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羅假期》,看到「開羅」兩字,ㄚ今超興奮的,因為去年十月去了一趟埃及,也在開羅度了幾天的假,至今回想起來,那裡的文物古蹟,那裡空氣的味道,那裡人民的特殊,還是歷歷在眼前。當然,得來看看別人是如何度《開羅假期》的。

  茱麗葉(派翠西亞克拉克森飾)是位雜誌編輯,隻身前往開羅度假。其實埃及並不適合女子獨自旅遊,但因為茱麗葉的老公本就在埃及工作,而她只是去開羅與老公會合,一起度假,只是計畫往往趕不上變化,打破了原本計畫好的事情,這是令人很討厭的。

  而朱麗葉原本是興高采烈等待著久沒見面的老公馬克(湯姆麥卡安瑪斯飾),雖是老夫老妻了,那分雀躍依舊讓她小鹿亂撞,但第一天老公來了電話,說是工作擔擱了,無法馬上來開羅,心裡掉至谷底的朱麗葉只得體貼的說「沒關係」。

  在飯店悶得發慌的朱麗葉決定獨自出門去探探險。

  看到朱麗葉穿著及膝的裙子,露出小小事業線的短袖上衣,在街上晃蕩,再看到總有些男人有意無意的碰撞她,總覺得不太妥當。

  記得電影一開始,朱麗葉問來接機的塔列克(亞力山德席帝飾):「路上那些女人都把自己包得那麼緊,她們不覺得熱嗎?」伊斯蘭女子出門就得做如是打扮,不管是天冷天熱,她們已經習慣。

  一個金髮白皮膚又露小腿、露胳臂的女人,走在開羅街上,如何能不引人側目呢?當後面跟著一大堆色瞇瞇、口水幾乎掉出來的男人,似乎在等待著朱麗葉驚惶失措的走進小巷裡,準備大大的凌辱她一番時,驚覺事態嚴重的朱麗葉靈機一動的鑽進一間商店。說來她運氣不錯,那家店老闆看了氣喘噓噓的茱麗葉一眼後,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走到門口,把那一大群色男人大喝一聲趕走。

  悻悻然的朱麗葉,來到了塔列克的咖啡店,無助的看了他一眼,正在下棋的塔列克嚇了一跳,馬上請她坐下來。渾身不自在的茱麗葉此時才知道,這是一間只准男人進來的店,女人一進門當然會有幾十雙的眼睛盯著她瞧,只是客人們當然知道西方女人是不吃這一套的,只是瞧著有何好戲可看而已。

  從此,塔列克成了茱麗葉的當然地陪。

  看著茱麗葉住的飯店是位於尼羅河畔,走出落地窗看到的是位於尼羅河畔的開羅美景,就想到ㄚ今在開羅所住的飯店,抬頭看到的是金字塔,二造的風景截然不同,但前者充滿了城市的氣息,後者卻更令人有思古悠情。心裡忽然想著:茱麗葉何時會去參觀那三座金字塔及人面獸獅像呢?

  「我答應馬克,要和他一起去看金字塔的……」

  開羅那有點髒亂的街道,那充滿中東文物的市集,那神秘的夜景,還有那看起來像玫瑰紅酒的飲料(如果沒記錯的話,是酸酸甜甜的洛神花茶),以及那浪漫的尼羅畔的散步,還有那火車上對坐時,二雙眼睛的電流,以及那偶爾卻讓人感到安全的摟腰舉動……這二個人怎可能就如此淡淡的來、淡淡的去呢?

  「你願意上樓喝一杯茶嗎?」

  茱麗葉撕開了二包立頓紅茶,放進了茶杯裡,站在巴台旁等著熱水瓶裡的水煮沸的同時,眼睛注視著站在落地窗前看風景塔列克的背影。塔列克忽然轉過身來,走近了茱麗葉,低下頭來深深的看進了她的雙眼,這哪裡只可稱為電流呢,簡直是天雷勾動了地火,正當快爆炸時……

  「走吧!」

  哈!你以為他們要走去哪裡?旁邊的床嗎?繼續讓火燃燒嗎?

  想太多了吧!ㄚ今的心裡真有說不出的感動:下一秒看到的是沙漠,看到的是如在眼前的金字塔,看到的是自己的渺小。

  當塔列克牽著茱麗葉的手,緩緩的爬上了金字塔的石階,在大大的石塊上坐下來時,心想:如果能與心愛的人在這偉大的金字塔上相偎談心,最幸福的事莫過於如此,此生當無所求了!

  他們的火沒有灼烈的燃燒著,只是溫溫的暖著;他們的愛,沒有強烈到沖昏了腦袋,只是慢慢在心裡滋長著;他們的情,沒有讓開羅炎熱的太陽曬到沸騰,只讓美麗的夕陽烙印在心裡的最深處。

  是的,「我會想你的!」

  在《開羅假期》裡,看到了很多ㄚ今之前沒看到的開羅,也許是因為少了那心中滿滿的愛與情,也許是因為少了那夢幻般的情懷,也許是早被太陽曬昏了頭,對愛的思念早就蒸發了。

  哈!有朝一日,也要同愛人,在夕陽餘暉下,散步在金字塔、人面獸獅像前,並坐在金字塔大石上相擁。這是個夢嗎?有夢最美了!

 

註:此片獲得2009年多倫多影展最佳電影獎,影片場景設定在瑰麗壯闊的埃及,導演透過細膩且含蓄的敘事手法,獻給普天下女性最優雅的成人童話。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