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生死遊戲,一場至死方休的遊戲,一場人性道德考驗的遊戲,自此開場。

  你說既然是遊戲,怎會關乎生死呢?你說既然是遊戲,那不該是歡樂刺激嗎?你說既然是遊戲,那不該是虛幻的嗎?

  但這場遊戲,卻只是統治者的手段,只是徹底打擊人民希望的手段而已。不過,人民真的是「愚民」嗎?當希望終至破滅時,那一點點的光亮卻在不遠處等著。

  《飢餓遊戲》說的是一個奇怪的國家,稱之為「施惠國」的,統治者為了讓百姓們百依百順發明的恐怖遊戲。

  這個國家分為十三個區域──十二個行政區及一座被行政區圍繞的有錢有勢的人居住的富饒都城。專制獨裁的統治者,規定每年各行政區得交出十二至十八歲的少男少女各一名,稱為「貢品」,參加「飢餓遊戲」,並來場實境秀,讓全國人民得以目睹這場殊死戰。

  「飢餓遊戲快樂,願機會永遠對你有利!」

  好一句諷刺萬分的話。你看那被選上的少男少女,哪一個人的臉上有著快樂的表情,你看那十二區的老百姓,哪一個是興高采烈的,而唯一歡聲雷動的只有那生活在都城裡不知人間疾苦、不食肉糜、穿著華麗衣服有錢有勢的人們。

  當那十二對青春無敵的青少年,個個如都城裡的人們,穿著奢華的衣服,站在閃亮亮的馬車上,玩著嘉年華般的遊行戲碼再聽著現場群眾的歡欣鼓舞聲時,如果你是天真無邪的青少年,是該覺得榮幸與驕傲的。但是,在這個穢暗的年代,已經懂事的青少年,如何無邪,又如何天真呢?笑臉背後,藏著的是重重的心機,所有的真善美只能在夢中實現而已。

  但,人性到底是本善還是本惡呢?

  當凱妮絲(珍妮佛勞倫斯飾)自願代替中籤的妹妹成為貢品時,她即成為眾所矚目的人物,因為自開始「玩」這個飢餓遊戲時,根本沒有自願者,她的「特立獨行」早已是所有人茶餘飯後的話題。

  也許你會問:為什麼這個遊戲讓人民如此的驚恐?那是因為遊戲只有一個贏家,而且是一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遊戲,所有貢品獵殺的不僅僅是遊戲掌控者創造出的各式飛禽猛獸,更是參與這遊戲的「人」;那是因為這樣子的戲碼年年都上演,而那個犧牲的人可能是自己或自己摯愛的人。最重要的是,那是個飢餓的時代。

  當小時候讀著「解救大陸生活於水深火熱的苦難同胞」的文字時,心中想的是大陸同胞啃著草根裹腹,心中想的是我們是何等幸福,殊不知,這是統治者玩的恐怖的洗腦遊戲。當長大後接觸了二二八、白色恐怖的文史資料時,才驚恐的發現統治者自始至終都玩著恐嚇百姓的遊戲。你說這些遊戲與「飢餓遊戲」何異呢?

  在這裡還要再問一次:人性到底是本善還是本惡呢?

  十二個人有十二種個性,更有十二種不同的生活背景,雖說他們年紀小,更不可能過著少年不識愁滋味的生活,強迫自己懂事、長大,更強迫自己看破生離死別,但是「愛」呢?但是那天真無邪般淡淡的「喜歡」呢?但是那近在咫尺卻又遠在天邊的「希望」呢?真的能捨棄嗎?

  在此,不能說「邪永遠不勝正」,但卻可以告訴大家「力量來自於愛」。

  的確,力量,來自於那源源不絕的「愛」!

 

註:本片改編自同名暢銷小說,耗資八千萬美元拍攝,《奔騰年代》導演蓋瑞羅斯最新作品,《X戰警:第一戰》珍妮佛勞倫斯主演。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