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天堂」兩個字,想到的不外乎是極樂世界,不外乎是無憂無慮的生活,但是真正的天堂無人知、無人曉,也許換個角度思考,只要自己放得下,只要無罣礙,只要能不管天高地厚自由飛翔,就能達到極樂境界。但是,世間事、人間情,何其複雜,要極樂何其困難啊!

  安尤里西賽德導演天堂三部曲,主題分別是愛、信及望,說的是三個女人的故事,三個截然不同的故事,但卻都是追愛的故事,可是除了「愛」之外,為何還有「信」及「望」呢?ㄚ今以為信仰來自於全然付出的愛,而「望」呢?不管是希望還是期望,都得有愛才會圓滿。

  而這三個故事的主人翁在首部曲《天堂:愛》已交待了她們間的關係,只是如果沒把三部曲看完,尚且不知在《愛》裡出現的媽媽帶著女兒到阿姨家有何意義,只知是媽媽旅遊前把女兒交給阿姨照顧的一個橋段而已。直至看了《信》及《望》後,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三個女人都有不凡的故事,其實話說回來,你我的身上仔細找、細心想,也許也都有如片中的不凡人生際遇,怎可說這三個女人不同凡響,那只是她們的人生中的一段體驗罷了。

註:奧地利導演安尤里西賽德,口頭禪是「這個地球上無奇不有」。曾以《狗日子》、《寂寞邊界》等兩部禁忌名作聞名的伍瑞克賽德爾,創作觀皆以挖掘人性黑暗面為主軸。「 天堂三部曲」是他近年最想完成的計畫。

 

【天堂:愛 Paradise: Love

  有時看到朋友或路上的媽媽們,不僅臉上充斥著歲月的痕跡,而且身材也走了樣、變了形,不禁低頭看看自己,慶幸自己還有著妖嬌美麗的模樣,更無法想像哪天自己也會變成如此模樣,如果真有那麼一天走到那步田地,ㄚ今可能得挖個洞躲起來。哈!ㄚ今是不是在說笑呢?各位就等著瞧吧!

  為什麼說著臉上烙著歲月痕跡及走了樣的身材呢?是的,本片的主角泰瑞莎是個如此的中年婦人,是個在身上已找不到青春氣息的媽媽,也許是歲月磨人,也許是生活苦人,覺得她就是不愛自己,才讓自己變成如此的模樣,但她真的沒「愛」了嗎?

  許許多多的歐洲中年婦女來到非洲肯亞海邊度假,而肯亞當地人都稱這些白種中年婦女為「甜心老媽」,因為對當地人而言,她們可是帶來了很多很多的「甜心」啊!

  當泰瑞莎的同行女友跟她述說著她的男伴們的老二,一支比一支大,又各個都是像巧克力般好吃的帥哥,最重要的是床上功夫了得,摸起來又舒服時,只要是女人聽起來都是心癢癢的,遑論是初來乍到的泰瑞莎呢?哪管得了愛滋、性病的,因此開始狩獵肯亞男孩的青春肉體。

  再看看那些站在沙灘上美其名是販售小東西的「男孩」,不管他們是不是等待被狩獵「青春肉體」,最主要的目的是在找尋待宰的「肥羊媽媽」。

  話說這些婦女沒人生歷練嗎?其實只是要找回那一點早已不見的浪漫青春氣息,盲目的告訴自己那是愛情,放任自己享受別人的虛情假意。你說那是花錢買「愛」,但她們心甘情願,原來被呵護、被愛是無可救藥的毒藥。

  不能告訴她們不要對自己垂落的身體感到沮喪,不能要她們自求多福,更不能勸她們愛情早不浪漫了。只能期盼她們早早尋回失落的心,玩夠了,記得回家,記得擁抱家人。

註:2013 奧地利電影大獎最佳影片、導演、女主角 / 2012 坎城影展競賽片 / 2012 多倫多影展。

 

【天堂:信 Paradise: Faith

  曾經在電影裡看到神父跪在耶穌神像前,脫光了衣服或裸露上半身,再拿著長長的念珠或是皮鞭,往自己身上抽打,不是小小力的打,而是很用力很用力,直覺得好痛哦!但是此時又會想到在迎神廟會中常看到的乩童,也常拿著長刀或滿是銳利的尖刺物往自己身上甩打……難道這些人都有神明附身嗎?如此自虐的行徑有何意義呢?難道就只是「信仰」使然嗎?

  而本片中,裸露著身體、拿著鞭子或念珠、鞭打自己的不是神父而是位女信徒,而且這位信徒也不是修女,她口中只是念著自己犯了多大的罪,必須鞭打自己、讓自己的身體受痛、受苦,才足以為自己所犯的罪行贖罪。如果以為她所犯的是諸如殺人放火或其他傷害人的事,那就太「高估」了她的思考邏輯,她也許只是聽到了或看到了她所謂的「不潔」的事物,也可能忘了禱告……等等無傷大雅,哦!不、不、不…對她來說可是天大的事。你說這是自虐嗎?ㄚ今驚訝的不是她不是修道士,而是信仰的力量,大到令人無法理解的地步。

  當看到片中的虔誠的女信徒安娜,每天抱著聖母,挨家挨戶敲門傳教時,就想起了那些個假日的清晨也被傳教的門鈴吵醒的厭惡感。但再看到有些家庭竟能跟著她跪著一起禱告、一起讚美主,更有些人直跟她辯證她的信仰、人生觀與價值,我們不能批判她的思想有所偏頗,只能欽佩她對信仰的堅持,對她來說,信仰真的力量大。

  但安娜的生活裡真的只有耶穌、聖母這麼簡單嗎?那天,來了個不速之客,離家多年的丈夫回來了,安娜不能趕他出去,因為丈夫因為意外而癱瘓,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最重要的是他是她的丈夫啊!難道多了丈夫生活就變複雜了嗎?哇!不是簡單兩三句話就可說明的,但只要說了一個是阿拉,而另一個是阿門,你當可想像之間的衝突,事實上每天上演八點檔的戲碼,而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當丈夫說「我是帶著滿滿的愛及挽回的心回來」時,當看倌的我們理應感動萬分,但ㄚ今的心卻是冷的,因為明知道安娜是冰凍的,看看自古阿拉與阿門的戰爭打得多劇烈,自當可以想見之,當然兩人之間的不和,並不能完全怪罪於不同的宗教信仰,而他們家那本難念的經,也就愈演愈激烈了。只是很好奇的是安娜與丈夫當初是如何結合的,而片中是完全沒有著墨的。

對於安娜的信仰,不能也不該置喙,ㄚ今也相信所有的宗教都是慈悲的,都是與人為善的。只想告訴安娜,自重而後彼此尊重,自愛而後博愛,這趟愛的旅程,雖艱苦,但經過這個愛了試煉,心裡的極樂天堂,自然呈現在眼前。

 

【天堂:望Paradise: Hope

  有別於《愛》與《信》的歲月及生活的滄桑感,《望》特別的有青春氣息。

  當看到《信》中的安娜帶著梅蘭妮去減肥營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愛》中的泰瑞莎一直打電話找不到的女兒是本片的主人翁梅蘭妮,原來《愛》中那個很懶被慣壞的女兒是梅蘭妮,原來天堂三部曲所述說的是三個同一家人的故事,該說自己後知後覺呢?還是得說其實這三部電影並不一定得從一而終全部看罷,都是獨立的個體。

  十三歲的你都想些什麼,又做些什麼事呢?依稀只記得除了讀書還是讀書,在同學間似乎還會流傳著誰喜歡著誰的流言,那時對所有事情都好奇的懵懂年紀,卻只能默默尋求答案,相較於片中這些胖胖的青少年,是應該羨慕他們的大膽與大方,還是得暗暗覺得羞愧呢?

  參加減肥營的青少年們,他們是心甘情願去的嗎?尚且不知這年紀的小孩們是不是在意自己的身材,相信圍繞在他們身邊的親朋好友必定一見面都叫他們減肥,不然就是在私底下竊竊私語,他們能不在意嗎?他們還會是父母的驕傲嗎?

  片中的女孩們談論著初吻、初次性愛或男孩子們時,ㄚ今心裡想著她們未免太早熟了吧!但是再想想現在是什麼年代了,怎還會有如是的想法,以前我們那含苞待放、嬌羞欲滴的時代早已不存在了,所以,十三、四歲對性好奇,甚至躍躍欲試,那是正常的。

  那天,梅蘭妮來到了駐營醫生的診療室,說是胃痛,醫生要她脫了上衣,醫生拿起了聽診器,這裡聽聽,那裡觸觸,這些的舉動在ㄚ今看來是很奇怪的,為什麼呢?一方面診療室裡沒有護士或其他的第三人,另一面用聽診器聽呼吸聲、心跳聲,哪需要脫掉那單薄的上衣。也許就因為這些不太恰當的診療行為,讓梅蘭妮有了其他的遐思。不過,也可能因為梅蘭妮早對這個瘦瘦高高又帥氣的醫生有了愛慕之心,所以才會裝病的。從此,這種曖昧的看診行為,竟不斷的上演。

  這個醫生年輕嗎?其實看起來應該是成熟的中年人吧!小女孩的類似戀父情節,小女孩的盲目愛戀,他怎會不知呢?事實上,倒覺得他還很享受被崇拜、愛慕的感覺,所以一開始時,對於投懷送抱的梅蘭妮根本是沒有說No的意思,所以才發展到幾乎無法收拾的地步。

  那天,梅蘭妮和室友偷跑出去,到城裡狂歡,梅蘭妮喝得爛醉不醒人事,酒店老闆通知了減肥營,好巧不巧是醫生開車去接她。哈!一個吹彈可破、可愛、又本來就有點動心的女孩睡在車上,天塌了可能也不會醒來,理智上得直接回營隊,但是呢?哇!感情與理智的交戰後,哪邊戰勝了呢?

  我說:「天下烏鴉不見得一般黑?」我說:「天下烏鴉還是一般黑?」到底是黑還是不黑呢?只能說那是人性啊!沒有絶對的黑,也沒有絶對的白,我們得接受黑與白之間那深淺不一的灰囉!

  對梅蘭妮想說的是:胖不是罪,至於美或醜,端看你的心、你的自信心;有了良善的心、充實的自我,何必追愛,愛自然會來找你。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