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髒嗎?臭嗎?圓圓的、很可愛嗎?到底是聰明還是笨嗎?

  曾經看過如下的新聞:雇主強迫信伊斯蘭的印尼傭吃豬肉,致使這位穆斯林精神受到極大的打擊。是的,非伊斯蘭信徒的我們,是很難以理解「豬」在他們教義裡是怎麼樣的動物,只是知道他們是不吃豬肉的而已。

  《天外飛來一隻豬》卻讓我們對伊斯蘭教裡的「豬」有了多一層的認識。

  他是個生活在巴基斯坦的漁夫法爾(賽森加拜飾),看著漁網撈上來的東西,不是滿滿的魚,竟是各式各樣人民丟棄的垃圾,到底是該望天興歎,還是對海怒吼呢?

  但小人物總有他們的謀生方式,在那堆希奇古怪的「垃圾」裡,總可以找到可以再利用的東西,也許修一修可以賣錢的。但那天,天外卻飛來一筆,漁網裡竟來了隻活生生的黑豬,真是匪夷所思。

  法爾自言自語:「牠是豬嗎?怎麼那麼醜、那麼臭?」

  此時ㄚ今看到一隻噘著鼻子的豬,心想又是一隻會演戲的動物。

  覺得奇怪吧─「法爾怎會問自己:那是不是豬?」牠是不是豬,不是一般常識嗎?而且那麼明顯,百分百確定是豬。

  以前常聽人說:「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哈!這句話在這裡是完全不適用的。生活在這裡的穆斯林,看過活生生豬的,實在是少之又少,他們或許只在書上或電視上看過而已。

  其實回過頭來想想,現在生活在都市裡的小孩,除了在動物園裡,又有多少人在其他地方看過活蹦亂跳的豬呢?

  因此,怎能怪法爾的「有眼不識泰山」呢?其實,他是識得的。

  故事走至此,ㄚ今還小小的為法爾高興了一下,為什麼呢?這隻豬應該可以賣不少錢吧,應該可以為他帶了一筆不少的收入。但是事實上事與願違,ㄚ今忘了他是穆斯林,忘了他是生活在伊斯蘭教地區。

  也許有人說:「生意歸生意,哪有那麼多的顧忌,哪來那麼多規矩?」但是,偏偏就是如此,殺了牠?真的不忍心,總不能一直把牠藏在漁船上吧!

  小人物自有他們的謀生方式,法爾腦袋沒有「恐固力」,既然穆斯林們不要,那生活在特區裡的猶太人或其他外國人總會要吧!說真的,這真的是一項高難度的任務,不是說賣就能賣的,況且要將這隻豬運出漁船而不讓別人發現,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事,窮則變,變則通。既然不能賣整隻豬,那賣「部分」的豬呢?哈!不要想太多,不是把豬分屍了,一塊一塊的賣,前面已說過了,法爾不忍心殺牠的,牠仍是完好如初,活跳跳的,那麼賣的是什麼呢?

  聽過老人家說過的「牽豬哥」嗎?只是在這裡「牽豬哥」是比較後面的事了,剛開始只得在船上DIY了,但看到法爾不僅對自己DIY,還讓豬吃威而剛,真是讓ㄚ今笑死了,但心底卻勾起了小小的悲哀。

  前面說了這麼多,好像只有這隻豬和法爾間發生的趣事而已,其實沒那麼簡單,前面說了小人物自有他們的謀生方式,但小人物更有他們的悲哀。

  這隻豬總不可能永遠躲在漁船上吧,總有一天會被發現的,也許這一天的到來,法爾及老婆心頭放下了一塊大石頭,但卻引來了不知該說是災難還是幸運的事。

  被激進的伊斯蘭分子強迫去執行一項自殺炸彈襲行動,是場災難吧,怎會是幸運呢?

  當一個小孩問:「你可以說『不』,說你不想死啊!」法爾一臉的漠然,這又是小人物的悲哀。

  但,天是無絶人之路的。當「砰」的驚世駭人的聲音傳來時,想見的血肉模糊的景象竟不見在螢幕裡,換來的是一大片的草原、滄滄大海,及四個小人物和一隻豬逃生、求活,讓人既感動又發笑的鏡頭。

  對於中東衝突問題,不瞭平平是人為何有那麼多的仇恨?套句政治人物愛說的那是「歷史共業」嗎?其實所有的小小人物何不希望有和平、大同的生活,所以,那些有權有勢的大人物們,何不放下你們的自尊,一起為和平、安全的社會打拚!

 

註:《2012金馬奇幻影展》好評喜劇,以黑色幽默省視中東衝突問題,一部充滿政治隱喻的影片。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