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彈少年.jpg

【拆彈少年Land of Mine】
   戰爭是歷史的必然或偶然呢?對戰敗者而言,何錯之有呢?而對勝利者而言,可有霸氣的道理呢?話說希特勒,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大罪人,但德國人民呢?又有多少人對他們公平對待呢?對於這些的種種,ㄚ今 不予置喙,想說的人性,是人本已存在的善良本性。
  《 拆彈少年》裡的少年拆的是什麼彈?是地雷,是真真確確會爆炸的炸彈?那麼這麼危險的工作為什麼找了十幾歲的男孩來做呢?是歷史的悲劇?是戰爭的必然?還是戰敗國理當承受之重呢?
  「這不是你能帶走的!」一頓拳打腳踢,那個霸氣的軍官揍的是一個戰俘,如果沒注意這個軍官穿的軍服,他那副得理不饒人的模樣,倒很像是德國軍官(哈!這真的是要不得的刻板印象),不過,我們得屏棄那不知何時深入腦袋的印象,轉換心態來凝視人心。
  二戰期間,德國在丹麥海邊埋了二百多萬顆地雷,如今德國戰敗了,那麼這些地雷該怎麼辦?當然是該清除了,那又要找誰來清呢?當然是德國人的責任。當那些少年顫抖著雙手趴在地上小心翼翼探索沙灘時,是想乾脆死掉算了?還是使命必達呢?必須再次強調,他們只是十來歲的小鮮肉而已,如何能理解大人的世界?如何能承受國家的責任?當他們找「媽媽」,當他們談著想像中的女朋友,當他們編織著回鄉後光明的未來,哪怕是觀影的 ㄚ今仍會不時擔心著,這裡砰一聲,那裡又砰一下,這完全無關戰爭,是人命,是純真的性情。
  「他們只是孩子......你該找些成熟的人來......」這又無關乎戰爭,只是為了使命必達。如今,他,矛盾、心疼,是戰勝國軍官,更像父親、朋友,不管是對國家或對這十幾個少年,都有不可承受之重的責任。當心愛的狗狗被炸死,當孩子們一個個砰砰砰後,你說,他該如何是好呢?
  有人主張,要解決地球膨脹的人口,最快的方法是戰爭。難道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教訓還不夠嗎?不管是戰勝或戰敗,所付出的代價是生生世世無法彌補。
  但願,世界是美好的,孩子們都是純真快樂的,而每個人的內心世界都是平和又美麗的

丹麥、德國 Denmark, Germany │ 2015 │ DCP │ Colour │ 101min
2015 東京影展最佳男主角/2017 丹麥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代表 
2016 鹿特丹影展觀眾票選獎/2016 丹麥波迪獎最佳影片、男主角、男配角

 

生為藍調.jpg


【生為藍調Born to Be Blue】
  ㄚ今喜愛音樂,但對於爵士樂並不熱衷,不過,每年兩廳院辦的《夏日爵士樂》依舊會選擇個一、二檔節目去感受爵士樂的靈魂。
  《生為藍調》看字面意思當知是與爵士樂有關的電影,是半自傳式的電影,找了伊森霍克來扮演五O年代長像酷似詹姆斯狄恩的爵士小號兼歌手查特貝克。聽音樂,聽的是靈魂,感受的是心靈,但也不知從何時開始,許許多多有名的歌手,總是與毒品成了共生體,有人因之而聲名大噪,但多半都是以「崩壞」收場,查特貝克當然不例外,但他的故事特別嗎?他的故事會比巴布迪倫還讓人刻骨銘心嗎?姑且不論這些種種,我們看的是過程,我們感受的是愛,最後我們所得到的是珍惜再珍惜,如果沒有了這些,再有錢、再有名,都只是虛幻的、空虛的。

英國、加拿大UK, Canada │ 2015 │ DCP │ Colour, B&W │ 97min
2016 SXSW 影展 / 2015 多倫多影展 / 2015 東京影展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