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中午電視轉到了公視,看到了正在播《幸福來訪時》,雖去年已看過本片,但為了重溫裡面淡淡卻又綿綿密密的感情,不禁把頻道定在了公視。

  「啊……」躺在浴缸裡的黑人女子慘叫一聲,因為家裡闖進了一位不速之客,而這位不速之客邊解釋「我不是有意的」邊退出浴室,而後又撞到了一位中東男子。

  到底怎麼回事呢?

  他說這是我的房子,他說我們住在這裡。哈!二方都沒錯囉!「擅闖」浴室的是六十二歲的教授華特威利(理察傑金斯飾),這房子本就是他的,只是他並不住在這裡,也有好長一段時間沒來了;而這對情侶則是透過朋友的介紹,暫時住在這裡,只是這位朋友,華特並不認識,擅闖的應是他們,而不是華特。

  不打不相識的他們,由於華特的善心,收留了這對與他完全不同世界的情侶。從此,華特的空虛生活裡,注入了新的活力,更開啟了他熱情的本性。

  「咚…咚咚……」屋裡傳來了鼓聲,那位敍利亞籍男子泰瑞克轉頭告訴華特:「我正在練習打非洲鼓……很抱歉,在家練習時習慣是只穿著內褲……你想打打看嗎?」

  華特的老婆是個鋼琴家,雖然她已過世,還是承襲既有的習慣,櫃子上只有古典音樂,聽CD的也只是古典音樂,但這咚咚咚的鼓聲,敲響了他的頭,敲動了他的心,他坐了下來,伸出了雙手,摸摸又拍拍非洲鼓。他的生活不再只是行屍走肉般的教書、寫書、開會而已,多了鼓聲的節奏,多了咚咚咚的振奮,更認識了不同文化的美與熱情,更重要的是他交了朋友,他的心也慢慢溫暖了起來。

  但是,好景不常,那天華特與泰瑞克到公園盡情的打完了鼓正要回家之際,在地鐵入口處,警察攔下了泰瑞克,逮捕了他。原來這對情侶都是非法移民。

  唉!當華特的生活開始變得有活力的時候,來了個晴天霹靂,他能冷漠的不理他嗎?而非洲鼓的熱情已深深的為這段友誼譜下難以抹滅、忘懷的音符。因此,他找了移民律師也安置了華特的女友,並不遺餘力的奔走。

  實在很難以想像,對泰瑞克可以說是近乎陌生人的華特,可以為個政府以為是恐怖份子的中東人士花大筆的錢又費盡心思的營救,雖然可能功敗垂成,雖然機率渺茫,他還是仍無所求的每天迢迢的到拘留所探視泰瑞克。

  當泰瑞克被關的第五天,來了個不速之客,這下真的是意想不到的訪客,她是泰瑞克的媽媽夢娜(西安阿巴斯飾),只因為泰瑞克五天沒消沒息,只好親自來尋找兒子的下落。

  對華特來說,夢娜像是天上掉下的禮物。哈!也許你會說是ㄚ今想太多了,他們只是有共同的目標,有共同努力的方向,當然會發展出共同的革命情感,怎會有心思談情說愛呢?但是看看華特看夢娜的眼神,看看華特那壓抑到快要蹦出的情懷,再看看華特竟可以辭掉了教職,說是因為生活已無趣、乏味,說是為了營救泰瑞克,但你相信原因就這麼簡單嗎?

  同樣的,夢娜也感受到了華特的情,她也欣喜,也小鹿亂撞,只是為了兒子,所有的感覺得擱在一旁,所有的愛戀得暫時藏在心裡。

  其實,ㄚ今喜歡華特與夢娜那種若有似無、淡淡的,但又細水長流的感情流露,有時還火花四濺,看似無情,其實是無怨無悔最深的愛戀。

  ㄚ今更喜歡華特對非洲鼓的投入誠如他對這段異國友誼的珍惜一樣,無私、熱情又自在。

  當最後華特背著非洲鼓走進了地下鐵的月台,找了張空著的候車椅坐了下來,褪下了非洲鼓的袋子,雙腿夾著非洲鼓,舉起了雙手,手掌撫摸著鼓面,慢慢的「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節奏愈來愈快,動作愈來愈大,整個地鐵裡充滿了節奏感十足「咚…咚咚………」的鼓聲,而人來人往對他來說只是空氣,他完全沈浸在自己所創造的熱情的世界,他百分百用著鼓聲訴說著他的思念與感情。是的,華特變了,變得有情、有愛。

  想想,今天你是否冷漠?是否空虛?是否茫然?

  想想,自己曾有的純真,曾有的熱情,曾有的笑容。

  是的,世俗不重要,學識不重要,地位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的心,那顆有愛、有情的心。

 

註:本片獲得2009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主角提名,以及美國多項獨立製片影展大獎。《下一站,幸福》導演湯瑪斯麥卡錫的最新自編自導作品,影片探討美國日益嚴重外來移民的問題。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