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明天還要來我家嗎?」

  「我明天不能來找妳玩了,因為我哥哥貝納要回來了……不過,將來貝納會娶妳為妻的……」

  這是一對情竇初開的少女的對話,她倆是鄰居,感情好得不得了,一起玩耍,一起看書,一起探險,最重要的是無話不談,更互訴心事。

  而十幾歲的少女,有如此的像是穿同一條褲子長大般的親密好友並不為奇,只是在一般人的眼中看來,似乎怪怪的,好像有蕾絲邊的傾向,其實也不用想太多,再長大一點,每個人自會知道自己情歸何處,終其一生更會往自己傾慕的心尋找幸福的。

  似乎又嘮叨太多了!

  來談談這對美少女──泰芮絲與安,是《泰芮絲的寂愛人生》裡非常重要的角色。雖然片中少女的時間並不多,但其中的浪漫、調皮的畫面,卻讓人印象深刻,倒是恰如其分的讓我們瞭解了少女情懷的可貴。

  很快的,她們長大了;很快的,泰芮絲﹝奧黛莉朵杜飾﹞與貝納(吉爾斯萊勞奇)要結婚了。但當貝納說「等我們結婚後,這一片松樹林都屬於妳的」時,但當看到貝納是如此臃腫、老氣橫生時,想到的竟是這是一對如此不登對的伴侶,想到的竟是縱使人稱是青梅竹馬但看來卻不像是一樁「有愛」的婚姻,再怎麼看、怎麼想都是格格不入,何況出自貝納的媽媽口中的「所以你未來的妻子會比我們更富有」的這段對話,早已露出一些端倪了。

  難道是觀影的ㄚ今杞人憂天了嗎?事實上ㄚ今也希望終成眷屬者均是有情人,但情與愛是無條件、是無怨無悔的,只要有一方打破了這永恆不變的定律,情愛是無法維持下去的。

  「妳不是說新娘子很漂亮嗎?」

  怪怪,在結婚禮堂裡出現如此的耳語,不過更奇怪的是,新郎倌竟放任新娘子在歡慶會上與其他人歡樂共舞,甚至還不知新娘子因為穿了不合腳的鞋子又疼又痛甚至一跛一跛的,你是否會想:這男人怎麼如此不體貼呢?還是覺得這女人很棒、很獨立,一點都不需要男人?哈!這下我們見識到了一對互補性很強的夫妻,也許該說是一對個性南轅北轍的伴侶。

  只是,互補也好,南轅北轍也罷,只要協調得好,並無不好,也不見得會不幸福的。

  但在蜜月期間,那一封封安(安娜伊德穆斯提飾)寄給泰芮絲的訴情訴愛的信,似乎在泰芮絲的心裡燃起了一點火花。所謂的訴情訴愛並不是蕾絲邊的告白信,而是安的那甜滋滋的與一位男孩的情事信。基於姊妹淘的立場,泰芮絲應該為安的戀情而高興的,但在讀信的當下,從頭至尾卻不曾見她露出半點笑容,隱約看到妒意與憤火。但她嫉妒什麼?又為何憤怒呢?說來說去,矛盾與複雜的情緒時時刻刻纏繞在她小小的腦袋裡,但身處於如此這般的家族裡只能小心翼翼的藏在腦海裡,無人說,不能道。

  但是,他不同,他竟看透了她,他是誰呢?唉!是安的戀人啊!相形之下,貝納卻顯得不解風情、大男人。也許只能說相見恨晚,不能就是不能,萬萬不能。但卻也讓人見識到男人的所謂的海枯石爛、山盟海誓,都只是屁話,或許還只是女人的一廂情願而已

  半夜裡的那場大火,竟使泰芮絲心中的火苗也燃燒了起來,丈夫生病了,丈夫昏迷了,泰芮絲被控謀殺丈夫。為什麼?為什麼?真的是她幹的嗎?真的是女人心海底針嗎?外人永遠摸不著泰芮絲的心。

  我們到底能為所愛的人犧牲到何種程度?又能傷害所愛的人到哪種地步?還是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家族的顏面與尊嚴,說謊何妨,殘害身體與心靈又何妨呢?!只是……

  「我不想裝模作樣的扮演任何角色……」

  真的嗎?裝模作樣是不是已成了習慣?是不是早已是生活的大部分?是不是沒有了「它」就無法生存下去呢?難道被禁錮的女人心沒有展翅高飛的機會嗎?

  最後,她笑了,她終於展露出燦爛的笑容,相信她還是有愛的,她的愛是自由、是美麗的。

 

註:(以下資料來自於開眼電影網)

2012坎城影展閉幕片,由2012年初過世的法國導演克勞德米勒所執導的最後一部作品,改編自法國諾貝爾獎文豪莫里亞克同名女性小說,由《艾蜜莉的異想世界》奧黛莉朵杜、《偷情大丈夫》吉爾斯萊勞奇、《裸色告白》安娜伊德穆斯提聯合主演。

《泰芮絲的寂愛人生》為睽違50年影后艾曼紐麗娃的版本後,第二次登上大銀幕,由法國知性女星奧黛莉朵杜重新詮釋泰芮絲一角,奧黛莉朵杜不僅跳脫原有銀幕形象,更挑戰從影以來最狂放與複雜的角色,感性貼切地詮釋1920年代極欲跳脫保守枷鎖卻一生枯乏又飽受不平遭遇的美麗女子。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