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我是怎樣的人?」

  「嗯~不知道!」

  「你覺得我長得怎麼樣?」

  「不知道!」

  如果這是對剛認識的朋友的對話,倒是不足為奇;但如果答「不知道」的那個人是你的男(女)朋友,會不會很想扁他(她)呢?但在《逆光飛翔》裡,聽來卻覺得好實在、好貼心,為什麼呢?

  有人說《逆光飛翔》是一部勵志片,是一部追夢電影,但我說它是一部看了會讓人想展翅高飛的電影,是勵志也罷,是追夢也好,總之它讓我們有滿滿的愛與夢,以及圓夢的動力。

  「他從那次比賽後,就再也不願意參加任何的比賽了……」

  「因為他聽到別的小朋友說:『就因為他眼瞎了,所以才得到冠軍的。』……」

  這是個真人真事的故事,故事主人翁黃裕翔(黃裕翔飾),天生眼盲,原本是個內向害羞的小孩,但卻在音符中找到了他的自信,也因為他的努力與天賦獲獎無數。但不要看他只是個小孩,自尊心卻無人能比的。但世間的無情會因為他的自尊心而喪失展翅高飛的機會嗎?

  老天關了一扇門,卻也會為你開啟另一扇窗。雖然不再參加比賽了,但卻也考上大學音樂系,只是首次離家,最忐忑的竟不是裕翔本人,而是媽媽(李烈飾)。

  記得ㄚ今負笈北上念高中時,也是從鄉下來到繁華的大都市台北,媽媽陪著ㄚ今註冊,打點住處,再不捨也得眼眶含淚的把ㄚ今留在台北生活,但不懂事的ㄚ今那時竟不瞭媽媽多麼的擔心與不捨,只是一心只想離家。

  看裕翔的媽媽那欲言又止的擔心,聽那裕翔媽媽那一字一句的叮嚀,再看那欲語還休的關懷眼神,實實在在讓人瞭解到每個孩子都是媽媽心頭肉的感情。李烈演得好,不濫情,舉手投足間卻有很多的愛與包容。

  小潔(張榕容飾)與裕翔在馬路中間相遇的那場景,是該感嘆人們多是冷漠的呢?還是讚歎小潔的貼心才交了裕翔這個心靈伴侶呢?

  前幾天站在人行道上等待著紅燈變綠燈過馬路時,心想:「如果是盲人如何判斷紅綠燈呢?」而此時在旁邊的友人心有所感說:「假使這是個可服務盲人的紅綠燈,是以蜂鳴及鳥叫聲來告訴盲人朋友東西或南北向可以通行。」但是,眼盲者如何判斷東西南北呢?

  裕翔說:「車子從我前面呼嘯而過就是綠燈……」但是,如果有轉彎車怎麼辦呢?也許明眼人得多一分的同理心,才可多一些的關懷,社會才可更溫暖。所以,裕翔與小潔才有了這個奇蹟般的邂逅。

  那麼小潔又是個什麼樣的人呢?她是個熱愛跳舞但卻在飲料店打工的女孩,她因環境、經濟因素放棄了舞蹈但卻交了個劈腿跳舞男,因為許許多多的不順遂,總是擺著臭臭的臉,他的老闆(納豆飾)總是心疼的包容她的不得志,總是鼓勵她,包容她的臭臉,甚至陪她參加了舞蹈體驗營,話說這位老闆是愛才惜才,不如說他對她有著哥哥般甚或是曖昧般的情愫。不過,老闆這個角色,不管是杜撰或是真有此人物,對本片來說倒是有著畫龍點睛的作用。

  「去做了,才知道自己可以做到怎樣的程度;不去做,永遠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到……」

  這是一句讓ㄚ今印象深刻的話。面對著前面無窮無盡的挑戰與不知,該退縮嗎?該無為嗎?還是該勇敢的跨出去呢?我們從來不知自己的極限是在哪裡,往往安於現在,也許該把勇敢迎接挑戰看做是另一種的「知足」,因為確確實實的知曉了我們那「足足」的能力,悔恨二字才不會狠狠的烙印在腦袋裡。

  ㄚ今喜歡小潔教裕翔跳舞的那個橋段。如果我們閉上眼睛,站在舞台上,轉圈圈,那是何等模樣呢?何況又是個從不知道跳舞是啥的裕翔呢?看著裕翔小心翼翼、生澀的踩著腳步,看著小潔細心又細膩的心緒,看著裕翔終於放開步伐轉了個不甚美的圈圈,不禁想為他鼓掌。是的,沒做,怎麼知道自己做不做得到。

  「你是我哥哥的女朋友嗎?」

  你覺得他們是情侶嗎?男女之間難道沒有真的友誼嗎?

  一個彈鋼琴,一個是失意的舞者;一個是盲眼人,而另一個是眼睛會發亮的大眼美女。你說他們會是情侶嗎?你說他們該是平行的兩顆心嗎?在晨曦中,在夕陽下,在澎湃的海邊,在隱隱的逆光鑽入裕翔眼中時,他看到了展翅飛翔的她,而真正展翅飛翔的是他的音符、她的舞步以及他們熱血奔騰的二顆心。

  看罷《逆光飛翔》,覺得好真好真,好勇敢好勇敢,這麼棒的電影,竟然是真人真事,竟然是黃裕翔親自主演。也許是因為真,所以情特別感人;也許是因為愛,所以影像格外細膩;也許因為熱情,所以音樂情如詩似畫。是的,該為這部不可思議的電影,按無數個「讚」。

  最後,與各位分享片中的一段話:

「如果對喜歡的事情沒法放棄,就要更努力讓別人看見自己的存在。」

希望大家都可因為喜歡,而看到自己的存在。

 

註:曾以《天黑》在台北電影節獲獎的張榮吉執導的首部劇情長片,影像細膩寫實,讓張榕容的內斂與黃裕翔的本色演出,不可思議地揉合成一頁溫柔詩篇,更是台片年度驚喜。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