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於寂靜的喧囂  

  說到默片,莫過於卓別林了,但是如果是一部沒有任何字幕且片中也沒有任何口中說出的言語的電影,是不是也是默片呢?其實,ㄚ今覺得除了嘴巴發出聲音的各式各樣有意義的字語可以說是語言外,還有另外一種形式的語言,所以《過於寂靜的喧囂》應該不算是默片吧!
  耳聰目明的我們,以為啟聰啟明學校是有多麼不同嗎?以為這些眼睛或耳朵有些許障礙的人跟我們的生活有多大的不一樣嗎?其實,我們並不知,如果要說感同身受,也只能說是自欺欺人的說法而已。
  《過於寂靜的喧囂》說的是啟聰學校裡所發生種種的好與不好、光明與陰暗的事,觀影過程很刺激,是因為沒字幕,是因為沒有聲音的語言,是因為劇情,是因為視覺官感,是因為心靈受了很大的震撼,最後只能告訴自己人生自有轉折處,端看自己是否有著開擴的心胸。
  片子一開始,一個遠鏡頭,遠遠的公車站旁一位年輕人比手畫腳再加上筆談的和一位中年婦人交談,婦人用手指了指方向,原來是問路了,原來這位年輕人耳朵聽不見,原來他的目的地是間寄宿學校,當然這是間特殊的學校。
  你可以想像一片寂靜無聲的教室,事實上也不是完全無聲,有風聲、桌椅撞擊聲、物品掉落聲……,只是沒有人聲,但卻覺得跟一般普通學校的教室學生吵雜得要死的喧鬧一樣,學生吵架、鬥嘴,甚至與老師抬摃,真的很吵,此話怎說得呢?
  他來到了新學校,報到完後到了新班級,自我介紹總是免不了的事,接下來找個空位坐下來開始上課,這堂課上的似乎是地理課,學生手語了得,老師更不是蓋的,其中一位調皮的學生一直打岔,一直與其他同學聊天,老師生氣了,「大聲」斥責……哈!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以兩隻手完成的,所謂的「大聲斥責」是很大的手勢再加上憤怒的表情。也許你會問:「難道你看得懂手語嗎?」哦!當然不懂,其實也不知他們到底在吵什麼,同學們又在說什麼話,但卻能明明白白那跟一般正常上課的學生沒兩樣,只是以手代替了嘴巴而已。看這段時,心裡會心一笑,原來所有的青少年都是一樣的。
  劇情一開始,新生報到,上課、吃飯、交朋友……逐漸的、逐漸的,愈來愈深入,是朋友嗎?是真正的朋友嗎?是霸凌嗎?還是另一種示好的方式?加入幫派了嗎?還是兄弟會呢?總之,似乎愈來愈「走鐘」。也許在烏克蘭很多學生都得賺生活費,也許是有些人總是利用他們的耳不聰來賺錢,原本看來是正常的打拼,卻變成偷拐搶騙,甚至他還變成車手,帶著學校女孩去賣春。
  說到此,是不是覺得這所學校好黑呢?可以想見如果不願意融入如此的環境,生活幾乎是生不如死,同學的排擠以及那壞壞的老師又如何殘害學生,更不是在那環境下的學生可以忍受的,這是否言過其實呢?就讓你進電影院來體會吧!
  劇情再急轉直下,人的七情六欲來到了他的身上,對異性的好奇與欲望在年輕氣盛的他可是一發不可收拾,不可說他錯了,只是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排解,更不懂得如何溝通,說到底,他不知這是「愛」還是「欲」,更無法理解「女孩心」,只是一步錯步步錯,終至發生了如原子彈般爆發的慘劇。
  最後的鏡頭,他打開了一間一間的宿舍房間,砰砰聲不絶於耳,但在他們無聲的世界裡,好寧靜但好悽厲,但ㄚ今不禁要問:他錯了嗎?我們又給了他機會了嗎?
  《過於寂靜的喧囂》真的是一部不需要字幕的電影,雖不懂手語,但我們懂他的心、他的痛,片裡的沈默卻是心裡最深沈的喧囂。如今,我們的寂靜在哪裡?又為何而喧囂呢?

註:
本片獲得坎城影展影評人週最佳影片等3項大獎,都柏林影評人協會獎最佳影片。
「我一直夢想著向『默片』致敬,最好拍一部完全不需要任何對白,卻還能夠被了解的電影。」—史拉波斯維茲奇(導演)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