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的是冰天雪地,看到的是一雙雙凜冽倔強的眼神,而四面環繞的卻是無情的大海,那是什麼地方呢?而那個地方又有些什麼樣驚天動地的故事呢?

  《我的青春煉獄》,唉!我的青春竟是個煉獄,看到這個片名,心中顫動了一下,當我們青春年少還在為賦新詞強說愁時,竟有人的青春是個煉獄,也許我們不可想像,但那些年是否也叛逆,是否也有不可道人知的一面呢?

  本片說的是二十世紀初在挪威一座名為學校實為少年感化院的真實故事。就因為是真實故事,娓娓道來,讓人震撼;就因為生活的距離太遙遠,但心靈的距離如此的靠近,所以在無法想像中卻又有真實的感受。

  「那頭鯨魚被三隻魚鰾射住了,卻沒馬上死掉,整整掙扎了一天才一動也不動……」

  他說他是個很棒的魚鰾手,但此時卻站在船上,雙手扣上了手釦,目的地是位於一座巴斯戴孤島上的學校,在這所學校裡稱他為C19

  沒錯,這裡說是學校,不如說是監獄,只是在這裡活動的學員,都是冥頑不靈的叛逆小子,也許曾經是個小偷,也許當過強盜、殺過人……但在他們稚氣的臉上根本看不出一絲絲的「壞」。

  所以,典獄長(史戴倫史柯斯嘉飾)對著C19說,要他在這裡學會真正的正直謙虛。當一個人被烙上「壞胚子」三個字時,大部分的人根本看不到這個人的正直謙虛,所以,在典獄長、甚或在這裡服務的警察、舍監……等,只能以無所不用其極的方法來「教導」他們,企圖以這些非常手段來導正這些說是年幼無知的少年們的「壞」。

  現在的教育倡導的是愛的教育,不能打、不能駡,遑論是在狂風暴雨下工作,不用說現在的小朋友,甚至是大人們更無從想像那像是集中營的生活,也許只因那是二十世紀初挪威的故事,所以就認為「它」的存在是理所當然的事,但,真的如此嗎?

  大人們常告訴小孩們「有耳無嘴」,但生活在巴斯戴學校的學員們,有耳朵、有眼睛、有嘴巴,但「有」就跟「沒有」是一樣的,只因他們「壞」,就可剝奪他們眼、耳、口的自由嗎?

  C19是新來的人,在這裡算是較年長的,他眼耳口的自由不見了之後,怎甘於心智上的自由也一併消失匿跡呢?因此,無形中竟和這裡最資深的頭頭C1成了莫逆之交。

  C19初來乍到時的叛逆、不聽話,那是可想而知的,也正因為如此也吃盡了苦頭了,但聽話的C1又怎麼也成了叛逆者呢?

  很多很多的事都不是一蹴可幾的,所謂的揠苗助長,所謂的拉久的彈簧總會斷掉的,所謂的壓力愈大的球反彈的愈高。但在那可塑性很高的年紀,哪怕只是一點點外來的刺激,嚴厲的管教又如何能禁錮他們自由自在的心靈呢?

  那天,C5的事從擡面下被搬到了擡面上;那天,舍監所有的倒行逆施被掀了開來;那天,典獄長的謊言被揭穿了;那天,穿妥便服正準備離開的C1看到舍監,怒從中來,反向奔回學校,狠狠朝舍監揍了過去;那天,所有的學員的心境已不再只是「暗潮洶湧」,而是如颶風般猛烈的爆發了。

  沒錯,巴戴斯學校暴動了,學員們佔領了學校,挪威當局引以為傲的校正教育被狠狠打了一個耳光,當然警政單位不可能任這些少年們為所欲為,而這些少年雖然知道他們也不可能因這樣的舉動而能獲得自由,只是他們最後的命運如何呢?

  當C19說「你要把我們的故事寫完」時,該佩服他的勇氣嗎?該為他的冷靜沈穩喝采嗎?該為他倆的友誼流下讚嘆的眼淚嗎?或該為他的濟弱鋤強大大的按個讚嗎?

  是的,這是個二十世紀初的真實故事;是的,這座巴斯戴島上的學府,成了觀光盛地;是的,我們無法保證在現今社會以暴制暴的行為不復存在。

  但,唯一可以相信的是,凡事有愛、有同理心,我們的青春不再是個煉獄,而為賦新詞強說愁也只是我們青春浪漫的回憶而已!

 

註:《我的青春煉獄》是根據挪威最慘烈的教育醜聞事件搬上銀幕,不惜重金請來金獎影帝史戴倫史柯斯嘉領銜主演,帶領一群年輕演員重現讓挪威政府汗顏的歷史悲歌。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