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391.JPG

【正覺大塔】10.0310.05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個攝影師告訴我,說我是個很有佛緣的人,那時很年輕,雖然爸媽已皈依為佛門弟子,但我還只是在佛門外徘徊的人,心中雖有佛但並沒有真正的接觸佛。而如今呢?也不記得哪一年,只記得曾皈依於某仁波切或法王,還領有皈依證,你看:我是多麼不在意,在哪一年,又是哪個仁波切或法王,都不記得,那還算是佛門弟子嗎?只是跟隨著爸爸去灌頂,而又學得了多少,記得了什麼,只能安慰自己是佛門弟子,至於該做的功課,當然是離開法場後,就全部還給了法王或仁波切。

  但我真的與佛有緣嗎?只能說時間到了、緣分來了,自然就開始了。也許說「自然」兩個字是牽強了點,而是當你期盼奇蹟出現時,而祂真的在親人的身上應驗時,又如何能忽視佛的存在呢?自然而然的從最簡單的六字大明咒開始修起,再根據爸爸所整理的修持儀軌去背誦咒語,但因為懶,只要超過二十個字的至今仍拒絶背。囉囉嗦嗦寫了這麼多,你以為我就那麼用功功課了嗎?其實我是個最不用功的佛門弟子,所有的功課都是隨心所欲,隨時隨地都在做,而真正專心靜下心來與佛談心的機會少之又少。但我真的有感應,尤其當其他空間的人推了我一把或踩了我一腳,甚至讓我頭欲裂或覺得磁場混濁時,竟然持了「金剛薩埵」短咒,約莫十幾分鐘,就能一陣清朗。

  寫正覺大塔前,為什麼嘮叨了這麼多?因為在這裡的感應對我而言,有著重大的意義。且讓我慢慢道來。

  去正覺大塔得接受嚴格的安檢,可以帶相機,但不可帶手機,不過得買相機券一日100盧比,為什麼不可帶手機呢?據說,之前有人用手機引爆炸彈,幸運的是只小小炸了大塔園區前的小區域,並沒有危及到勝地,但之後就禁帶手機了。對了,進園區不可穿鞋,所有的鞋子都寄放在入口處的商店裡,而我們或打赤腳或穿襪子或只光腳套鞋套,其實裡面是很乾淨的,打赤腳走在地上,因為不時有人在清掃地面,所以並不覺得刺刺的,況且到處有大樹佇立,根本不用擔心太陽曬得地面滾燙而燙腳

IMG_4232.JPG

  正覺大塔可說是這次旅程最重要的朝聖地,有二個下半天及一天都是在塔區度過的,如果是一般的遊客應該會覺得太浪費時間,也許待個二、三個小時就足夠了,而我們何必花這麼多時間呢?

  10.03早上去了印度最神奇的恆河後,拉了很長的車到菩提迦耶,用中餐時間好像已過了下午2:30,而因為飯店餐廳可能早早已準備好午餐,而我們到時,飯菜都保溫很久了,那天的中餐超難吃的,所有的菜都爛爛的。而之前導遊說飯店外面可以換小超,就是換成10盧比的小超,可能是10201000,也可能是10501000,其實那時心裡想著:為什麼要換那麼多呢?難道有那麼多乞丐嗎?在滿心胡疑中和妹妹二人共換了10010盧比小超,我們可能是全車換最少的吧!

  用過中餐後,約四點左右,到了正覺大塔,其實那天只是前導,只是去熟悉環境,並沒有安排導覽,而我們也就隨意逛逛。

  已是傍晚時分,是遊客還是信徒仍然絡繹不絕。帶著相機繞著大塔、更在園區裡尋奇,一路上總有著穿袈裟的僧人過來搭訕,或拿著菩提葉送你,或一直說著話,剛開始以為他們是那麼熱心,但後來發現真正的修行者是默默的坐在角落或樹下或某個佛像前,打坐、念經,甚至是做大禮拜,而那些聒噪的僧人只是為了些許的奉獻。逛得差不多時,走到大塔側邊的一平台上,坐了下來,剛開始只是坐著發呆、觀看週邊的人,接著打正了腰桿,閉上了眼睛,認真做起了功課來,當覺得腳麻、張開眼睛時,天已黑,但好神奇的是竟沒有蚊子來干擾我們,忽然覺得隱隱之中似乎佛陀為我們下了一個結界,好讓我們專心打坐,其實這平台上不只我們姊妹而已,大約有十來個人在這裡,多半都靜靜坐著,感謝佛陀的庇佑。

IMG_4272.JPG

IMG_4257.JPG

  天黑了,能幹嘛呢?雖天黑,但塔區並不黑,還是人來人往的,仍有很多的信徒虔誠的繞行著大塔,而燈光打在大塔上,更是有一番風味,而隔天就是中秋節了,雖是十四,月娘雖缺了一小角,也很亮,高高掛在天際上,搭著正覺大塔,更顯殊勝,但可惜的是,相機電池的電力已耗盡,無法拍下晚上的美景,心中告訴自己:「明天,白天相機要省省的用,留著晚上拍夜景。」

  10.04先行去了龍洞、牧羊女紀念塔及在菩提迦耶附近的各佛寺後,下午又到了正覺大塔,安檢、脫鞋當然是不可少的,但不再是放任我們隨意參訪園區,導遊正正經經的帶著大家解說【七周聖地】及其他有特殊意義的地方。

  為了10.04這天的重頭戲,前面的行程幾乎都是用手機拍照的,相機保留給正覺大塔。而當踏入大塔正門入口處時,不禁深呼了一口氣,大大的讚嘆了一番,映入眼簾的景像真是美到了極點,跟前一天同一時間同一地點的光影完全不一樣,此時竟有團友哀怨的說:「你怎麼知道正覺大塔不可帶手機,早知道我也帶相機來!」真是千金難買早知道,可見事前準備功課多麼重要。那又是什麼樣的景致,讓她如此哀怨呢?我不多說,且看如下的照片囉!你應該也會讚嘆吧!真是佛光普照。

IMG_4284.JPG

IMG_4285.JPG

  在正覺大塔聽經、禪修、打坐當然是不可免的,而工作人員選的地點竟是我們前一天靜坐的地點,真是英雄所見略同。10.04這天最重要的功課是晚上的點燈儀式,每個人隨心意點燈,點幾盞都可,一盞至數百、數千盞都沒問題,而我們共約80人,所以至少有80餘盞,但最後竟有數千盞,這麼多的蠟燭如何點完呢?大部分的人都不多,但有一朋友點了盞,她及她沒來的朋友發的心願,該如何完成呢?當然,是所有的人戮力成就的,地上點點燈火真的很壯觀相信,不管是你、是我、是他、是她,所有有心、有信仰的人,都能達其所願。

  那晚,是中秋節,明月當然高掛,比起前一天的月娘,是更圓了。而那晚,月亮皎潔的光照耀在大塔上,不是興奮,有的只是滿滿的圓滿心。

IMG_4351.JPG

IMG_4356.JPG

  這天結束了,我們並沒有隨著大部分的人搭遊覽車回飯店,而正覺大塔是9:00關門,因此我們這批晚歸的人四人一組搭嘟嘟車回飯店,每人10盧比。對了,在商店區等大家集合時,買了幾張大塔夜晚的明信片,也很便宜,一張10盧比(合台幣5元)。

  前一天早上去恆河上時,走在市集上,才有了置身於印度的感覺,但真正有感的是坐在嘟嘟車上,時間雖短,不是在遊覽車上看著來來往往的車子,而是真實坐在台灣沒有的、露空的小車裡穿梭在沙土飛揚的路上,已不再只是電影的旁觀者,而自己卻是電影裡的一角了。

  這天晚上還有個小小的插曲,也不知是佛陀給我的試練,還是靈異體質作祟,睡覺時,竟有「它」來跟我玩耍,「它」摸了我的小腿,又搔了我的腳丫子,我知「它」並無惡意,否則一進入房間時,便會有感覺,真的只是調皮、找我玩來著,但真的很想睡覺,只得告訴「它」:「我好睏,不要吵我啦!」之後,就沒來吵了。

  寫到這裡,觀看文章的你,心裡一定納悶著:我那重大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我想隔天的禪修才是正解。

  前二天都是下午時分至正覺大塔,而第三天則是一大早就來了,原本想說前二天該拍的照片應該都拍得差不多了,所以第三天沒帶相機了,但當一踏進大門,卻後悔了,那時的光景只能記在腦海裡了。

  第三天與前二天景致有何不同呢?那天早上周遭的氛圍完全不同,沒有吵雜的「遊客」,更多的僧眾,而不是那些一直黏在旁邊碎碎念的僧人,而是真正的修行者,據說那天正覺大塔舉辦了大型「供僧」的活動,所有的僧眾繞行著大塔,更有人在發紅包、糖果、餅乾……等,覺得佛陀在上面照看著大家,場面是如此殊勝、詳和,沒能用相機記錄下如此的氣圍,真是有點遺憾。

  我想也許是因為這天是我們的「一日禪」,所以在一早佛陀特別讓我們感受到了佛心與佛力,所有的一切雖不是特意,但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所謂的「一日禪」,是禪修,是過午不食,但這天的禪修卻讓我納悶,原本以為的打坐、做功課……等,卻不是那麼回事,隨行法師早上就「開釋」了二、三個小時,雖然我並不清楚他在「開釋」些什麼,逕自靜坐、發呆、念佛、持咒,但仍覺得那聲音還是有點吵,可能是我的修為不夠,還無法靜心囉!而中午還特別安排到日本寺廟的「供僧」,因此早上的時間就這麼著過了。

IMG_4299.JPG

IMG_4334.JPG

  我們的「供僧」基本上和一早大塔的「供僧」精神上沒什麼不同,而是形式上不一樣而已。約百人的大隊來到了日本寺廟二樓的法場,而來自於世界各地的僧眾,不管是大乘或小乘,不管是禪宗或密宗,排排坐在地上,而我們則是圍坐在外圍。各個宗派持念了他們的經後,就是「供僧」了。如何「供」呢?領隊為每個人準備了紅包,且紅包裡都裝了一樣多的錢,不記得是多少錢了,好像是500盧比,只是為了給所有的僧眾一樣多的紅包,而沒有大小之分。然後換我們排隊接受僧人的祝福並奉上紅包,一人一包。

IMG_9100502.jpg

IMG_9100507.jpg

  「供僧」結束後,回飯店用餐,這是當日可以吃固態食物最後的機會,之後只能吃流質的食物─果汁、牛奶或各式飲料,就是所謂的「過午不食」。

  下午又回到了正覺大塔,原本禪修的平台,太陽公公瞪大著眼照看著,有樹蔭的地方只剩一點點,大部分的人得接受太陽公公的大眼睛,還有二、三個小時,這該如何是好?所以另覓了地點聆聽法師的「開釋」一行人移到了大塔的正面、信徒排隊參拜佛陀旁的空地,這裡吵雜了點,但只要心靜,只要有心,旁邊縱使有再多的人來來去去,縱使有再多聊天、開釋的聲音,都不能阻止我的打坐、持咒、靜心。而那我的重大意義來了──

  正當我在持蓮花生大師的咒語時,眼前出現了法相,對於各菩薩的法相,我並不熟,因為我是一個不夠用功的佛門弟子,而第一個念頭告訴我的是「文殊菩薩」,可是心念一轉:「我正在修持的是蓮花生大師咒語,怎會是文殊菩薩現身呢?」其實這是我第一次看見神佛,本身雖然是靈異體質,最常感受到的是另外空間的靈體,但也看不到,而對於神佛,只能感受到磁場的清寧,並不曉得是哪尊菩薩的降臨。而這位菩薩顯相的時間有多長呢?不是一閃而過,是在我眼前閃過來又閃過去,應該持續有一、二分鐘的時間,而那時仍持著蓮花生大師的咒語。那麼到底是蓮花生大師還是文殊菩薩呢?後來找了個空檔,問了妹妹。

  「有鬍子嗎?」

  「沒有。」

  「那就是文殊菩薩。」

  通常第一個心念是正確的,而且也拜了谷歌大神,的確是文殊菩薩。那麼可以說文殊菩薩是我的上師、我的師父嗎?姑且就這麼認為吧!況且爾後幾天還有與文殊菩薩相遇的經驗,雖然時間總是稍縱即逝,但卻是我學佛進入了另一境界的基石囉!

  在正覺大塔另一奇妙的經驗,是看僧人為佛陀披上信徒奉的袈裟,尤其又是自己奉獻給佛陀的那件,總有人熱淚盈眶,不是為了佛陀能給我們多大的祝福與加持,只是因為感受到了祂的慈悲心。

  洋洋灑灑寫了四千字的正覺大塔,如果你只是觀光客,只能去看我的相簿欣賞殊勝的景致,如果你是佛教子弟,應該可理解我的感受,更希望佛陀的佛心與佛力能為您加持,祝福您幸福美滿又健康。

 

精彩照片連結:

https://photos.google.com/album/AF1QipObcID16LSoXXFZB6l4UPInG0153ou-s-_Bs21E

IMG_4273.JPG

IMG_4308.JPG

IMG_4321.JPG

IMG_4323.JPG

IMG_4330.JPG

IMG_4401 (2).JPG

IMG_4414.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ㄚ今 的頭像
ㄚ今

ㄚ今點滴小館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