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錯過的《劍雨》,最近終於得償宿願在電影台看到了,片子好看雖好看,但讓人氣餒的是中間不斷插進來的廣告,以致無法一氣呵成,看個過癮。改天一定要把DVD找出來,好好、細細的品嘗片中的點點滴滴。

  「我問你……你必須在雨停前回答我……你願意娶我嗎?」

  曾靜(楊紫瓊飾)站在雨中問著一樣淋著雨的江阿生(鄭雨盛飾)。

  這是什麼年代呢?是穿著古裝的年代,應該是男女授受不親的時代,但曾靜向江阿生求婚了,這是一個多不尋常的舉動。

  在看《劍雨》時,一直知道它是一部武俠片,就好像小時候看的《俠女》或《龍門客棧》,有俠客、有正義、有所謂的恩恩怨怨,但這部片子最讓人驚豔的是描寫男女之間的情愛,是那麼的細細的融入觀眾的心裡面。因此何必去追究是男追女或女追男的問題,況且,如果他倆真是俠客的話,一般傳統社會的窠臼並不能完全束縛他們的心的。

  現在回歸主題,把話題再轉回曾靜與江阿生兩人的身上。

  兩人都是從外地來京城定居謀生的人,曾靜賣布為生,而江阿生則做著像是今天快遞的行業。其實片中看到一個小男孩念著多少錢送信件、包裹,又送隔州又是多少錢……時,不禁讓人莞爾一笑,到底是現在的快遞源自於古代,還是片中注入了現代的精神呢?哈!這又是題外話了,今天怎麼回事,故事說一說總是岔了題。

  這兩位來自於外地的旅客,在此成了家,定了居,從此似乎該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這是武俠片吔,哪有那麼簡單的,平靜之下似乎在等待著暴風雨的來臨,善良美好之下總是藏著許多不堪回首的秘密。

  那天江阿生回家時,看到家中桌上擺了三顆黑石,他看了幾眼之後,該做何反應呢?緊接著曾靜也回了家,你覺得那三顆黑石是原封不動的擺著呢?還是被阿生收走了呢?這就是高深莫測的地方了:先回家的阿生並沒待在家裡等曾靜的回來,而是曾靜回家後,才從外面進家門來,當曾靜偷偷藏著那三顆黑石時,阿生裝做不知這事,若無其事的過著居家的生活。

  但當曾靜說:「最近媒油貴了……」而熄掉了媒油燈換上了蠟燭後,那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風暴即將襲來。

  曾靜是誰?曾靜為什麼要藏著那三顆黑石?而這些黑石又代表什麼意義呢?

  話說到曾靜就得回到片子一開頭,金世傑所飾演的老鬼的角色,他所扮演的是現在所稱的整型醫生,而片中劇情又有如《變臉》一般的情節,哈!真不愧是吳宇森監製的電影。老鬼就那麼一問:「你想清楚了?」原來細雨(林熙蕾飾)的臉像變戲法般變成了曾靜。

  細雨之所以會有那麼大的決心徹徹底底拋棄一切,換個身分、臉蛋,讓人生重新來過,為什麼呢?這對細雨來說,卻是一段刻骨銘心、不可說、不能愛的「情」。她後悔以前殺人無數的行徑,她痛恨自己的助紂為虐,她更害怕自己再度背上冷酷無情的殺手罪名。因此,她變成了曾靜,她發誓再也不殺人。

  其實ㄚ今並不想細數片中所有人物的恩怨情仇,它一環扣一環的情節,理當由各位看倌細細品味,方能體會出片中所欲表達的因果、佛緣、禪味。

  很久沒看到這麼過癮的武俠片了,也許你會問那《臥虎藏龍》呢?沒錯,《臥虎藏龍》也有早期武俠片的精神,只是「俠」味沒那麼重罷了,這可能是李安刻意的安排吧!

  而《劍雨》呢?片子前半段的安穩、神秘,以及曾靜和江阿生那若有似無的情愫,再適時插入老和尚的開釋,直讓人羨慕這樣的日子多麼快樂美好,再反觀自己會有如此破釜沈舟追求幸福的勇氣嗎?但又擔心,一旦秘密揭開了,是該義無反顧的犧牲,還是從此走得遠遠的、遠離塵囂、退隱山林呢?

  人的宿命,該來的就躲不掉。掌曾靜決定正面迎戰時,是該為她的勇敢喝采,但是那千鈞萬馬湧來的惡勢力,她一人又如何抵擋?

  本片的最高潮的地方在此。有劍、有刀、有暗器,更有在一般武俠裡少見的魔術,哈!還有窩裡反的戲碼哦!他殺來,我接招;他飛上,我則翻滾而上;他用軟不溜丟的劍,我則使硬不隆咚的刀;他假死,我則來個「無我」的大反撲……

  記得早期看武俠片時,唯一讓ㄚ今啐啐念的是,那忽本人、忽替身的武打鏡頭,而本人與替身又是那麼不同,一眼就讓觀眾瞧得一清二楚,但那時似乎也不能抱怨太多,大家都是如此拍的,因為為了保護那些大明星,真正武打的場面總得武師來幫忙,只是化妝的技巧似乎落後了許多。

  而《劍雨》呢?看他們的打鬥場面真是過癮。該有的飛來飛去,該有的乒乒乓乓,該有的跌跌撞撞,該有的恨意、情意……在在讓ㄚ今看得過癮,而且拜現在電影拍攝技術之賜,早期武俠片的「粗」,都化做細細膩膩富含情緒的武打招式了。你說,它能不是一部好看的武俠片嗎?!

  最後,ㄚ今想說的是,人生在世,短短的幾十年,該來的總會來,躲躲藏藏是沒用的,放開心胸,坦然接受,誠心對待,美好的未來依舊在等著我們的。

 

註:《詭絲》蘇照彬執導,吳宇森則擔任監製,楊紫瓊、鄭雨盛、林熙蕾和大S主演,東方版的《史密斯任務》加《變臉》,拍攝成本一千萬美元,吳宇森女兒吳飛霞也在電影中參一腳。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