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引用自 e234 - 影|專欄之星不是夢~快來投稿

  每次看到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又起了戰火時,只能再次歎息:生活在這個地方的人民又沒有安寧的日子可過了。什麼是「戰爭」呢?只是為了保衛國家、維護國家的尊嚴而發起的不得不的戰火嗎?還是只是政治人物為了擴張權力、展現自我實力所做出的自大的行為呢?其實,不管是什麼理由,最終受苦受難的都是無權無勢的平民老百姓而已。

  「Lemon Tree……Lemon Tree……」電影裡傳來了一首熟悉的歌,乾淨、感人卻又帶點無奈的歌聲唱出了《檸檬樹》的心情,是的,《檸檬樹》這部電影是「酸」的故事,但檸檬香卻又讓人回味無窮。

  一陣吵雜聲引起了正在檸檬果園薩瑪工作薩瑪注意,抬頭看了果園旁的豪宅,「哇!好大的手筆,搬個家竟如此的大費周章!」起初的薩瑪是好奇的,但鄰居架起了高高的鐵絲網,再築起了瞭望台,又看到了數也數不清的守衛,憂心害怕的情緒漸漸的占據了她的心思,原本已有點憂鬱的臉龐,這會兒眉頭卻更加的深鎖。

  這鄰居是何等人物呢?他的住家為什麼得有如此高規格的保衛措施呢?當然是一位大人物囉,是以色列國防部長!有人以為住家附近如果有高官顯耀當鄰居,通常是歡迎的,有時更會拿這大人物鄰居當作炫耀的對象。為什麼呢?一則住家附近治安會多一層的保障,因為治安人員特多囉;再則,則是房價可能會因此大人物的進住而大漲。因此,大家何樂而不為呢!

  但是,薩瑪卻不然,她既不歡迎更不以此為榮。這裡是位於以色列邊境,巴勒斯坦的以色列占領區,薩瑪是巴勒斯坦人,說的是阿拉伯語,信奉的是伊斯蘭教;而國防部長是猶太人,說的是希伯來語,當然不是穆斯林囉!這二個文化完全不同的人,原本就存在著敵對的情緒,高高在上自大的高官如何能放下身段敦親睦鄰呢?哈!這本是一片寧靜的檸檬樹園,終於引發了這二家的戰火。

  那天薩瑪接到了一封信,以色列當局通知她基於安全的理由即將剷平檸檬樹,情報局認為茂密的檸檬樹園是恐怖份子躲藏最佳的屏障,對國防部長一家的安全恐造成嚴重威脅。雖然這些檸檬樹要被砍掉,但也會給予適當的金錢補償囉!

  一個國家這麼重要的官員為什麼會選擇住在爭議性如此大的地方,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不僅維安可能有漏洞,更是擾民啊!難道這就是親民嗎?亦或是展示權威的最佳地點?

  一般的老百姓收到來自於政府且措詞如此強硬的通知函,會有何反應呢?也許就逆來順受,收下了補償金,望著到處充滿回憶、感情的檸檬樹,一棵一棵倒下,或許還會流下了無奈的淚水。但是,生活在如此強勢政府下的薩瑪卻不是軟弱的料,她開始了一連串自力救濟的行動。

  說到自力救濟,想到了什麼呢?舉布條抗爭?靜坐?打死不退與警察暴發肢體衝突?哈!這些我們所熟悉的行動,在薩瑪身上都看不到。一來因為她形單影孤,除了一位老工人外,所有認識的人幾乎都勸她打消念頭,如何有力量做如此強烈的抗爭行為呢!因此,她走的是法律上的救濟程序。

  這又是一個小蝦米對付大鯨魚的舉動,一個巴勒斯坦小老百姓如何對抗以色列國防部長,法院可是以色列開的吔,國防部長的人身安全當然不是區區的檸檬樹所能比得上的。那麼該如何是好呢?

  談到上法院,就不得不談到律師。各位一定想到了,律師與薩瑪必定擦出了愛的火花。律師的年紀足可以當薩瑪的兒子,他們兩人如何來電的呢?守寡十年,膝下的子女也都不在身邊,再加上傳統禮俗的規範,這幾年只能守著這片父親留下的檸檬樹園,心靈可是既空虛又寂寞,雖然不曾有過戀愛的夢想,但是當一個男人不時的告訴她「你長得真美麗」時,她怎會不春心蕩漾呢?看她那若有所思又微笑的表情,以及一些女為悅己者容的舉動,就像初戀的少女一般。但是可想而知,這段患難中培養出來的愛情,並不那麼順遂,嘗遍了戀愛酸甜苦辣的滋味後,還是得向輿論、社會觀感投降。

  唉!這段沒開花也沒結果的愛,是對是錯呢?也許該怪那位年輕律師不該撩撥薩瑪需要被愛、被瞭解的心弦,應該只談公事,應該僅守分際,他應該知道在那保守的社會,如此的火花是不被允許的,除非他已作好了準備,除非薩瑪已有被親朋好友唾棄的打算,否則只得把這分的「吸引」收藏在心中。但是再退一步想一想,戀愛是只為以後的結合嗎?有愛,大聲的說出來又有何不可,也許那是一段沒有結果的愛,但是愛過了,就值得了,畢竟彼此之間有過甜蜜快樂的回憶,這分的愛,可是得修行好幾輩子才可得到的,雖然沒能修成正果,就祝福所愛的人,並將這分愛收藏在記憶的寶盒裡。

  《檸檬樹》裡還有位可憐的女人,就是國防部長的妻子。一個頂著國防部長夫人光環的女人,ㄚ今怎會為她一掬同情之心呢?生活不餘匱乏,物質享受豐富精彩,更有許多人使喚並保護她,但是她真像是個被供養在豪宅裡的洋娃娃。行動沒有自由,不能隨便說話,甚至連交自由朋友的權利都蕩然無存,一切得唯丈夫是膽,只能算是個小小女人罷了。後來更因她的擅自探視薩瑪,丈夫竟下令把她關在豪宅裡,甚至將所有窗戶都遮蔽起來,陽光透不進來,更看不到外面的世界,簡直是變相的軟禁。真是「豪門深似海」啊!

  哈!得回過頭來談談這件保衛檸檬樹的官司了,只利用司法體系的自力救濟似乎行不通,那些自大的法官及高官根本無法理解薩瑪對檸檬樹的感情,用盡了威脅洞嚇言語,薩瑪仍不為所動。但是大鯨魚只會一口吞掉小蝦米,小蝦米難道只能坐以待斃嗎?非常人物,得用非常手段來對付,而大鯨魚得找一隻更大的鯨魚來反撲,薩瑪找到了非常手段及大大的鯨魚,但是最高法院屈服了嗎?看到最後的判決,ㄚ今直想哈哈大笑,但也覺得真可悲,實在是不可思議,只能說有權勢的人仍高高在上,小老百姓只能無語問蒼天了。

  最後以導演艾朗瑞克里斯的一段與大家共勉,並為生活在戰火下的人民祈福:

  「中東情勢經常在變,人們會用希望、樂觀、悲觀、突破、嶄新、未來、過去這些字眼描述這裡經常發生的狀況。樹呢,則是靜靜站在一旁,看著人們汲汲營營。

我以幽默、荒謬、悲劇、喜劇多重元素混合,在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間創造不可能的混亂情境,用五顏六色包裝一個有點黑暗的故事。」

 

(**圖片引用自開眼電影網劇照)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