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曾數過至今有過多少朋友?又有多少朋友只是擦肩而過的點頭之交?而又有多少是可談心交心的朋友?而在生命中是否有肝膽相照、生死交之類的朋友呢?唉!朋友,何其多,當翻開通訊錄時,是不是大部分都被保留在記憶深處的一個小角落裡呢?

  《二分之一的友情》,什麼樣的友情是二分之一的呢?友情如何以數字來計算呢?且看劇中主角莉娜(北川景子飾)如何為友情下註解。

  砰!一道門打開了,一位穿著學生服的女高中生對著床上的一對男女說:「莉娜你是我的朋友,怎麼可以跟我的男朋友上床呢?」

  這就是莉娜,她的字典裡根本沒有「朋友」兩個字,是有利用價值時揮之即來、沒用處時呼之即去的東西而已。看到莉娜與朋友的男友上床後被發現的那不屑且理所當然、毫無愧疚之心的表情,直讓人想賞她一巴掌,但是那位女同學卻只能受傷的看著莉娜無情離去的背影罷了,只能任她為所欲為而已。

  莉娜何來的條件可以如此囂張跋扈呢?她被稱為夜店女王,是因為她漂亮、身材火辣,所到之處不僅男人們的眼光只在她身上打轉,甚至女性也會投以羨慕的眼光。對了,她的父母好像消失了,怎會放任女兒夜夜留連夜店呢?難道她是沒爹疼、沒娘愛的孩子嗎?不對不對,她可是有一個溫暖的家庭,只是爸媽對這個女兒已無可奈何,駡不得更管不動,看到她對待父母的態度,大部分的人可能想扁她吧!

  一次的昏倒帶來了人生幾乎難以承受的衝擊,病魔已在不知覺中侵襲了莉娜,年紀輕輕的她罹患了癌症,在漫長的治療過程中,頭髮逐漸稀疏,原本眾星拱月的她,已變成一顆躲在角落光芒暗淡的星星。

  在醫院裡莉娜遇見了一位小朋友,一位從小就不斷進出醫院的小朋友(佐佐木麻緒飾),一個幾無朋友孤獨的小孩,莉娜變成了這位小孩「漂亮姊姊」朋友。除了這個小朋友之外,小學同學真希(本假屋唯香飾)卻突然出現在眼前。

  人在有病痛時,是最孤獨的,是最無助的,是最空虛的,縱使表現得一副毫不在乎的堅強樣,內心仍是脆弱難過的。

  而這位在《心動奇蹟》裡表現得可圈可點的佐佐木麻緒,在《二分之一的友情》裡仍扮演了畫龍點睛的作用,是打開莉娜心房的一把鑰匙。小孩子的感情是最直接的、最坦誠的,更是最容易觸動人心房的。因此,這把鑰匙鬆動了莉娜那堅固如磐石的心門。

  其實真希的一次又一次的出現在病房裡,起初莉娜覺得莫名其妙。她並不記得這個同學,也不懂她為什麼每天都來報到。直到真希將莉娜帶進了小學時那天真無邪的年代一個慶生會的回憶裡時,似乎抓到了那有點熟悉但卻又陌生的身影,似乎看到了擺在病房床頭的那個音樂盒,似乎想起了自己不經意說的「我們是朋友啊!」這句話。但這些片片段段的回憶,只是讓自己更冷漠,至於真希的真摯的心更是視若無睹,只是習慣她的存在而已。

  哈!劇情遽轉直下,驚心動魄的一幕出現在觀眾的面前,當莉娜站在醫院頂樓邊緣,只因一個膚淺的男人看到她殘缺的胸部掉頭離去,而心碎、而欲跳樓輕生,當莉娜說:「你並不瞭解我的痛苦」,當希真從包包裡找出了一把美工刀,當希真用這把美工刀隔著衣服往自己的胸部用力的劃下去,當鮮血逐漸染紅了希真的衣服,那把刀刺進去的似乎是莉娜的胸,似乎是觀眾揪在一起的心。

  是什麼樣的情誼會以如此的方式喚回莉娜失魂落魄的靈魂呢?這樣的友情只是二分之一嗎?

  各位一定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希真會天天到醫院呢?純粹只是為了來探望莉娜嗎?她又如何得知莉娜生病的消息呢?又怎麼總會在關鍵時刻出現呢?原來希真也是有病的,她得的是小腦萎縮症,但她隱瞞生病的事,只是在一旁陪伴莉娜,鼓勵莉娜,哪怕得不到任何的回應,或偶爾還會得到一抹的白眼,但始終耐心的待在旁邊。

  人的一生總脫離不了生老病死,當呱呱墜地的那一剎那,代表著已往死亡跨近了一步。但是當病魔纏身、死亡的陰影迴盪眼前時,到底該懷有怎樣的態度呢?莉娜對抗病魔積極的態度是值得鼓勵的,但她竟會因外表的缺憾遭受朋友的排擠後起了輕生的念頭,這豈不枉費了當初的求生意志。其實此時她該思考的是「朋友」這兩個字到底如何定義,以前所過的浪蕩的生活是否值得,以及什麼才是人生中最有意義的事,而不是一味的沮喪潦倒。

  希真是莉娜的貴人,相對的,莉娜也是希真的貴人。人的生命短短幾十年,有多少「真正的朋友」呢?如果有幸,這些「真正的朋友」亦是生命中的貴人,而這真摯的友誼,實是生命中最重要的精神食糧。因此友情如何能以「二分之一」來計算呢?而這「二分之一」當是無限大的、是無價的囉!

 

(**圖片引用自我酷網電影劇照)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