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不搭飛機,所以昨晚睡得飽飽的,睡醒後心情特別好,覺得早餐格外好吃,尤其現做的蔬菜煎蛋最美味了。 

  早上的行程是搭馬車前往荷魯斯神殿參觀。

  搭馬車前,埃及導遊特別叮嚀我們:「埃及人大部分都很好,但這裡的很不好。因此上車後,千萬不要跟車伕說話,也不要讓他們幫你們拍照,更不要給任何小費,因為所有的小費,我會一起給他們。」哇!聽來亂恐怖的。

  一輛馬車坐四個人,因此ㄚ今就與同桌用餐的三個伙伴搭上了325號馬車,而唯一的男伙伴,就到前面與車伕坐一起囉,而我們三個並不算胖的女性,擠在有遮陽棚的後座。

  馬車起步幾分鐘後,車伕開口問坐在旁邊的男伙伴:「Japan……China……Korea……」這位男伙伴當然不理也不睬。但是這個車伕竟然變本加厲,用左手手指猛搓男伙伴左腰…右腰……左右齊手,雖然同是男性,也算是性騷擾吧!不過這位男伙伴忍功真是一流,竟一路讓車伕騷擾到下車,要是ㄚ今可能會破口大駡,甚至賞他一巴掌。

  一路看著車伕的騷擾,但一路又看到其他的馬車從我們旁邊呼嘯而去,拉車的馬好像老了或病了,沒什麼力氣,也沒什麼精神,步伐特別慢,但車伕竟不時用鞭子鞭打牠。唉!牠是該休息,不是打牠、奴隸牠,牠總也該有動物權吧!

  今天的ㄚ今不知怎麼搞的,心神總是不寧,腦袋飛來飛去的,根本無法專心聽導遊的講解,依稀聽進去的是,荷魯斯神殿被稱為「復仇的神殿」,為什麼呢?唉!完全沒進到ㄚ今的記憶體裡。

荷魯斯神殿是全埃及保存最完整的神殿建築,至今幾乎還維持當年的原貌。而這裡有一個壁畫卻讓ㄚ今有非常深刻的印象,是一個畫在天花板上的壁畫,據導遊所言,圍繞在天花板四周的圖案,恰好是一個身裁玲瓏有致的女人,雖然可見些許的色彩,但已斑駁不勘,無論從哪個角度觀賞,都很難看出是一個女人的模樣,本來想用相機拍攝下來後,再好好研究的,但試了又試,都失敗了,只好作罷。此時,導遊拿出了他準備好的大照片,倒是清楚可見是一個美女,ㄚ今只好翻拍這張大圖,再好好欣賞囉!

  另外,還有一幅壁浮雕,令ㄚ今難以忘懷。一個堪稱為巨人的大國王,手持武器,他的腳卻踩在瘦小的動物身上,導遊表示,這個國王是個暴君,只會殘害小老百姓。因此,導遊還說他並不喜歡這個神殿,因為這裡的許多壁畫或浮雕所記載的事是誇大的,與事實是不符的。但是,ㄚ今以為有些不好的事,也許都是真實的,只是導遊有埃及情節,總以為埃及是偉大完美的,怎會接受這些不堪入目的情事的,下意識裡就是不承認、不喜歡罷了。

  來時是搭馬車的,回程當然也是坐馬車囉,而且導遊說去回程搭的都是同輛馬車,因此理所當然的我們找的是325號馬車,但左找右找就是找不到,忽然聽到導遊呼喚著我們四個人,說是要換成218號馬車。哈!所然不出所料,原來325那匹拉不太動的馬,真的拉不下去了,不知是休息去了,還是看醫生去了。

  回郵輪後,小拉了一下肚子。前幾天聽說有團友拉肚子,本來還慶幸自己的腸胃不錯,但這下可好了,也出了狀況,也不知是吃到不乾淨的食物或食物太油膩了,希望就小拉這一次就好了。

  午餐時,領隊招告大家:1:30~2:30郵輪將越過恩斯納水閘門。

  1:30ㄚ今準時上了甲板,哇!太陽好大,中午回來時,沖了澡,防曬乳都沖掉了,本來以為郵輪越水閘門的時間只是一下下而已,所以沒再補上防曬乳。但是卻慢吞吞的,時間20分、30分……滴滴答答的過去了,因此只好待在太陽曬不到的棚架下,但只要郵輪有些許動靜時,很快的鑽出棚子看一下水痕、遠方,再迅速的拍照後,再躲回陰涼處。

  郵輪抵達第二道閘門後,正納悶閘門為什麼遲遲不關時,突然看到後面有一艘郵輪速度很快的通過第一道閘門,而且急急的往第二道閘門駛來。原來第二道閘門是要二艘船一起過。

  當那艘郵輪在我們後面停了下來之後,後面的閘門馬上關了起來,河水水面迅速下降,直至前、後的水面一樣高時,再開啟前方的閘門,郵輪就可往前繼續前進了。耗時將近一小時的郵輪穿越恩斯納水閘門的戲碼到此結束,甲板上的遊客紛紛回房間休息。

  4:30依然有下午茶的活動,ㄚ今上甲板看了下,一點新意都沒有,不只提供的飲料、小點心和昨天一模一樣,連播放的音樂也差不多,而且陽光更讓人炫目、灼熱,只好悻悻然的回到有點異味的房間泡茶、看書、睡覺。

  今天行程還真是悠閒,一整個下午,不是看書,就是睡覺,再不然就是吃東西,但休閒的時間過得又特別快,很快的又到了晚餐時間。

  今晚的菜色並不太合ㄚ今的口味,只能盡義務的吞進去。倒是有道特別的料理--烤鴿子,每人一隻鴿子,有頭、有翅膀、有腳……完完整整的一隻鴿子,只差沒有羽毛而已,鴿子的肚子裡塞了滿滿的米飯。ㄚ今根本不忍對面前的這隻鴿子開腸破肚,本來也不打算吃的,但同桌伙伴幫ㄚ今剖開了鴿子的肚子,因此吃了點肚子的米飯,其實還不難吃,至於鴿子肉,根本沒吃囉!

  看了看四周的桌子,好像只有我們這團的團友桌上才有烤鴿子,其他歐美團根本看不見鴿子的影子。鴿子肉不是埃及人很珍貴的食物嗎?法國料理裡不是也有類似鴿子的食材嗎?怎麼這些歐美人士不敢吃烤鴿子呢?

  今晚是住在郵輪的最後一晚,因此有個狂歡的化妝舞會。ㄚ今和室友興沖沖的穿了昨天買的長袍,興高采烈的到了會場,但卻有被潑了冷水及被騙的感覺。除了服務人員及導遊外,只有ㄚ今和室友穿了埃及傳統長袍,其他人都只是一般般的衣服,這哪叫化妝舞會,更讓人氣餒的是只有小貓二、三隻,沒幾個人來參與這個狂舞會。ㄚ今與導遊跳了一會兒舞後,偷偷溜回房間。哈!哈!回到房間沒多久,電話響了,原來被發現了,又響了一次,就讓它響吧…………

  但是,化妝舞會真的是這樣草草的結束嗎?也許是ㄚ今太早離開了吧!

 精彩照片連結:埃及遊2010.10.15照片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