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金馬

【雞密真相Men & Chicken

  當複製羊、複製人……,甚至還有複製恐龍電影,有關「複製」議題吵得沸沸揚揚時,《雞密真相》一出現,「複製」已不再是生物遺傳界的大事了,「雞密」才是該探討的問題。

  電影一開始有著一對個性截然不同兄弟,因為父親往生了,而得知他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而且往生的爸爸是養父,親生父親還健在。因此開始了段尋父的旅程。

  「因為我們不是兄弟,所有身高差了一個頭……」

  「不,我們當然是兄弟,只是不同的母親……」

  「你停一下車,你知道的,那個時間到了……」

  「哇!你臉部整型二次……你二次……而我四次……」

  「我們不缺女人,有這些雞就夠了………你真的能幫我交到女朋友……」

  在一陣乒乒乓乓之後,他倆的尋親當然有所收穫,尋到三個兄弟,尋到了一個躲在樓上一直在休息的上百歲父親。上述的那幾句話裡,發現兄弟們的共通點嗎?他們長得一點都不像,聰明才智似乎也有很大的差異,唯一相同處是所有人的臉部都有缺陷,都得整型。

  當走進這個所謂的家,是家嗎?雞、鴨、牛、羊……充斥在屋裡,活生生與人共同生活在這個家裡。在這裡雞兔同籠不是問題,雞同鴨講也不是重點,所有的動物似乎都和平共處。「嗯~臭摸摸~」那是一般人的反應,那他們呢?應該是習慣了吧!其實直覺得這些兄弟似乎把牠們當作是家人了,除了那個教授兄弟,好奇心特別強,凡事總是追根究底,畢竟這是他來尋根的目的。但真相是什麼呢?

  本片說的不僅是生物遺傳科技的發展問題,不僅是人倫道德問題,更不只是「人不親血親」的手足問題,說的更是有特殊人格或罕見疾病與社會格格不入的問題,還有官僚的自私自利的嘴臉。

  當我們在觀影過程中大笑或竊笑,甚至在真相大白之際,可曾想過我們真的尊重各式各樣的生命?是的,「生命的意義,在於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

金馬官方資料:

2015 納沙泰爾奇幻影展最佳歐洲奇幻電影

2015 多倫多影展

《浴血復仇路》的丹麥王牌編劇安德斯湯瑪士詹森,睽違十年再度自編自導黑色喜劇。荒唐離奇的黑色幽默,更超越時代的「多元成家」,準備讓衛道人士徹底崩潰。

 

2015金馬11

 【我心深愛的國王My King

  這是一部集合大男人、大女人、小男人、小女人於男、女主角一身的深情電影。他們愛得深,但也讓人恨得牙癢癢的。說真的,我並不喜歡這段熾熱的感情,在心裡也不斷駡「笨女人」,但事後想想,如果我是她,是否可以處理得更好一點呢?

  「你認得我嗎?」、「我們是否在哪裡見過?」如此的戲碼一點也不稀奇,只是男女搭訕常用的技倆,說是天雷勾動地火似乎太過了,如果一拍即合,繼續發展下去也不是新鮮事。片中的男女主人翁,卻因此而愛上了,愛得甜蜜,愛得無天無地,我們不能說誰愛得比較多,縱使他發誓只愛你一人,只能問自己「能忍受他的博愛嗎?」

  「愛到呷慘死」,說到這個「愛」字,對他們而言都是那麼重要,但愛中如果有太多的大男人或大女人,只會有不斷的爭吵與衝突,這時就得有小男人或小女人來調和那所謂的「大」。只是所有「國王」的自大,都是唯唯諾諾的女人寵出來的。唉!此時的女人,也該當「女王」嗎?委曲求全是上上策嗎?唉!很矛盾的再駡一聲「笨女人」。唉!也許我們也曾當過那個「笨女人」。

  「妳為什麼會跟我們混在一起呢?」她微笑。但當她再看到他時,我想她的心還是痛的,也許還有漣漪。那麼深的情,那麼痴狂的愛,是很難忘的,不然怎會有那麼多的舊情復燃的情事發生。不過,我想,覆水還是難收的。

  我並不想談劇情,只是希望所有在愛中的情侶多一點包容與體諒,更多一點設身處地為所愛的人著想,希望所有的愛都能無怨,更永遠無悔。

金馬官方資料:

2015 坎城影展最佳女演員

曾以《守護天使波麗士》獲得坎城影展評審團獎的麥雯,在新作中以現實和回憶交織出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深刻描繪女人為愛執迷不悔的心情。以本片奪得坎城影后的艾曼紐貝考演來酣暢奔放,與野獸派型男文森卡索間的彼此引誘、性愛、爭吵,精彩對戲激出不少火花。

  

2015金馬12  

【索爾之子Son of Saul

  《索爾之子》是一部看了會很不舒服的電影,不是不好看,也不是拍得不好,是題材問題,是導演太會說故事了,雖不能說是感同身受,但就是輕鬆不起來,直覺得好沈重。

  《索爾之子》,不要以為是《雷神索爾》的兒子,這個索爾是一個被關在納粹集中營裡的一個猶太人,說到集中營,沒有一個人輕鬆得起來吧!它不是到處是愛的溫情感人的戲碼,是攸關死亡的嚴肅課題。有時候真的很害怕觀看二次大戰集中營的電影,那是一段悲慘的歷史,總不能說往事已矣,希望世人能從中記取教訓。

  索爾是集中營裡「工作隊」的人,所謂的「工作隊」的主要工作是處理屍體、清理毒氣室、整理死者衣物……等德國納粹不願做的一些狗屁倒灶之類的事,可是不要以為他們就有免死金牌,其實工作一段時間後,還是會排上處死的名單裡。我很難以想像做如此的工作,他心裡是何等的煎熬,如何安眠呢?應該會夜夜失眠、食不下咽吧!

  索爾在一次處理光溜溜的屍體時,發現了一個沒死的小孩子,大家七手八腳的將小孩抬至一間房間,本以為他會因禍得福而獲得免死金牌,唉!只能說自己想太多、電影或故事書看太多,德國納粹怎可能如此有人性呢?當下再一次賜死,索爾好像受了很大的刺激,他千方百計的把這個小孩藏起來,只為了幫他舉行一個猶太教的葬禮。說到這裡,一定覺得不可思議吧,甚至連劇中所有的人也莫名其妙、更極力勸阻,尤其再看到他的無所不用其及的方式找拉比、甚至在逃亡之際扛著屍體跑來跑去,也許此時你的臉上會冒出三條線。(拉比:猶太教念誦經文者)

  但是,如果我們試著去理解他的感情呢?人在絶望之時,總得有個寄託的對象,情況再壞也不過如此而已。他寄情於這個孩子,說是兒子,他是個虔誠的猶太教徒,要將這個兒子送上天堂,所以得誦經文、舉行安葬儀式,在那時空,那是多大的願啊!退一步想,他是不是也希望有人為他做這事?他是不是心裡想著:我做了這事,也可上天堂?但,他如願了嗎?唉!

  全片手持長鏡頭跟著索爾行動,聚焦在索爾上,更刻意把血腥、屍體堆疊的殘忍畫面放置在索爾後面的模糊焦聚處理。觀影過程之所以不舒服,是因為鏡頭很晃,讓人有暈電影的跡象,但索爾真的演得很好,他所有的感覺真的都會直接入了我們的心,而糊焦處理了所有殘忍的鏡頭,倒除卻了那部分的難過,但仍讓人震撼,時時提醒著我們歷史的不可遺忘。

  最後還是要說:如果不喜歡太沈重的電影,真的不要觀賞;但如果你是個電影癡,就不要錯過,導演說故事的能力真的很棒,演員更是不遑多讓。

金馬官方資料:

2016 匈牙利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代表

2015 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影評人費比西獎

2015 倫敦影展

2015 多倫多影展

曾任貝拉塔爾助理的匈牙利新銳導演拉斯洛納米斯,首部劇情長片即挑戰大膽形式,全片以手持長鏡頭跟拍,隨著主角遊走穿梭在集中營裡的殺戮與逃亡之間,直探人性道德良知的矛盾抉擇。

創作者介紹

ㄚ今點滴小館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