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都選舉前一天,下午約5點左右,手機響了,是爸爸打的。  

  爸爸哽咽著說:「貝貝現在都爬不起來了,貝貝不行了……」

我楞了一下!

「明天投完票就回家……」掛了電話。

愈想愈不對,又打了電話回家,這回是媽咪接的,問清了狀況,當下決定:不管選舉了,下班後就回家囉!

唉!此時眼淚竟奪眶而出,怕被同事看到,趕緊跑到廁所流淚。

貝貝,多麼讓人牽腸掛肚的一隻狗狗,但牠在我們心中只是一隻狗狗嗎?將近十八年頭的相處,牠怎會只是一隻狗狗呢?牠是我們的兒子,我是大媽,妹妹是二媽,還有以前的一位室友是三媽,這個兒子有三個媽媽,另外還有媽媽的媽媽、媽媽的爸爸以及全家人疼牠、寵牠。

家裡養過四隻狗,喜樂蒂、約克夏、混種獵犬、瑪爾濟斯,Happy、皮皮、點點及貝貝,四隻狗,四種個性,但就屬貝貝最貼心、最有人性。

記得皮皮走時,貝貝眼眶紅了,我還告訴貝貝,無論如何,一定要活得比皮皮久。是的,貝貝做到了,還比皮皮多活了二、三年,是四隻狗裡,活得最久的,將近十八個年頭,但是,怎捨得說夠了,怎忍心說牠的歲數已相當於人的一百多歲呢?

其實,貝貝,不捨,而我們,更不捨!

星期六那天晚上,媽咪抱貝貝起來餵牛奶時,忽聽到媽咪說:「下午幫貝貝點眼藥水時,沒幫牠擦眼睛嗎?」

「不是眼藥水吔!是眼淚吔!貝貝一直在掉眼淚………」

貝貝,你是不舒服,所以哭了嗎?我們當然知道,你是不忍離開我們,所以掉下了不捨的淚水。

此時的貝貝,竟忍著牠的淚水,慢慢的啜飲著注射筒裡的牛奶,牠心裡一定想著:喝了這東西,應該可以再多活些時間吧!

這個星期六,是很矛盾的一天,縱使放棄了寶貴的一票,但仍關心著五都選舉的結果,但更在意的是貝貝的狀況。電視開開又關關,最後乾脆關了電視,打開了音響,放上佛經的CD,希望貝貝聽著佛經,能夠平靜的跟著佛祖升天。

唉!我心都碎了…………

回家將近一天的時間,都沒聽到貝貝發出任何聲音,但是忽然傳了三聲「汪!汪!汪!」不是宏亮的「汪」,是沙啞的、是叫不出聲音的,就好像被割掉聲帶的狗狗那種叫聲,但更無力、更悽慘,再看到牠無力的掙扎著想從睡墊上站起來的樣子,趕緊抱起了牠。但此時,我的心竟碎了,原來牠是這麼的痛。

約莫十一、二點,全家人準備睡覺,便把貝貝抱進了臥房。不久,又聽到了那哀嚎似的叫聲,妹妹從床上跳了起來,再把貝貝從睡墊上抱了起來,因為怕吵醒媽媽,便抱著貝貝到客廳,或坐或躺,或抱著,或讓貝貝躺在肚子上,就沒讓貝貝孤獨的躺在睡墊上。但這晚,卻是貝貝很痛很痛的一晚,雖然我在臥房裡,但卻不時的聽到貝貝的哀嚎,無能為力的我,卻只能躲在棉被裡掉眼淚。

妹妹又抱牠到家裡的佛堂,求佛祖帶牠去西方極樂世界。但據妹妹說,天兵天將準備來接走貝貝,但貝貝竟很兇的「汪汪」趕走了祂們,菩薩也來了,貝貝依然「汪」的一聲,怎樣也不願意走。

整個晚上貝貝都在哀嚎,整個晚上貝貝都很痛很痛,整個晚上都讓人很心碎,但貝貝就是不捨,就是不願離開牠愛的我們。

星期日早上六點多,聽到媽咪與爸爸的對話:「拜託你,不要再灌心臟的藥給貝貝吃,你看牠那麼痛苦……不吃心臟的藥,心臟會慢慢不跳了,就讓牠走吧………不然,我給你跪…………」

就這樣,不再給貝貝吃任何的藥了;就這樣,我們徹底的放棄了貝貝………

但是,貝貝真的就這樣心臟不再跳動了嗎?唉!牠放不下啊!

如果貝貝能這樣安安靜靜、平平順順的、慢慢的在睡夢中走了……那是我們最大的希冀;但是事與願違。

每隔一個小時左右,似乎在沈睡中的貝貝總會忽然醒來,哀嚎著掙扎要起來,但又站不住、走不動,我們得用手捧著牠的腹部,讓牠走動,但又為什麼要掙扎著起來呢?原來牠要「便便」,是拉稀稀,但又不多,只是一小坨,可是令人難過的是,貝貝根本沒力氣ㄜ便便,等到好不容易ㄜ出來了,又全身軟趴趴。就這樣,同樣的事一再重覆,甚至告訴貝貝:「你躺著ㄜ就好了,我們會處理的……」但是,牠就是這麼愛乾淨,再如何無力、不舒服都執意要站起來ㄜ便便。

直到下午,我又捧著貝貝ㄜ便便,聽著貝貝痛苦的哀嚎竟掉著眼淚不忍著說:「看貝貝這麼痛、這麼不舒服,帶牠去安樂死,好不好?」

說罷,全家人鴉雀無聲,沒有一個人應聲,更沒有人理我。

妹妹更抱起了貝貝:「貝貝我們去洗澡,我們去洗香香……」是的,貝貝愛乾淨又愛漂亮,牠一定希望自己香噴噴、乾乾淨淨、漂漂亮亮的走完一程。

直到傍晚,聽到爸爸打電話給醫生,本以為他要請醫生為貝貝安樂死,後來竟聽到爸和醫生討論,如何減少貝貝肚子的絞痛,最後的結論是打一針讓腸胃的活動舒緩下來,然後貝貝就會在沈睡中離開我們。但是…………

這針打了之後,竟不是如醫生所說的肚子不再痛,而是……接下來是貝貝不斷痛苦的發出那叫不出聲的「汪汪」,好像更痛苦更痛苦,我和妹妹只好輪流抱牠、安撫牠,只期盼藥效能如醫生所說的,只期盼貝貝不再痛了。

忽然,從三樓傳來了胡琴的聲音,是媽咪在拉胡琴,原本只是「汪汪」哀嚎而全身軟趴趴的貝貝,竟然蠕動身體,且伴隨著「汪汪」聲,似乎想到樓上聽媽咪拉胡琴。因此,我們抱著牠到了媽咪練習胡琴的地方,當貝貝來到了媽咪身旁,聽著有點走音的胡琴聲,竟安靜了下來,平靜了許多。

貝貝為什麼喜歡聽媽咪拉胡琴呢?說真的,媽咪的胡琴拉得並不好,但她每天都很認真的練習,而貝貝還沒瞎前,只要聽到胡琴聲,就會從二樓爬到三樓,坐在媽咪的前面,陪她練習,可以說是媽咪的忠實粉絲,最佳的聽眾。

但是,約莫過了一個小時,媽咪結束了胡琴的練習,貝貝竟又開始痛苦的哀嚎,而且愈來愈痛苦。貝貝只要哀嚎一聲,我就跟著心痛一次,心痛我不能代牠痛,心痛我的無能、無奈。

「醫生,貝貝打了那根針後,好像更痛苦了,一直在哀嚎,你有什麼方法可以緩解牠的痛苦?」妹妹打了電話給獸醫。

當下抱著貝貝趕到獸醫院了,此時是晚上10:30。但是我沒去,是妹妹和媽媽去的,為什麼不跟去呢?我也不知道,可能害怕聽到不想聽的事,害怕面對不想面對的事吧!

其實沒跟去的我,竟在樓下一直望著不遠的醫院,看著隱約可見的妹妹的車,期盼車子的燈亮起來,把貝貝帶回家。但是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只是去打個針怎要花那麼多時間,應該十分鐘或十五分鐘就回來了吧!

過了三十分鐘,總算回家了,貝貝好像睡著了,不再哀嚎了。

媽咪說:「一到醫院,獸醫正在處理一隻被大狗咬傷的小狗狗,沒辦法馬上幫貝貝診療。而貝貝到醫院不久,大叫一聲,ㄜ了便便後,就昏過去了。

等到醫生有空來看貝貝時,我問他:『貝貝已昏了,那麼這針還須要打嗎?』

醫生回答:『如果牠醒了,還是會不舒服,這針的功能就是要讓怎牠睡覺,再慢慢的過去……』」

據妹妹表示,醫生一邊用聽筒聽著貝貝的心臟,一邊慢慢的把藥推進貝貝的血管裡,藥打了一半後,就換生理食鹽水注射進去。

回到家後,媽咪表示貝貝便便,屁屁髒髒,要我們拿衛生紙沾水幫牠擦乾淨。當我幫貝貝擦屁屁時,看到了牠的屁眼是完全張開的,隨即摸了一下貝貝的心跳,探了一下牠的呼吸………掉下了眼淚,說:「貝貝走了……貝貝走了……」

拿出了準備好的盒子,並在盒子底部墊上了厚厚的被子,再把穿著新衣貝貝,放在厚被上,然後蓋上了小小的往生被,再打開CD,希望貝貝聽著佛經,跟著菩薩上天。

這篇貝貝的文章,我寫了二個月,一直寫不完,每次打開電腦,叫出這篇未完成的文章,開始動手打字時,眼前總是出現那幾天的情景以及貝貝以前活潑可愛的模樣,然後淚水就會沾滿了鍵盤。今天是27日,而貝貝是28日往生的,是整整的二個月,本來以為自己平靜了很多,也該是把它完成的時候,哪知,結果又是幾張濕濕的衛生紙丟進垃圾桶裡。

不過讓人心慰的是,妹妹表示,貝貝往生的那晚,是釋迦牟尼佛來接貝貝的,貝貝笑著爬上了天梯,妹妹叫了一聲「貝貝」,牠回頭看了一下,然後就跟著佛祖去了。

希望貝貝跟著佛祖好好修行,來生再續今世緣!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