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情書》裡,中山美穗的大喊:「你好嗎?我很好!」你是否也有過如此的心情?你是否對於那兩小無猜、純純愛戀念念不忘呢?想到他(她),會心痛嗎?還是滿滿的甜蜜呢?

  《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說的是一段會讓人痛徹心扉,但卻又感動萬分、浪漫滿分的淒美愛情故事。生離死別的痛如何承受,又該如何放下呢?也許「不經一番寒徹骨,何來梅花撲鼻香」!

  律子(柴崎幸飾)聽著隨身聽裡傳出的聲音:「10月28日,我快死了……」後,人竟恍恍惚惚的走在街上。

  但律子是朔太郎的未婚妻,只怱怱留下了字條就失去了人影,而且根本連絡不上人。當朔太郎的朋友說:「只有私奔或自殺,才會留紙條……」時,本來覺得無啥大事的朔太郎,開始緊張了起來。忽然,朋友大叫了一聲:「電視裡的人,不是律子嗎?」那是老家鄉啊!在這颱風來臨前夕,她為什麼跑到那裡呢?

  所有的沈封在心底、所有不敢碰觸的回憶,也許該說是心情吧,瞬時湧了上來,如颱風來襲般,直讓人無法承受。

  那這又是段什麼樣的故事呢?竟能如此牽扯著二個相愛的人呢?

  亞紀總是那麼冷漠,在校長的告別式上,所有的女孩都哭得唏哩嘩啦,唯獨亞紀冷靜念著悼念文,冷冷的看著周遭的人,看不出臉上的任何情緒。小瞬注意到她了,但她功課好,體育又棒,小瞬小心翼翼的藏著自己的那分喜歡。

  一個功課好,各方面表現都亮眼的女孩,在別人眼中會是什麼樣的人呢?她驕傲嗎?她瞧不起功課差的同學嗎?她總是高高在上嗎?唉!或她只是孤芳自賞呢?其實,她也只是個普通女孩而已,她也只是個渴求愛的一般女孩,她更只是個害怕受傷的情竇初開的女孩罷了,她的心也是敏感的,她也感受得到他的眼神與關心。難道你看不出冷漠、毫無表情的面具下,藏著的是一顆火熱的心嗎?

  二個本來是幾乎無言以對的同班同學,不知怎麼的,小瞬與亞紀開始熟稔了起來,小瞬常常騎著摩托車載著亞紀兜風,二人成了無話不說、無事不聊的麻吉。但他們清楚的很,他們的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也許有人會說男女之間難道就不能有純純的友情嗎?況且他們也只是高中生而已,哪來那麼多的愛戀呢?

  高中生也有情、也有愛,更有慾望,也是個開始探索情愛的年齡,小瞬與亞紀一開始就不是哥兒般的朋友,他們的一點一滴,他們互望的眼神,在外人看來無疑就是對戀人。終於,從遠遠的關望,到喜歡,到相知,終而相愛,沒錯,小瞬和亞紀,的確是不折不扣讓人羨慕的戀人。

  當瞬太郎奔回老家,衝到房間翻箱倒櫃的找到了個盒子,打開盒子,裡面裝的是無數的錄音帶及一台隨身聽。看瞬太郎那哀傷又愛戀的眼神,你猜那錄音帶裡存放的是什麼樣的聲音呢?是首首好聽難忘的音樂嗎?還是那讓人不敢碰觸的回憶呢?

  沒錯,瞬太郎就是小瞬,但律子並不是亞紀,那一卷讓律子失魂落魄的錄音帶的聲音,是來自於亞紀的聲音。而瞬太郎翻找出來的錄音帶,就是亞紀給小瞬訴說生活、訴說心情的情書。

  記得那年也有過的愛戀,也有過的情書,是一字一字堆疊而成的情書,不說愛,沒說情,說的只是學校的種種,寫的只是絲絲的心情,也曾經小心翼翼的封存在書櫃的底層,但不知何時,竟掉失在生活的黑洞裡了。看到瞬太郎那封存在鐵箱裡字字句句的情與愛,曾想,那時是否曾依戀那些飛躍百里的字句?也許,如今想來不是心痛,是甜甜蜜蜜的回憶,或許還有些許的遺憾。

  但是,沈封著的字句,對小瞬來說,每聽一句,似乎看到亞紀的喃喃自語,每聽一卷,似乎覺得亞紀就依偎在身旁。但甜蜜嗎?想到她最後的身影,想到對她的承諾,都只是讓自己再次墜入那無底暗黑的風暴裡。

  也許有人會說,跟一個死人吃醋是多麼笨的事,但是對律子來說,她不是吃醋,而是震驚,而是懊悔。當她看到亞紀與小瞬泛黃的婚紗照時,只能逃,逃得遠遠的,害怕瞬太郎愛的只是那泛黃相片裡的身影及錄音帶裡縹緲的聲音。

  對於逝去的愛,是該封存在千百里深的地方嗎?是該讓這刻骨銘心的痛擺著不管嗎?還是開啟它,挖出它,幹譙臭駡一頓呢?或是就讓這原本是甜是蜜的愛再次溫暖我心,溫暖愛我的人的心呢?

  不論如何,當我們盲目的懷念舊愛時,不要忘了看看身邊默默陪伴的那個人。請站上我們心中所謂的世界中心,大聲告訴舊愛:「你好嗎?我很好!」且要對著陪伴著的人大喊:「我愛你!」

 

註:本片由同名小說改編而成,柴崎幸接受文學雜誌【達文西】訪問曾表示:「我一邊哭著,卻一口氣把它讀完,真希望今生也能談一場這樣的戀愛。」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