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  

  今天是最命苦的日子,早上4:30morning call了,天還沒亮且兩眼還在發呆中即搭上了吉普車出門。這會兒納悶了吧!4:30 morning call?搭吉普車?好像有違常理?今天完全是野生的行程囉!一大早得趕著去班達拉公園觀一大群又一大群剛起床、群飛的鳥兒壯觀的景象;晚到了,便看不到了。

  我們分成三組坐上了吉普車,在迷迷濛濛中起床、出門,完全處於放空的狀態,也不知為什麼這麼早出門?而又要去幹什麼?只以為至少有晨曦可觀賞,有早起的動物可看,而又是哪些早起的動物?因為前幾天的經驗,總以為除了鳥兒之外還是鳥兒。

  我們在國家公園外圍的遊客中心上廁所並等待了些時間,直到天際稍微泛白時,再度搭上了吉普車往前奔馳而去。沒多久,我驚呼了一聲,映入眼簾的是那幾乎只有在Discovery或動物頻道才看得到的畫面,竟硬生生的出現在眼前,不禁對一臉愛睡樣的我打了一劑強心劑,那是什麼樣的景象呢?一大群又一大群的鳥兒,由地面上往上飛翔,再乘著風兒翱翔在溫暖的晨曦中,偶爾還會有一群群的鳥兒從我們的頭上飛過去,看到的並不是清一色的同一種鳥兒,大大小小、各式各樣,色彩更是繽紛,牠們並不是亂亂飛,各不同族群的小鳥各有鳥兒在發號施令,該起飛時起飛,下沈時下沈,左飛即左飛,右飛就右飛,各群之間也不會互相撞擊、打結,空中交通真是井然有序。

  天空已由黑而泛白而至明亮,太陽公公即將大展笑臉,我們馳騁在微風與太陽公公的大笑臉中,當下看到最多的是孔雀,或在遙遠的一方,或在車旁擦身而過,更或形單影隻,還有成群結隊,最特殊的是不斷看到棲息在高高的樹頂上,原來孔雀是可以飛高高的。記得來斯里蘭卡的前一、二天,只要看到野生的孔雀,導遊總會大喊:「孔雀…孔雀……」,但這會兒孔雀對我們而言,都說:「略過…略過…」一點都不稀奇,因為太多了,到處都可看到。

  在斯里蘭卡的國家公園裡,遊客是不可隨意下車的,只能乖乖待在車上看動物、風景,但他們還是規畫了幾個伸懶腰的地方。不記得坐了多久的車,只覺得好曬好曬,終於到了海邊,車子停了下來,以為只是下來走一走,伸伸懶腰而已,其實還有一個目的,是什麼呢?是的,是「上廁所」,聽到領隊說:「自己去找個隱密的地方上廁所!」此時心裡不禁OS:「什麼?」眼睛往四周望一望,真的沒有任何如廁設施,只看到有些人直往樹叢草叢裡走去,沒一會兒功夫,好像都如釋重負的走出來,我是該尿還是不該尿呢?領隊也不見了,怎麼辦才好呢?哈!以前去爬山時,不是也施了許多人體肥料給大自然嗎?此時到底在扭捏什麼呢?因此循著領隊的腳步,來到了一處大大草叢深處,解開了褲子往下一蹲,你猜:我看到了什麼呢?唉!是一團又一團的衛生紙,我只好「入境問俗」也丟了一小張面紙跟那團團的衛生紙作伴。

  我們這車的司機小鮮肉,好年輕,似乎也不知,應該說是不在意,我們都志在看小鳥,但他卻把我們當成普通的遊客,直想帶我們去看鱷魚、大象、鹿……等大動物,對於鳥兒根本無動於衷更沒感覺。每當我們要他停車,或是前進一點,或是後退一點,總是會「走鐘」,不是太過,就是太少,很少是剛剛好的,實在不能跟每天跟我們混的遊覽車司機相比,因為他總是比我們還早看見鳥兒,還會因應鳥兒的動作、位置而停車、慢行或後退。因此,我們所看到鳥兒並不多,我不是追鳥者,但大伙兒是否接受這樣的成果呢?換個角度想,換換口味,專心欣賞美景或其他動物,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陸陸續續本團的另二輛車也來了,三輛車終於會合了,不再各走各的路了。我們開到了好寬廣的一大片濕地,既然是濕地,一定會有很多魚、蝦……等動物,所以當然也會有很多小鳥,是的,只要是沙島上一定站滿了小鳥,更有許許多多的小鳥在我們頭上飛來飛去,瞬時間湧來了如此多的鳥兒,似乎是為了彌補早上沒看到的鳥兒,而且還可盡情的拍攝在水上飛行鳥兒的英姿,水上美美的波紋再配上展翅的小鳥,好似告訴了來此的旅人「鵬程萬里」。

  但是美中總有不足,那不足是什麼呢?空氣中傳來了一股異味,而濕地邊緣竟有人往水裡傾倒水肥,在這重視生態、自然環境的國度,到底該如何解讀這樣的舉動呢?是往濕地「施肥」、提供「有機物」呢?還是「污染」濕地呢?

  結束了班達拉的行程後,直接到吃中飯的地方,此時才11:30,到了太早,餐廳尚未準備妥當,其實這裡也是一家飯店,當然也有免費的WiFi,因此大家就在大廳當低頭族,上上FB,收收E-mail,再以Line與親朋好友報報平安,其實最主要的是炫炫今早的日出、風景及鳥兒有多美又多壯觀囉!

  下午的行程是雅拉國家公園,是以原來的吉普車代步,這裡野生動物更多,依然得遵循國家公園的參觀規範──不能任意下車,而目標動物是花豹。

  一進國家公園,真是驚喜連連,不時停車看鳥、拍鳥,我們這組更是嚴重落後前二輛車,而不太了狀況的司機還是執意帶我們去看鱷魚、鹿、山豬……等,還一直提醒我們:前面的車已經看到花豹、大象,如果不加快腳步,花豹可能躲起來了。

  突然在眼前出現了一大群牛,以及一堆停滯不動的吉普車,心裡正納悶著:「看牛需要如此的大費周章嗎?」正當我們駛進車陣裡,所謂的車陣不是大排長龍,而是並排再並排,嚴重堵塞,前進不得,後退也有難度,還看到有人手指著遠方的草叢,原來花豹在遠遠的草叢裡休憩,而我們的吉普車是並排在車陣裡的最外層,根本啥都看不見。正當進退維谷之際,終於有人出來管理秩序了,不知並了幾排的車,得後退再重新排隊,慢慢的「長龍」出現了,只是很長很長,當下伙伴們決定不跟著大家起哄了,不加入車龍裡,不要浪費排隊時間只為了看好遠好遠、若隱若現的花豹,車子一扭往別的方向前進,另闢新世界去了。

  正在納悶我們的決定是否正確之際,車子開進了一條小路,直覺得老天爺似乎聽到了我們的心聲,為了犒賞我們的犧牲,同伴一陣低呼,更示意司機停車,再小小喬一下位置,同伴手指著樹叢裡,依稀看到了一個白色長尾翼的身影,哇!那是一隻很罕見的鳥兒──白色綬帶,不同於前幾天看到的艷麗綬帶,是純潔的白,帶著長長的尾翼,輕盈的樹叢間飛翔,那線條真是美到了極點。最令我興奮的是,我拍到牠了,由於牠甚少停在樹枝上,那瞬間即逝的機會得憑感覺按下快門,但我竟能捕捉到牠阿娜多姿的身影,這應該是今天最有成就的事吧!

  已坐了一、二個小時的車,是到了該解放的時刻,我們到了巨象石前靠湖邊的一塊平地上,當然又是自覓解放的地點,因為這裡隱密的地點並不那麼隱密,得靠伙伴的幫忙打傘遮著,才得以放心解放。

  換個話題來談談斯里蘭卡國家公園遊客的如廁問題。事實上,當被告知得以藍天為屏障,在自然再自然的大地上拉屎尿時,真是錯愕,再看到那一團又一團滿是異味的衛生紙丟棄在草間、樹叢裡時,不禁為那野生動物小小擔心了一下。當斯里蘭卡政府發展觀光之際,雖一再稱說是動物天堂,不任意建造建築物,但簡單的廁所是否該好好的規畫呢?當大批的遊客隨地大小便之後,是不是也會有污染大自然的問題呢?我想這是斯里蘭卡當局理當好好思考的問題。

  如果你問我:捨棄「花豹」而就「白色綬帶」,到底值不值得?哈哈哈!我想先大笑三聲,為什麼呢?據另二輛車的伙伴表示,花豹出現的地點是在遠處的大草叢裡,似乎在睡覺,根本看不到完整的身影,只隱隱約約的看到背上皮毛,而且在大樹底下,光線昏暗,如果沒有大砲,根本拍不到牠,而有大砲的伙伴拍到的也只是背上的毛及耳朵而已,連眼睛都沒看到,遑論整顆頭。所以,值不值得呢?哈!

  今天的吉普車野生旅遊,終於完成了。坐在飛快的吉普車上,伴著好美好絢麗的夕陽,好想把這美景收入我的相機裡,但司機卻快馬加鞭的往前駛,在顛簸的吉普車根本無法抓緊相機、按下快門,也許對當地人來說,彩色的夕陽是司空見慣了,哪像我們一堆鄉巴佬,直想著要補捉這個美景,所以只好默默的把這景象畫在腦袋裡了。

  終於抵達飯店了,但第二輛吉普車的伙伴們好像在嘀嘀咕咕什麼事,後來他們告訴領隊:「司機表示辛苦了一天,且油價一直漲一直漲,要多給他3000盧比小費。」領隊有點生氣,並告訴導遊:「該給的小費都給了,哪有再多要的道理,而且以前也從沒有多給過。」更令人氣憤的是,導遊溝通後竟說:「司機說:『想不到你們這麼窮!』」天啊!這是司機說的,還是導遊的意思呢?竟把我們當凱子,原本愉快的一天,竟因如此這般小事讓人覺得莫名其妙。唉!導遊叮叮,你的形象大大的毀了。

  今晚如常,沒特別的事,晚餐是飯店自助餐,上上網報報平安,再寫下了長長的日記,刺激的冒險旅程深深烙印在腦海裡,心滿意足的沈沈睡去了。

  晚安!

 

精彩相簿連結:https://www.flickr.com/photos/15032589@N06/albums/72157657358323089

斯里蘭卡  

斯里蘭卡  

斯里蘭卡  

斯里蘭卡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