著墨不多,只淡淡的說出他的女伴又離開了,但我們卻能深深感受到他的無奈與孤獨,只是那刻意在妹妹或父母面前表現出的大哥堅強樣,卻只想把他抱在懷裡告訴他:「沒問題的,我們都愛你。」

  小碧結婚了,有個女兒艾瑪,也一起回來了,而她總該幸福了吧?「知道什麼是寂寞嗎?半夜睡覺時,想著:『就這樣了,我這輩子就這樣了,不會更好。』然後看著跟你結婚二十年的男人,想說他一定也醒著,他一定也是這種感覺,結果是他睡得超熟的。那才叫寂寞。」那不甘的口吻,直想問她:「你所追求的愛情是什麼呢?」也是該好好看待自己內心的時候了。再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艾瑪對小碧來說,也是個試煉。期望女兒好,期望女兒成鳳凰,但艾瑪卻決定休學,這對小碧來說是一道跨不過的難關,世道的價值難道只有學歷嗎?這應該也是所有的父母該認真思考的課題。

  小碧與尼克的兄妹關係難道相親相愛了嗎?兄弟姊妹間能不吵架嗎?有人是愈吵感情愈好,有人更是老死不相往來。而他們吵的是什麼呢?是父母的不公平?是感情的疏離?是責任心?是情場、職場的不得意?更是愛的呼喚吧!

  當露絲不斷的叫人「寶貝」、不斷的找她的皮包時,小碧與露絲母女的共浴戲碼才真是情到深處無怨尤,眼角不禁噤了淚珠,當下真想伸出手,撫摸媽媽背上的皮膚,告訴她:「我怎麼可能忘了,我就在你身邊。」

  不要以為整部電影只是在不斷的爭吵、矛盾、不甘,或沈浸在阿茲海默症的疾病中度過,其實不然,嚴肅中的幽默才是王道,雖是建築在喪失記憶所造就的情節中,仍令人莞爾。也許換個角度思考,露絲真的罹患了阿茲海默症,有時也不記得何時何地何人,但看到了家人的劍拔弩張,潛意識中便來個「我要生個小孩」、釘書機當電話筒、說丈夫是男友囉唆先生、在教堂裡喝聖水比中指……,緩和了那時即將爆炸的氣氛,連家人們也噗哧大笑,還覺得挺搞笑的。你說那不是智慧又是什麼呢?!

  阿茲海默症是不會痊癒的,只會愈來愈糟糕,雖然結局令人不捨與心痛,「我怎麼可能忘了呢?這個時機剛剛好,再晚我就忘了,再早會太想念他。」一生的愛戀,夫復何求!

(本篇刋登於 人間福報家庭電影院12/1

被遺忘的幸福02.jpg

被遺忘的幸福03.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ㄚ今 的頭像
ㄚ今

ㄚ今點滴小館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