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別人在朗朗上口的說「好快樂,好快樂哦」,不禁懷疑是真的快樂嗎?何謂快樂?快樂的背後,又藏著什麼秘密呢?

  當《性福快樂Happy,Happy》帶給我們無限遐思時,也許該是解放自己的時候了。

  那天在飯桌上被老公冷眼羞辱的卡亞躲進一間房間哭泣時,鄰居的帥氣老公走了進來,以安慰的口吻說:「是因為麗莎有了外遇,我們才搬來這裡的……」

  也許卡亞的心震了一下,也許卡亞有了「同病相憐」的感覺,也許卡亞本就被他的帥氣、體貼所吸引,更也許卡亞的慾火繃了太緊,當下吻了他,當下再往下持續她嘴上的動作……,內心的、生理的禁忌似乎在一瞬間被打破了,那股火就這麼著被點燃了。

  為什麼說是「同病相憐」呢?

  當卡亞從浴室出來時,竟以很曖昧口吻跟丈夫說:「我要去睡覺了……我要去睡覺了哦……」而丈夫竟無動於衷;當卡亞悄悄的摸上了丈夫的身體,丈夫竟嫌惡的表示睡覺吧;當卡亞在那場聚會上哀怨的訴說已好久好久沒有嘿咻時,丈夫竟說她的子宮頸發炎…………你說哪一種女人會在朋友的聚餐場合上,當著丈夫的面抱怨床笫之間的事,不是她的身心靈已瀕臨暴發的邊緣,就是丈夫真的不對勁。

  這頓飯,這個擁抱、親吻……就讓原本冷冰冰的北國,變得熱血澎湃了。

  ㄚ今喜歡卡亞那甜甜的笑容,更愛她那讓人再見猶憐甜中帶愛的眼神,哪個男人可以拒這樣的女人於千里之外呢?這場從來不遮遮掩掩的外遇,就這麼著熱熱烈烈的發生了。

  那天卡亞的兒子,漫步在冰天雪地中時,忽然看到讓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景象,最後只得轉頭跑掉。他到底被什麼景象驚嚇到了呢?

  哈!那不是媽媽嗎?那不是隔壁的叔叔嗎?為什麼媽媽穿著一件薄薄的襯衣,叔叔則全身光溜溜的,二個人竟在雪地裡擁抱嬉戲呢?這又是怎麼回事呢?不敢想,不想猜,也不想知,只好眼不見為淨。

  有一回,一個朋友告訴ㄚ今,她的朋友嫁到了挪威,全家人去洗溫泉時,是不分男女,不分老少,全部光著身體泡在一個池裡。起初那位朋友並不太習慣大家如此的坦誠相見,而夫家也體貼的要她穿著泳衣,不過後來也入境問俗了。

  片中一樣是在挪威這個國度,而我們所瞭解的北國,對於性事總是格外開放,而那個國度的人民似乎也從小就很清楚「性」這回事。

  因此,當卡亞的兒子看到赤裸裸的男女兩人在眼前嬉戲時,理應不會大驚小怪的,但其中一人是媽媽啊,而另一個人如果是爸爸,也許就加入一塊兒嬉鬧了,只是這另一個對象竟是隔壁的叔叔,該如何面對呢?真是情何以堪啊!

  此時的卡亞看起來好快樂、好快樂哦!從老公身上得不到的溫柔,現在都得到了,而且好滿足、好滿足!如果你說卡亞的行徑跟花癡沒兩樣,但這不是老公的冷漠造成的嗎?也許在保守社會或倫理道德的框架下,她不是個好妻子、好母親,但難道她就沒有追求快樂的權利嗎?

  其實,這二對比鄰而居的夫妻,他們的夫妻感情都有問題,不僅冷豔的麗莎有外遇的問題,再看看卡亞老公凝視麗莎老公的眼神,那沒有鬼才奇怪!

  那天麗莎問老公:「你愛她嗎?……你為什麼愛她?」

  老公回答:「我愛上她了……因為她崇拜我,因為她說跟我嘿咻感覺好像飛上了天……」

  這天,東窗事發了,這天二家都陷入了風暴中。也許,外遇在他們來說是思空見慣的事,也許他們都試圖想尋找平衡自己心情的方法,但不管自己是否出軌,對於枕邊人的不忠誠,就是無法忍受,心靈上受到的衝擊就是無法平復。

  這四個各有所思、各有所感、各懷鬼胎的人,是該平靜看待這種危險的關係嗎?是該打破原本看似平靜的生活嗎?是該隨性追求快樂嗎?

  許許多多的回憶,許許多多的愛恨情仇,頓時全湧了上來,嘴巴上所說的快樂真的就是他們極欲追求的幸福快樂嗎?

  哈!看本片片名《性福快樂Happy,Happy》以為談的只是男女性事,其實還有一對小孩子的事,所探討的問題更是不容忽視的。

  卡亞夫妻生了一個兒子,而麗莎夫婦則收養了一個非洲黑人小孩,二個小孩年齡相仿,也成為朋友,更玩在一塊兒。而這一黑一白的小孩,是如何相處的呢?在白種人的優越感作祟下,看到了那白人小孩如何鄙視黑人小朋友,但這是那白人小孩的錯嗎?看看他們所看的書,看看大人們的態度,怎能不懷疑「種族平等」在他們心中的分量呢?沒錯,歷史是不容抹滅的,但如何告訴小孩歷史裡的錯或那時代的不能與不堪,卻是大人們必須要特別留意的課題,不是隨便塞一本書給小孩,就以為夠了。

  人人都有追求快樂的權利,但快樂不是自私的,必須是所有我們愛的人及愛我們的人也快樂,才是真正的快樂。但願大家都有快樂美滿的人生。

 

註:此片挪威原名為《Sykt Lykkelig》翻譯為瘋狂快樂,意旨為愛痴狂、為愛快樂。故事當中有兩對夫妻,他們彼此面臨自己搖搖欲墜的婚姻,雖看似幸福美滿,但其實潛藏著四顆蠢蠢欲動的寂寞之心,進而出現換夫、換妻、換換愛的局面。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