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看完《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心裡總覺得卡卡的,是故事的完整性不夠,看罷之後的悵然久久無法平復。因此,那時一直期盼著9月30日這個日子趕快到來,因為《賽德克.巴萊(下)彩虹橋》在這天正式上映。

  上映第一天趕在大家還未下班、放學前進了電影院,雖說日新大廳少說也有五、六百的座位並未坐滿,但也有八成的觀眾。這些趕在第一時間觀看《賽德克.巴萊(下)彩虹橋》的觀眾,一定也是受了上集的感動,而覺得必須為這個故事找到句點而進入電影院的。

  說真的,看過下集之後,才覺得這部片子是完整的。記得看完上集時,有朋友問ㄚ今覺得如何?ㄚ今的回答竟是應該要拍成連續劇才夠細膩、完整。也許是因為那時覺得有些的不足,也許是因為沒看到下集還不懂導演想要舖陳什麼樣的感動。但是今天,想說的是:魏導,ㄚ今看到了,ㄚ今懂了。

  以前念了那麼多中國五千年的歷史,而且最痛恨背那些幾千幾百年來發生的很多跟自己無關的事,而對最近的台灣歷史幾乎一竅不通,縱使知道霧社事件,但與事件相關細節,從不曾從老師的口中瞭解事件的點點滴滴,也不知求學時代為什麼老師都避談所謂的台灣民族意識的議題,也許是早期的白色恐怖真的把大部分台灣人都唬呆了。但殊不知,思想並不是那麼容易被改造的,自由是不容被剥奪的,尤其又是思想的自由更不可能被框架住的。

  上集裡看到了許多出草的鏡頭,有人說:好血腥、好暴力。其實我們並不瞭所謂的出草,對原住民而言,是何等神聖的事,也不懂如此的殘殺舉動對他們有何種意義可言。記得小時候讀到吳鳳的故事,總被盲目灌輸成那是「生番」的殘暴行為,但當得知吳鳳的故事原來是杜撰的時,心想傳播這個故事的人,他們的心態實在變態,更荒謬的是竟然還建有吳鳳廟。而看完本片時,我們真的瞭解「出草」了嗎?至少我們瞭解了那是保護族人、跟隨祖靈最神聖的行為。

  「所謂的文明,帶給我們的不是財富,而是讓我們更窮……」

  聽到這句話,只能在心裡大嘆一口氣,但再看到片中原住民朋友們在被日本人剥削工作後喝著小酒的情景,心裡也是大嘆一口氣。

  也許是因為樂天知命,也許是因為無奈,一般人看來是毫無任何作為的消極態度,其實莫那‧魯道心裡是痛的啊!一個堂堂的頭目,一個這麼有英雄氣概的民族,怎可容忍異族人的羞辱呢?!尤其是他們原本賴以為生的獵場,尤其是他們小小翼翼保護的祖靈精神。但是為了生存,這似乎是不得不的作為。

  看過很多抗日片,總把日本人說得極度不人道及殘暴,是理所當然的大壞人。但是在本片裡,竟把日本人區分好人及壞人二種,更有一郎、二郎那即為矛盾的人物,因為他們本是德克賽族人,但為了過好生活,接受了日本教育,成為日本警察,但骨子裡仍是道道地地的德克賽族人,也就因為這樣,他們心裡的悲與苦不是一般德克賽人或日本人所可以想像的,而他們的命運會走向何方呢?

  「刺下去吧!讓你的靈魂自由自在悠遊在山林間……」唉!

  其實換個角度想,統治台灣的日本人,真的都那麼壞嗎?所有的命令及手段,根本都是那些所謂有野心的政治人物無限上岡權力欲望的產物而已。

  「如果文明是叫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帶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

  「我知道日本人比濁水溪的石頭還多,比森林的樹葉還繁密,可我反抗的決心比奇萊山還要堅定!」

  如果說是這只是三百多人的抗日行動,那真是太天真了。沒錯,莫那魯道率領的是三百多名壯士,但是「賽德克的女人及孩子,成就了賽德克的男人……」卻一語道破了男人的背後總有很多無怨無悔支持他們的親人。唉!看看那森林裡吊掛的一起走向彩虹橋的族人們,該感嘆還是讚嘆呢?留在臉上的不知是淚水還是雨水,但他們的靈魂已不再被禁錮,自由的在彩虹橋的那一端等待最最親愛的男人們。

  不能說《賽德克‧巴萊》是部完美無缺的電影,它仍有許多不足處,也許有人會說花了那麼多錢怎麼就只是這樣而已。看看台灣的電影史,何時出現過如此具史詩意義的電影。在【導演‧巴萊】一書裡,魏導曾感嘆說:台灣根本沒有所謂的電影工業,不管是美術設計、道具、特效、武行、化妝…………等,都是片片段段的,如果碰到如此大片,執行起來是很困難的……。其實跟好萊塢的巨片相較起來,七億台幣算什麼呢,殊不知拍一部電影,張開眼、閉上眼,都是「錢錢錢」,因此當韓國、日本團隊威脅罷工時,身為一部電影的導演心境是何等混亂啊!

  並不想為《賽德克‧巴萊》歌功頌德,感佩的是魏導對台灣這塊土地的愛,說愛道愛的人那麼多,真的有所作為的人何其少。

  最後就以莫那‧魯道在片中對族人吟唱聲,帶大家進入《賽德克‧巴萊》的世界:

  孩子們,在通往祖靈之家的彩虹橋頂端,還有一座肥美的獵場!我們的祖先們可都還在那兒吶!那片只有英勇的靈魂才能進入的獵場,絕對不能失去……族人啊,我的族人啊!獵取敵人的首級吧!霧社高山的獵場我們是守不住了……用鮮血洗淨靈魂,進入彩虹橋,進入祖先永遠的靈魂獵場吧……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