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國高中時代寫週記的「惡」夢嗎?有哪些人每個禮拜都認真的寫的,請喊聲「有」;有很多很多人都敷衍了事的吧,或許還有些人還把前一學年的週記拿出來抄囉!

  《登堂入室》說的是法文老師出給學生每週的家庭作業,好似週記般得寫一篇作文,一篇記錄週末假期生活的文章,只是陰錯陽差下,老師與學生間發生了種種不可思議、詭譎多變的故事。

  很好奇吧!只是學生的作文,如何能生那麼多事呢?唉!總歸一句話就是好奇心使然。

  「星期六我吃了披薩、看了電視,星期天沒做什麼事……」

  「0分、10分、20分、30分………」

  「我沒要他們寫詩,只要他們描述自己的週末……」

  乏善可陳的文章吧!傑曼老師(法伊斯盧其尼飾)改著如此空洞的文章,只能唉聲嘆氣的份了。但………

  「星期天我去哈法家作功課………一股氣味吸引了我,一種中產階級女性特有的氣味………」

  哇!在欣賞本片的當下,心中「哇」的一聲,這樣的文章怎會乏善可陳?以一個中學生來說,寫得太好了吧!他得了85分……

  但「你不覺得16歲的孩子,寫這些很驚人嗎?」

的確,是很驚人。但更驚人的是傑曼老師啊!他竟深深的著迷於這些文字中,是惜才愛才?還是沈迷於窺探的刺激感呢?

窺探?何來的窺探呢?當傑曼感嘆一堆爛學生時,卻忽見了太陽,他欣喜;又當學生克勞德(艾倫斯倫巧爾飾)寫出那似真似幻扣人心弦的文字時,他迷失了。何以見得迷失了呢?當克勞德提出了有違師道的要求(或可說是威脅),而傑曼竟為了「未完待續」四個字而應了克勞德的要求時,你說傑曼老師是不是迷失了呢?

但當我們看著克勞德寫著如何進入哈法家、如何教哈法數學、又如何傾慕哈法的母親(艾曼紐辛葛娜飾)、又如何鄙視哈法與他父親的情節時,觀影的我們是否也被克勞德的文字牽著走呢?!因此可以想見傑曼的期待與渴望,何況唯二見過此文章的妻子(克莉絲汀史考特湯瑪斯飾)似乎也有意無意的推波助瀾。

好奇,何錯?偷窺,又何錯呢?錯的是,那真真假假、虛虛實實,難以辨識的真假虛實;錯是無謂的執著與不擇手段;錯的是,那自以為是、自以為聰明過人的虛榮心。

當看到哈法的文章被老師、同學,釘在牆壁上品頭論足時,是否想起了求學時痛心的回憶呢?當看到傑曼老師被格職而滿臉落顋鬍的坐在公園一角時,是否覺得大快人心?而此時,是否想著克勞德與哈法的母親、傑曼的妻子最後會如何走下去呢?一切只是小說罷了嗎?

不能說這個故事懸疑驚悚,只能說讓我們更加的瞭解人性。哪怕你是文青、作家、是老師、學生、是妻子、母親………,都不能操控人性,能操控的唯有自己的心,自己那自由飛翔的心靈。

哈!《登堂入室》,未完待續…………

 

註:(以下資料來自於開眼電影網)

37屆多倫多影展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2012西班牙聖沙巴士提安影展最佳影片金貝殼獎及最佳電影劇本獎。據西班牙劇作家梅約加【後排的男人】改編,由《八美圖 [2002]》佛杭蘇瓦歐容執導,由《別問我是誰》奧斯卡提名女星克莉絲汀史考特湯瑪斯、《潛水鐘與蝴蝶》法國名模艾曼紐辛葛娜,傾力打破道德邊框的全新觀影體驗。

法國鬼才佛杭蘇瓦歐容導演,以偷窺文學的方法敘事全片,在關注禁忌幻想之中,長趨直入呈現青年學子的敏感話題。藉由老師與學生登堂入室的在現實與幻夢中遊走,以此訴諸在不同身份、性別、種族等人性複雜多變的面向。《登堂入室》亦被媒體譽為佛杭蘇瓦歐容導演回歸懸疑驚悚電影的生涯代表作!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