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鬼」,大部分的人都沒看過,那麼「鬼」到底存不存在呢?就讓《鬼壓床了沒》來為大家說分明。

  《鬼壓床了沒》說的是一個命案的故事,那跟「鬼」有什麼關係呢?這不是讓我們想到可能又是受害者託夢、或是像是包青天的〈烏盆記〉、〈冤魂之訴〉之類的故事嗎?沒錯,是某種程度的鬼故事,但不是那受盡冤屈的「鬼」,那麼「鬼」在這裡扮演了怎樣的角色呢?

  惠美(深津繪里飾)是律師,那天她接了一個看似毫無勝算的謀殺案件,在與嫌疑犯談了之後,決定去一探究竟。其實如果你是惠美,是否會和她一樣親自去探索真相呢?假使告訴你大部分律師可能會不置可否,甚至毫無作為,那麼當辯護律師的豈不是有虧職守嗎?原來嫌疑犯告訴她,他是無罪的,而且有證人可以證明他的不在場,只是這個證人是個「鬼」,而案發那天他根本是被鬼壓了床,全身動彈不得,如何去殺人呢?

  這算是「人」證嗎?算是「鬼」證吧!但是誰又看得到鬼?誰又相信死後的世界呢?

  現在想談這部電影的導演三谷幸喜,看過《有頂天大飯店》及《魔幻時刻》嗎?看他的電影會讓你好快樂,笑到掉眼淚,但是不會覺得那是無厘頭的搞笑,有時尚且說到心坎裡,惹得你又哭又笑,而且不只是主角的故事主軸有意思,旁邊陪襯的小角色更感人、更有創意。

  惠美歷盡了「千辛萬苦」終於來到了嫌疑犯所說的他所住的那間位於冷僻山上的旅社,還酷酷的推翻了旅社老闆的證辭,並進住了那間鬧鬼的房間,最重要的是她真的碰到了一名武士亡魂(西田敏行飾),而且這個亡魂也承認了那晚他的確壓在嫌疑犯身上,所以惠美相信了她的委託人是沒殺人的。

  當然那是惠美一廂情願的想法,所謂的「鬼」如何當證人呢?而她又該如何說服老闆、檢察官(中井貴一飾)及法官呢?

  說到鬼,可能很多人會大聲尖叫,甚至夾著尾巴就逃之夭夭了,怎可能把「鬼」帶到法庭上當證人呢?遑論又有多少人看得到、聽得到、感覺得到呢?

  哇!難道這是鬧劇一場嗎?這在現實社會裡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事實上,重點根本不是在那個武士亡魂要不要上法庭當證人,而是你到底相信了什麼?而又什麼對你才是最重要的事?更如何去發掘每個人內心裡那最深層的渴望?

  西田敏行所扮演的鬼魂,一點也不可怕,還很可愛。他是「人」,有他的欲與望;他是「人」,有他的感情與愛心;他是「人」,有他的固執與倔強。而之所以稱他為「鬼」,只因大部分的人是看不到、感受不到而已。

  而惠美呢?而惠美的老闆(阿部寬飾)呢?而檢察官或法官呢?他們的的確確是「人」,與那位武士的差別,只在他們能吃、能摸、有確確實實的形體。但你說這些「人」比「鬼」高明到哪兒,那倒也不見得。

  記得幾年前ㄚ今的舅舅往生而準備送去火化時,在火葬場裡ㄚ今被無形的「他」紮紮實實的踩了二下,是看不到,但感覺到了。而惠美這個大律師又有什麼方法讓大家相信有鬼魂這件事呢?

  哈!想說個小小的橋段,某些計程車司機看到這裡可能會心有戚戚焉哦!惠美坐上了計程車,準備帶武士回都市,在計程車上和「他」對話,好巧不巧武士與司機都秃頭,好巧不巧惠美與武士的對話好像都刺中了司機,但不巧的是司機根本看不到武士,再往後照鏡一看,直以為自己載了一個自言自語的瘋子。ㄚ今寫得並不好笑也不恐怖,但這小小的橋段就讓人看到導演關懷小人物的心情了。

  其實本片裡最可愛的除了武士以外,就屬庭上那位主審法官了。他願意打破所有的傳統,他好奇的接受惠美的「證人秀」,他逗趣的問話,才知:原來惠美最該感謝的是法官大人。

  也許你最好奇的是為什麼只有少數的人看得到鬼魂?追根究底、邏輯推理的結論有三,一是你最近必定倒霉到極點,而二及三就留給各位看倌到電影院裡尋找了。

  許許多多的工具搬到法庭上了,看似真真假假的武士也上了法庭了,但「他」最後真的可以當作證人嗎?最後的決戰點保證讓各位大聲叫好。

  所有的法庭上攻防,既有趣,又荒謬,也瘋狂,最讓人意外的是還很感人,厲害吧!

  在歡笑中、在流淚中看完了《鬼壓床了沒》,晚上回家睡覺並不擔心鬼會來壓床,因為我們心中有愛、有慈悲、有善心,就算真的有鬼,他們也跟我們一樣歡喜的。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