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朋友,在她女兒考上大學之際,開了家庭會議,她決定與老公離婚,最後她離婚了嗎?還是暫時分居了呢?但是,如果原本是一個看似是和樂融融的家庭,缺了一個女主人之後,這個家是否還能正常的運作呢?還是一片大亂呢?

  《分居風暴》說的是二個家庭的故事,主軸來自於其中一個家庭的女主人離家出走後,所衍生出來一連串的風暴。但是,這所謂的風暴怎可簡單的歸咎於女主人的離家呢?背後男人與女人的戰爭、宗教傳統道德的框架以及無限上綱的自尊心所暴發而出「羅生門」的「命案」,到底該如何破案呢?

  一男一女的上半身出現在螢幕的正中間,二個人的臉上完全沒有笑意,有的盡是氣憤、無奈。

  「這個移民許可早就下來了,只剩四十天的有效期了…而他根本不打算移民……」

  「我怎麼放得下患有阿茲海默症的老爸呢?」

  「我不想讓女兒在這樣的環境長大?」

  「請你說清楚這是什麼樣的環境?」

  這是希敏與丈夫納德在訴請離婚的法官面前的一段對話,就因為法官最後的這句話,希敏啞口無言、不能辯駁,二人當然離不了婚了。但是,有了這場官司以後,二人當然不可能還若無其事的住在同一屋簷下。

  公公喊著:「希敏……希敏……」希敏無奈又不捨的握著公公的手,然後毅然決然起身拖著行李離開了這個家。從此這個家庭陷入了一片混亂的局面。

  在工作場合,常跟工作伙伴說:「沒有一個人是重要到缺一不可的,縱使今天自以為在工作上占著一個關鍵的重要位置,當你離開了以後,公司仍不會倒,它仍有其機制可以正常運作下去的。」

  那麼,家庭呢?缺了女主人的家庭,在混亂一陣子後,是否會回歸平靜的生活呢?

  納德找了一個虔誠的穆斯林女人羅芝,於白天來家裡照顧父親。沒錯,這是一般人都想得到的方法,也是最快讓納德無後顧之憂的方法。但是……

  羅芝上工的第一天,老伯伯就來了個下馬威。不是對她大吼大叫,而是就這麼著站著、走著、穿著褲子,在客廳的一角尿了出來。天啊!該如何是好呢?也許你以為還好啦,一個患有阿茲海默症的老人,無法自理大小便似乎是很正常的事,就幫他清理乾淨,換換衣褲就好,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呢!但是對一個虔誠的穆斯林女人而言,幫一個陌生男人做如此「親密」的行為,是犯大忌啊!所以,她打了電話諮詢宗教人員,但是這仍在她心裡留下了陰影。

  除了希敏的家庭之外,羅芝的家庭也是本片的主角。話說羅芝因為老公的失業、欠債得瞞著老公、帶著女兒去幫傭。說來說去,這也是個問題家庭。

  二個問題家庭,會蹦出什麼樣的火花呢?

  那天,老伯伯獨自跑到街上逛街,正當要過馬路時,說時遲那時快……

  那天,納德提早下班回家,呼喊了半天,都沒人應門,羅芝哪裡去了?一進老爸的房間,不得了了,老爸跌落床下不醒人事,更誇張的是一手竟被綁在床上。納德氣急敗壞的說:「你跑哪裡去了?」「你是不是偷了錢?」「你馬上離開…」手一揮,羅芝跌落在樓梯上。

  本來納德給了工資,而羅芝拍拍屁股走人就沒事了,就因為納德誆稱羅芝偷錢而不給工資,而羅芝就為了那點錢與納德起了爭執。如果羅芝是個正常人,小小的跌跤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她卻是個懷胎四個月的孕婦,這可是件大的不得了的事,又很不幸的,流產了。

  看看最近鬧的沸沸揚揚的新聞─Makiyo事件,人一犯錯總有許多的藉口及拖辭來開脫自己的不是。

  納德何嘗不是呢?只是羅芝又有什麼樣的說法呢?

  本來只是簡簡單單的傷害事件,也許賠錢就可了事了。但根據二造的說辭竟成了「羅生門」事件。

  他說他不知她懷孕了,她堅稱他知道她是孕婦。就只為了這個「知、不知」對簿公堂。但是當以為這應該只是納德與羅芝二人的戰爭時,竟演變成了二個家庭的大戰爭。

  其實ㄚ今最不捨的不是那個流產的小孩,而是二個家庭裡的小女孩。一個是十一歲已懂得人間世事的女孩,竟為了爸爸,違背了她的是非觀念及誠實信條,在法官面前說了她不願說的話,事後竟痛苦的淚流滿面;而另一個是五、六歲的可愛小女孩,她不懂大人們吵的是什麼,她想要的只是有個愛她的爸爸與媽媽而已。

  當女兒懇求納德接媽媽希敏回家時,說:「媽回外婆家住,目的不是為了離婚移民……」難道男人都那麼遲鈍嗎?當羅芝希望希敏不要和解付錢時,難道男人都那麼自大、好面子嗎?

  也許二個女人都有她們的問題,但是看到的是二個男人的自私與自大;也許委曲求全不是最好的方法,但是為了生活,同理心才是幸福美滿的根本,自尊心只是不值一文錢的廢物而已。

  當最後的畫面,納德與希敏二人分別坐在一長廊的二側,而二人眼光沒交集,更無任何的話語,你說這二人的心還在一起嗎?是「分居」的心?不,是「分離」的心。這是「風暴」後的結果嗎?唉!最苦的是愛他們的女兒吧!

 

註:獲得2011年第61屆柏林影展金熊獎、最佳男主角及最佳女主角的伊朗電影。榮獲第69屆金球獎最佳外語片。代表伊朗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