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婚禮,大家高興的跳著舞,新郎出現了,但是卻有個人說:「你是新郎倌吔!也表現得快樂一點,擺著一張臭臉算什麼啊……」真是怪怪的對話。

  再看看婚禮後,大家把行李搬上廂型車,再坐上車,所有人那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樣,心裡納悶著:這算是場心甘情願的婚禮嗎?會不會又是個霸王硬上弓的戲碼?但結婚是男女雙方的事,總有一方會歡欣鼓舞才對,怎麼所有的人都哭喪著臉呢?

  這是《嫁禍》開場的場景,在土耳其鄉下的發生的,而故事起因於這場婚禮,所有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也因之而把ㄚ今的心揪得緊緊的。

  故事急轉直下的來到了洞房花燭夜的那個晚上,新娘子艾雪憂心忡忡的躲在一旁講電話,而婆婆法瑪特夫人以眼睛示意再加上壓著嗓子的聲音驅趕著在客廳裡的人,包括:新郎哈山、女兒們……等,回房睡覺,接下來婆婆安置好沙發床後,掩上了門亦離開了客廳,而留下來的竟是新娘艾雪及公公。

  「洞房花燭夜新郎與新娘不是都得睡在一起嗎?你昨天怎和我擠在小小的房間……」

  哇!多勁爆的畫面與真實的對話啊!這是一場多麼奇怪的婚姻,原來公公變成丈夫,而丈夫則變成了小叔了,難道女方家不知道嗎?就算是知道結果是如此,又怎會答應呢?這是法瑪特精心安排的,而片中亦沒有說明女方家怎會答應這麼荒謬的婚姻,ㄚ今猜想可能是為了錢、為了過更好的生活的緣故;而哈山之所以為答允這個名存實亡的婚姻,當然是為了媽媽,為了盡孝道囉!

  話說一個女人,一個有著美滿家庭的女人,怎會找一個年輕的妹妹來分享丈夫呢?更在無形中阻擋兒子追求真愛的權力。這其中的原由得從法瑪特夫人的身體說起,就因為她得了重病,以為將不久於人世,才找了一個女人來照顧丈夫及孩子們,但又不能名正言順的納妾,只得說服兒子代勞,反正已遠離土耳其來到了維也納定居,聽不見家鄉人的耳語,在外人面前只要好好扮演該有的名份角色,其他的一切又何妨呢?!

  其實我們都知道這是一個多麼不正常的家庭生活,縱使表面上大家和樂來又和樂去,茶壺裡的風暴總有一天會爆發的。

  接下來一個橋段才夠勁爆吔!更是本片最高潮的地方,更是讓ㄚ今最感意外之處,更因為這個劇情走向,卻讓接下來的故事更有看頭及衝擊性。

  螢幕上出現了一場葬禮,理所當然的以為是法瑪特夫人病逝了,但鏡頭帶到了身著喪服的家人特寫上,ㄚ今睜大了眼,看到了婆婆法瑪特夫人,原來死的是法瑪特夫人的丈夫,那個享齊人之福的男人。這下怎麼辦呢?該死的沒死,而且艾雪還有了孩子。如果你是艾雪會做何種選擇呢?

  唉!你的生命全來自於一念之間,你的機會如果沒好好把握,瞬間即逝。

  法瑪特夫人與艾雪的婆媳問題、感情衝突問題,會因丈夫或者說是丈夫的驟逝而有所改變嗎?會因小孩子的出生而起了潤滑作用嗎?

  當艾雪不再關在家裡當個不懂世事的家庭主婦時,當艾雪清楚的意識到自己的情與慾時,當艾雪遊走於傳統與新時代女性的路上時,茶壺裡的風暴終於狠狠的爆了開來。

  最後艾雪的命運走向何方呢?只想以一聲「唉」帶過,只能不負責任的說:「這是女人的悲哀」啊!!

 

註:導演烏姆特達格坦承《嫁禍》取材自他的母親──一個堅守傳統價值與規條的女人,並藉此來保護她的家庭。劇情不僅聚焦這個女人,更在她主導下,逐一將家中其他成員捲入了接踵而來的事端,引領觀眾和主角們一樣在毫無防備下,逐步陷入這場婚姻風暴,發掘出一連串不足為外人道的驚人家庭祕辛。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