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語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孩子會打洞。」更有人說:「什麼樣的父母,就養出什麼樣的孩子!」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哪來那麼多的家庭革命呢?哪會有所謂的代溝呢?

  《最後的嬉皮》訴說的是一個無私的愛的故事,淡淡的,卻又深深的說入人心。好奇嗎?說的又是怎樣的嬉皮故事?

  那天媽媽接聽了一通電話,原本冷漠的臉龐慢慢的扭曲了起來,接下來眼裡泛著淚光,用著嘶啞的聲音說:「你確定嗎?」

  猜不出來電話內容,但看著媽媽的臉部的表情,心想說可能是哪個親朋好友過世了,但再想想,真的那麼簡單嗎?

  隨後,夫妻倆一同來到了醫院,一個滿臉大鬍子眼光呆滯的人躺在床上,他是誰呢?

  「他是我兒子……」

  「你們最後一次見到他是什麼時候?」

  「很久了……」

  「到底多久了?」

  「二十年前了吧……」

  哇!二十年吔,人生有幾個二十年呢?而片中的父母與這個兒子之間到底出了什麼事、到底有多大的衝突竟讓這最親最愛的家人分離長達二十年之久?

  在我們最根深蒂固的觀念裡,「父母在,不遠遊」似乎是最基本的孝道,但二十年的不聞不問,是抛棄嗎?還是完完全全的放棄了呢?

  說爸爸當初的大聲說「滾出去」是氣話,說兒子大聲頂嘴轉身離去是叛逆,其實他們都只是一時衝動,都是非常痛苦的,只是話一出口,腳一踏出,竟把父子情長長的凍結了二十年之久。而今天融解這冰凍情的契機,竟是在如此情況下,雖說上天如此捉弄人,是不幸,但父母與兒子依然健在,仍然有機會彌補這二十年的空白,仍屬有幸的。

  離家出走,流落街頭的兒子賈伯利(盧泰勒普奇飾),之所以會被送到醫院,乃是因為他昏倒在街上,被送來的。但他遺失了人生的記憶,他記不得最近發生的事,甚至一秒鐘前說的話、做的事對他來說都像雲煙般快速的消散。但是他到底遺失了多少人生的記憶呢?難道是像電腦硬碟被完全格式化,成了一片空白了嗎?

  他呆滯的眼神、空洞的表情,爸媽心痛啊!終於找回了兒子,怎可再失去他,怎可再把他丟給複雜的社會呢?

  因此爸爸亨利(JK 西蒙斯飾)找來了音樂治療師黛安教授(茱莉亞歐蒙飾),雖不抱任何希望,但心中仍有一絲絲的盼望,希望賈伯利有一些些的進步。

  音樂對腦部受傷的人會有多大的影響力呢?

  新聞媒體偶爾會有音樂對動物影響力的報導,如:放莫札特的音樂給乳牛聽,牛乳的產量增加。但片中是個受傷的腦袋啊,何況賈伯利是人不是牛、羊之類的動物,因此,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在賈伯利小時候,爸爸就常與他分享聽音樂的故事及喜悅,但聽的多半是古典樂。因此,黛安播放了某一首古典音樂,賈伯利有了明顯反應,但那只一剎那的時間,之後又回復到呆若木雞的狀況,假使說是進步,那程度還差得遠呢。直到有一天黛安發現某一首搖滾歌的前奏與之前有反應的那段古典樂的音調是一模一樣時,才恍然大悟。因此,黛安播放了這首搖滾歌曲,賈伯利開始搖頭晃腦,一副沈迷在音樂中的神情,且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起了這首歌的故事與心情。這算是「對症下藥」了吧!

  但是亨利對六○、七○年代的搖滾樂根本一竅不通,他如何與兒子對話呢?搬出了他的古典樂唱片到了唱片行,當下換了許多「吵死人的音樂」唱片回去。一首一首細細的聽,一首一首的與兒子交換心得。而最令亨利感心的是,他終於得以探究二十年前的兒子內心世界,終於由誤解而諒解,而至全盤接受,甚至為了二張死之華樂團的門票而能將此樂團的所有歌曲研究透徹。竟變成一個比兒子還「嬉皮」的超級粉絲。

  當你對父母說「你都不瞭解我」,當你對孩子說「你什麼都不懂」時,這是孩子叛逆的開始,這是父母製造出來的鴻溝。而叛逆與鴻溝往往都像是永沒交集的平行線,就算血緣再親,可能會因為口不擇言而走至無可挽回的境界。但是,最終,孩子後悔嗎?父母懊惱嗎?

  ㄚ今以為賈伯利是幸福的,因為「遺忘」對他來說是幸福的。忘卻二十年的潦倒,忘卻二十年的思念之苦,忘卻二十年的「對不起」,忘卻二十年的孤獨,忘卻身上的千瘡百孔……當ㄚ今午夜夢回輾轉難眠,想著身上的種種傷痕與壓力時,真的好羨慕賈伯利的「遺忘」。

  而賈伯利最幸福的是,在外面晃蕩了二十年,如此這般模樣的出現在爸媽面前,爸媽竟沒有棄之如敝屣、怨嘆他二十年的不孝,無私無悔的照顧他,百分百的接受他,而這句「他是我們的兒子」更是道盡了為人父母那比天高、比海深的愛。

  現在想轉個話題,來談談音樂。

  記得小時候,音樂老師都說流行音樂是靡靡之音,對流行歌曲都嗤之以鼻。那時年紀小,就以為聽古典音樂就比較高級,而小時候爸爸餵給ㄚ今的音樂幾乎都是古典樂,因此並不覺得音樂老師的話有什麼錯。

  漸漸的,長大了,接觸的事物也多了,聽的音樂也不再侷限於古典樂。也許巴布迪倫不是最愛,但也喜歡他的自由;也許邦喬飛的重金屬搖滾吵死人了,何嘗不是舒解壓力的良藥;又有多少夜晚是聽披頭四的音樂才入眠的……漸漸的,又聽到了原住民音樂、非洲音樂、印度音樂、阿拉伯音樂……發現只要是有愛、有感情的音樂都是美的,哪來的某種音樂就較高尚呢?

  發完了有關音樂的牢騷後,得回過頭來談談這個真實的故事!

  縱使賈伯利有很嚴重的失憶、健忘症,但他的一句「爸爸,你最棒了!」對亨利來說,那二十年的空白已填滿了。

  所以,所有的後悔與懊悔,都被滿滿的愛取代了。人生爾爾,能如此,夫復何求呢?!

  身為子女的我們,不管是不是空白過,不管是不是有過任何的不快,回家時記得抱抱爸爸與媽媽,並告訴他們:「我愛你!」

 

註:資深電影製片吉姆柯柏格執導的第一部劇情長片,根據腦神經學家奧立佛‧薩克斯的真實臨床案例改編,奧立佛另一個最為人知的作品《睡人》也曾被改編成同名電影,而《最後的嬉皮》此片則是他另一個研究個案。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